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1

此页尚未校对


《世說》:「孫齊由、齊莊二人小時詣庾公,公問:『齊由何字』? 答曰:『字齊由』。公曰:『欲何齊邪』?」曰:「齊許由。」「『齊莊何字』?答 曰:『字齊莊』。公曰:『欲何齊』?」曰:「『齊莊周』。公曰:『何不慕仲尼 而慕莊周』?」對曰:「聖人生知,故難企慕。」庾公大喜,《小兒 對》。

庾園客詣孫監,值行,見齊莊在外,尚幼而有神意。庾 試之曰:「孫安國何在?」即答曰:「庾穉恭家。」庾大笑曰:「諸 孫大盛,有兒如此。」又答曰:「未若諸庾之翼翼。」還語人 曰:「我故勝,得重喚奴父名。」

《冊府元龜》:「庾袞四子:怞、薎、澤。」捃在澤生,故名澤生;因 捃生,故名捃生。

《晉書王舒傳》:舒父會舒授撫軍將軍、會稽內史,秩中 二千石。舒上疏辭以父名。朝議以字同音異,於禮無 嫌。舒復陳音雖異而字同,求換它郡,於是改會字為 鄶,舒不得已而行。

《鄧嶽傳》:「嶽本名岳,以犯康帝諱,改為嶽,後竟改名為 岱焉。」

《許邁傳》:「邁少恬靜,不慕仕進。永和三年,入臨安西山, 登巖茹芝,眇爾自得,有終焉之志。乃改名元,字遠遊, 與婦書告別。」

《異苑》:桓元生而有光照室,善占者云:「此兒生有奇曜, 宜目為天人。」宣武嫌其三文,復言為神,靈寶猶復用 三,既難重前,卻減「神」一字,名曰靈寶。

《苻洪載記》:苻洪,字廣世,略陽臨渭氐人也。其先蓋有 扈之苗裔,世為西戎酋長。始其家池中蒲生,長五丈, 五節如竹形,時咸謂之蒲家,因以為氏焉。父懷歸,部 落小帥。先是隴右大雨,百姓若之,謠曰:「雨若不止,洪 水必起。」故因名曰洪。

《慕容垂載記》:「垂字道明,皝之第五子也。少岐嶷,有器 度,身長七尺四寸,手垂過膝。皝甚寵之,嘗目而謂諸 弟曰:『此兒闊達好奇,終能破人家,或能成人家』。」故名 霸,字道業,恩遇逾於世子儁,故儁不能平之。以滅宇 文之功,封都鄉侯。石季龍來伐,既還,猶有兼并之志, 遣將鄧恆率眾數萬,屯於樂安,營攻取之備。垂戍徒 河,與恆相持,恆憚而不敢侵。垂少好畋游,因獵墜馬 折齒。慕容儁僭即王位,改名𡙇,外以慕郤𡙇為名,內 實惡而改之。尋以讖記之文,乃去夬,以垂為名焉。 《南燕錄》:慕容德字元明,皝之少子。皝每對諸宮人言: 「婦人妊娠,夢日入懷,必生天子。」公孫夫人方妊,夢日 入臍中,獨喜而不敢言。晉咸康二年,晝寢生德,左右 以告,方寢而起。皝曰:「此兒易生,似鄭莊公,長必有大 德。」遂以德為名。德即皇帝位於南郊,大赦,改元為建 平元年。又曰:「漢宣憫吏民犯諱,故改名。朕今增一備 字,以為復名,庶開臣子避諱之路。」於是敘賞有差,新 舊咸悅。

《晉書慕容超載記》:德兄納子超,身長八尺,腰帶九圍, 精彩秀發,容止可觀。德甚加禮遇,始名之曰超。 《禮志》:太元十三年,召孔安國為侍中。安國表以黃門 郎王愉名犯私諱,不得連署求解。有司議云:「名終諱 之,有心所同。聞名心瞿,亦明前誥。而《禮》復云:『君所無 私諱,大夫之所有公諱,無私諱』。又云:『詩書不諱,臨文 不諱』。」豈非公義奪私情,《王制》屈家禮哉?尚書安眾男 臣先表「中兵曹郎王祐名犯父諱,求解職,明詔爰發, 聽許換曹,蓋是恩出制外耳。而頃者互相瞻式,源流 既啟,莫知其極。夫皇朝禮大,百僚備職,編官列署,動 相經涉。若以私諱,人遂其心,則移官易職,遷流莫已。 既違典法,有虧政體,請一斷之。」從之。

《小名錄》:前燕慕容沖,初,苻堅之滅慕容雋,沖妹為清 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堅納之。沖年十二,有龍陽之 姿,堅又幸之長安,歌曰:「一雌復一雄,雙飛入紫宮。」咸 懼為亂,王猛切諫,乃出沖長安。又謠曰:「鳳凰鳳凰止 阿房。」堅曰:「鳳凰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乃各植數 千株於阿房以待之。沖小字鳳凰,後終為堅賊,入止 「阿房。」

《晉書呂光載記》:光生於枋頭,夜有神光之異,故以「光」 為名。

《世說》:桓南郡被召作太子洗馬,船泊荻渚,王大服散 後已小醉,往看桓。桓為設酒,不能冷飲,頻語左右:「令 溫酒來。」桓乃流涕嗚咽,王便欲去。桓以手巾掩淚,因 謂王曰:「犯我家諱,何預卿事?」王歎曰:「靈寶故自達。」 《晉書·劉毅傳》:桓元篡位,毅與劉裕討平之。初,桓元於 南州起齋,悉畫盤龍於其上,號為盤龍齋。毅小字盤 龍,至是,遂居之。

《韓延之傳》:「延之字顯宗,少以分義稱。安帝時,為建威 將軍、荊州治中,轉平西府錄事參軍。以劉裕父名翹, 字顯宗,延之遂字顯宗。名兒為翹,以示不臣。」《劉氏 拾遺記》:「曹曾,魯人也,本名平,慕曾參之行,改名為曾。」 《宋書符瑞志》:「宋武帝居在丹徒,始生之夜,有神光照 室,其夕甘露降於墓樹。皇考以高祖生有奇異,名為 奇奴。」皇妣既殂,養於舅氏,改為「寄奴」焉。

《王鎮惡傳》:鎮惡,北海劇人也。祖猛,字景略,苻堅僭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