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7

此页尚未校对


文鸑鷟也。若壯,殆以文章瑞朝廷乎。」遂命以名 《王方慶傳》:方慶拜左庶子,進封公,奉入同職事三品, 兼侍太子讀書。方慶奏:人臣於天子,未有斥太子名 者。晉山濤啟事,稱皇太子不名,孝敬為太子,更弘為 崇,沛「王為太子,更賢為文。今東宮門殿,名多嫌觸,請 一改之,以協舊典。」制可。

《鬱林王恪傳》:恪子仁,歷岳州別駕,爵郡公。嘗使江左, 州人遺以金,拒不納。武后遣使者勞曰:「兒,吾家千里 駒。」更名千里。

《大唐新語》:魏元忠本名貞宰,儀鳳中以封事召見。高 宗與語,無所屈撓,慰諭遣之。忠不舞蹈而出,高宗目 送之,謂中書令薛元超曰:「此書生雖未解朝廷禮儀, 名以定體,真宰相也。」則天時為酷吏羅織下獄,有詔 出之,小吏先聞以告,元忠驚喜,問:「汝名何?」曰:「元忠。」乃 改名為元忠也。

《唐書李君羨傳》:貞觀初,太白數晝見,太史占曰:「女主 昌。」又謠言「當有女武王者。會內宴為酒令,各言小字, 君羨自陳曰:『五娘子』。」帝愕然,因笑曰:「何物女子,乃此 健邪?」又君羨官邑屬縣皆武也,忌之。未幾,出為華州 刺史。會御史劾奏君羨與狂人為妖言,謀不軌,下詔 誅之。天授中,家屬詣闕訴冤,武后亦欲自詫,詔復其 官爵,以禮改葬。

《冊府元龜》:「韋思謙本名仁約,以音類則天父諱,故稱 字焉。官至黃門侍郎。」

崔元暐本名曄以字下體有則天祖諱乃改為元暐 後至中書令。

《唐書陸象先傳》:始象先名景初,睿宗曰:「子能紹先構, 是為象賢者。」乃賜名焉。

摭言:進士褚載投贄於蘇威侍郎,有數字犯諱。載啟 謝,略曰:「曹興之圖畫難精,終慚誤筆;殷浩之兢持太 過,翻達空函。」

《因話錄》:韓僕射皋為京兆尹,韋相貫之以畿尉趨事。 及韋公入相,僕射為吏部尚書,每至中書,韋常異禮, 以伸故吏之敬。又僕射為尹時,久旱祈雨,縣官讀祝 文,一心記公家之諱,及稱官銜畢,而誤呼先相公名, 公但慘然,因命重讀,亦不之罪。在夏口,嘗病小瘡,令 醫傅膏藥,藥不濡。公問之,醫云:「天寒膏硬。」公笑曰:「韓 皋實是硬,竟不以為罪,得大賢體矣!」

《唐書姚崇傳》:「崇始名元崇,以與突厥叱剌同名。武后 時以字行。至開元世,避帝號,更以今名。」

《鄴侯外傳》:「李泌父承休,娶汝南周氏。初,周氏既娠,凡 二年,方寢而生泌。」先是,周每產必累日困憊,惟娩,泌 獨無恙,由是小字為「順。」

群居解頤。祕書監賀知章有高名,告老歸吳中,明皇 嘉重之,每事優異,將行泣涕,上問何所欲,曰:「臣有男 未有定名,幸陛下賜之,歸為鄉里之榮。」上曰:「為道之 要莫如信。孚者,信也。履信思乎順,卿之子必信順人 也,宜名之。」孚再拜而受命焉。久而語人曰:「上何謔我 也?我是吳人,孚乃瓜下為子,豈非呼為『兒瓜子也』?」 《唐書李白傳》。白字太白。興聖皇帝九世孫。其先隋末。 以罪徙西域。神龍初。遁還客巴西。白之生母。夢長庚 星。因以命之。

《太平清話》:李白生於漳明縣之青蓮鄉,故號青蓮。 《唐書。楊國忠傳》:國忠本名釗,以圖讖有「卯金刀」,當位 御史中丞時,帝為改今名。

《安祿山傳》:「祿山,營州柳城人也。本姓康,母阿史德為 覡,居突厥中,禱子於軋犖山鹵,所謂鬥戰神者。既而 妊。及生,有光照穹廬,野獸盡鳴,望氣者言其祥,范陽 節度使張仁愿遣搜廬帳,欲盡殺之,匿而免。母以神 所命,遂字軋犖山。少孤,隨母嫁鹵將安延偃。開元初, 偃攜以歸國,與將軍安道買亡子偕來,得依其家。故」 道。買子安節厚德。偃約兩家子為兄弟。乃冒姓安。更 名祿山。

《王忠嗣傳》:忠嗣父海賓,開元二年,吐蕃寇隴右,海賓 戰死,贈左金吾大將軍。忠嗣時年九歲,始名訓,授尚 輦奉御。入見帝,伏地號泣,帝撫之曰:「此去病孤也,須 壯而將之。」更賜今名,養禁中。

《續博物志》:清泰小字「二十三」,蓋正月二十三日生也。 以是日為千春節,人臣奏對但云兩旬三日,或數物 則云二十二,更過二十四,不敢斥尊也。

《唐國史補》:「王維好釋氏,故字摩詰。」

《唐書薛登傳》:「登本名謙光,以與皇太子名同,詔賜今 名。」

《陸羽傳》:羽字鴻漸,一名疾,字季疵,復州竟陵人。不知 所生,或言有僧得諸水濱畜之。既長,以《易》自筮,得《蹇》 之《漸》,曰:「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乃以陸為氏,名而 字之。

《路嗣恭傳》:「嗣恭字懿範,京兆三原人。始名劍客,以世 蔭為鄴尉。席豫黜陟河朔,表為蕭關令,連徙神烏、姑 臧二縣,考績為天下最,元宗以為可嗣漢魯恭,因賜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