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76

此页尚未校对


九十一歲至百歲部藝文

《百年歌》
錄一首     晉陸機

《百歲時》,盈數已登肌肉單,四支百節還相患,目苦濁 鏡口垂涎。呼吸嚬慼反側難,茵褥滋味不復安。

九十一歲至百歲部紀事

《禮記王制》:「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覲諸侯,問百年 者,就見之。」按注以其年高,故不召見也。

《楚語》:昔衛武公年九十五,儆于國曰:「苟在朝者,無謂 我老耋而舍我,必恪共于朝,朝夕以交戒我。聞一二 之言,必誦志而納之,以訓道我。」

《孔子家語》六本篇「孔子遊於泰山,見榮聲期行乎郕 之野,鹿裘素琴瑟而歌。孔子問曰:『先生所以為樂者 何也』?期對曰:『吾樂甚多,而至者三:天生萬物,唯人為 貴,吾既得為人,是一樂也;男女之別,男尊女卑,故人 以男為貴,吾既得為男,是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 不免襁褓者,吾既以行,年九十五矣,是三樂也;貧者』」 士之常,死者人之終,處常得終,當何憂哉?孔子曰:「善 哉,能自寬者也!」

《高士傳》:林類者,魏人也,年且百歲,底春披裘,拾遺穗 于故畦,並歌並進。孔子適衛,望之于野,顧謂弟子曰: 「彼叟可與言者,試往訊之。」

《唐書甄權傳》:「權究習方書,遂為高醫。貞觀中,權已百 歲。太宗幸其舍,視飲食,訪逮其術,擢朝散大夫,賜几 杖衣服。」

《茅亭客話》:偽蜀王氏時,有郎官陳損之,至孟氏朝,年 已百歲,妻亦九十餘。當時朝士家有婚聘筵會,必請 老夫婦,以乞年壽為名。

《古穰雜錄》:南京吏部魏文靖,家居二十餘年,布袍糲 飯,不治生業。年九十八,御史梁昉言驥耆德,請如漢 故事優禮之。上御奉天門,顧禮部曰:「尚書魏驥壽及 伯齡,兼有德望,朕甚嘉悅。其敕遣行人存問,賜羊酒, 有司月給米三石贍之。」

《雪濤小說》:嘗聞閩中林太守春澤壽一百四歲,當九 十九年,里人拜節祝曰:「願公百齡。」公怫然怒且笑曰: 「不曾要君家養我,奈何限我壽耶?」

百歲以上部紀事

《漢書藝文志》:「魏文侯最為好古。孝文時得其樂人竇 公」按注:「桓譚《新論》云:『竇公年百八十歲,兩目皆盲,文 帝奇之,問曰:『何因至此』?對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憐 其不及眾技,教鼓琴,臣導引,無所服餌』』。」

《魏書羅結傳》:「結,代人。世祖初,為散騎常侍,遷侍中,摠 三十六曹事。年一百七歲,精爽不衰。世祖以其忠愨, 甚見信待。年一百一十,詔聽歸老,賜大甯東川以為 居業,并為築城,即號曰羅侯城。至今猶存。」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十二年,霸州民李在宥,年百三 十有三,賜束帛錦袍銀帶,月給羊酒,仍復其家。」 《清波雜志》:「溫陽之山有老人,行年一百二十矣。淳熙 登號之三年,朝廷舉行曠世之典。有采樵者進而問 之曰:『今天子朝太上皇德壽宮,奉玉卮上千萬歲壽, 肆大號,加恩區內,無問于已仕未仕之父母,苐其年 之如詔者而授之官,叟何為而弗與』?」老人對曰:「吾未 及其年。」樵者曰:「叟年踰期頤,何為而未及?」對曰:「天有 二日,人有二年。有富貴之年,有貧賤之年。富貴之年 舒以長,貧賤之年促以短。吾自幼至老,未嘗識富貴 之事。身不具毛褐,不知冰綃霧縠之為麗服也;口不 厭藜藿,不知熊蹯豹胎之為珍羞也;目不睹靡曼之 色,而蓬頭齞脣之與居;耳不聽絲竹之音,而蕘歌牧 嘯之為樂。今吾雖閱一百二十二年之寒暑,而不離 貧賤。若以二當一,則吾之年始六十有一,與詔不相 應,是以為未及,又何敢冒其官?」曰:「今之世有年未及 益其數以應詔者,朝廷亦官之,何也?」對曰:「彼富貴者 也,吾固言之矣,是所謂以一而當二者也。其學,甯越 之徒歟?吾儕小人,不敢求其比。」樵者笑而退。

《偃曝談餘》:「趙文監,平涼人。言其家去崆峒山四十里, 言山中有王道人者,河南人,年一百四十歲,髮白返 黑,齒落復生。趙飲以酒,至二百杯不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