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9

此页尚未校对


《唐書·楊嗣復傳》:嗣復字繼之,父於陵,始見識於浙西 觀察使韓滉妻,以其女歸謂妻曰:「吾閱人多矣,後貴 且壽,無若生者,有子必位宰相。」既而生嗣,復滉撫其 頂曰:「名與位皆踰其父,楊氏之慶也。」因字曰慶門。 《柳公綽傳》:公綽始生三日,伯父子華曰:「興吾門者,此 兒也。」因小字起之。

《李訓傳》:訓始名仲言,仲言數進講,至閹寺,必感憤申 重,以激帝心。帝見其言縱橫,謂果可任,遂不疑,而待 遇莫與比,因改名訓。

《冊府元龜》史:「唐太和三年,攝魏博節度副使,奏臣父 憲誠,本以周有莊周,漢有吳漢,依據故事,以臣名唐。 今竊思之,不敢慕古,請改名孝。」從之。

崔引父慎繇,大中年鎮西川,有異人張叟者,與慎繇 跡熟,曾訪慎繇於都下。慎繇因從容謂曰:「臣聞罪大 莫若絕嗣。今四十無子,良可懼也。」叟曰:「我亦為公求 之,未見可者。唯終南翠微寺有僧,絕粒五十年矣。公 宜遣使遺其服玩。若愛而受之,則其嗣也。」繇由乃發 婢僕往焉,果受其遺。僧尋卒,叟於暗壁誌之,至來年 崔生之日,叟復至焉。謂慎繇曰:「我故來相賀。」因與慎 繇窺其所誌之日,略無差焉。慎繇因示引於叟,叟曰: 「貴則過公,然遇亂世,恐不得其終也。」因字曰納僧。後 自司徒貶太子賓客。

《因話錄》:進士鄭滂在名場歲久,流輩多已榮達,常有 後時之歎。一夕忽夢及第,而與韋周方同年。當時韋 氏舉人無名周方者,心益悶悶。太和元年秋,移舉洛 中。時韋弘景尚書廉察陝郊,族弟景方赴舉,過陝郊, 尚書謂曰:「我名弘景,汝兄弘方,汝名景方,兄弟各分, 吾名一字,殊無意也。」遂更名周方。滂聞之極喜曰:「吾 及第有望矣。」四年,周方登第,而滂果同年焉。

崔相國群為華州刺史,鄭縣陸鎮以名與崔公家諱 音同,請假。崔視事後,遍問官屬僚佐,鎮不在列。左右 以迴避對。公曰:「縣尉旨授官也,不可以刺史私避,而 使之罷不治事。」召之令出,鎮因陳牒請權改名瑱。公 判准狀,仍戒之曰:「公庭可以權改,簿書則當仍舊,臺 省中無陸瑱名也。」其知大體如此。

《雲溪友議》:「李相公回,舊名躔,累舉未捷。嘗之洛橋,有 二術士,一能筮,一能龜,乃先訪筮者曰:『某欲改名赴 舉,如何』?筮者曰:『改名甚善,不改終不成事也』。又訪龜 者鄒生,生曰:『君子此行,慎勿易名,名將遠布矣』。然而 成遂之後,二十年間,終當改矣。今則已應元象,異時 方測余言。」後李公長慶二年及第,至武宗登極,與上 同名,始改為回。乃歎曰:「筮短龜長,鄒生之言信矣。」 宋言端公近十舉而名未播。大中十一年,將取府解, 言本名嶽,因晝寐似有人報云:「宋二郎秀才若頭上 戴山,無因成名,但去其山,自當通泰。覺來便思去之, 不可名獄。」遂去二犬,乃改為言。及就府試,馮涯侍郎 作掾而為試官,以解首送言來春,言第四人及第。 《唐書。李載義傳》:載義為山南西道節度使,會吏下請 立碑紀功,詔李程為之,辭,未有字。帝詔曰:「《周書》:凡厥 正人,既富方穀,卿宜當之。」以方穀為字。其寵待如此。 《螢雪叢說》:韋皋既生,有一胡僧造其家曰:「『兒若有喜 色』。韋氏問之,僧曰:『此子乃諸葛武侯後身』。因以武侯 字之。」

《山堂肆考》:「唐甄濟為著作佐郎兼侍御史。濟生子,因 其官,字曰禮闈,又曰憲臺。」

《衣冠盛事》:李益能文,多有貴家子同姓名,人謂益「文 章李益,謂貴遊為門戶李益。」

《桂苑叢談》:咸通中,丞相姑臧公拜端揆日,自大梁移 鎮淮海,以其郡無勝遊之地,命于戲馬亭西連玉鉤 斜道,開闢池沼,構葺亭臺,揮斤既畢,池亭未有名,因 名賞心。諸從事以公近諱,蓋「賞」字有尚也。公曰:「宣父 言徵不言在,言在不稱徵,且非內官宮妾,何避其疑 哉?」遂不改作。

《北夢瑣言》:「唐相畢諴,吳鄉人。詞學器度,冠於儕流,擢 進士,未遂其志。嘗謁一受知朝士者,希為改名,以期 亨達。此朝士譏其醝賈之子,請改為諴字。相國忻然 受而謝之,竟以此名登第,致位台輔。前之朝士,慚悔 交集也。」

唐相國楊收,江州人。祖為本州都押衙。父維直,蘭溪 縣主簿。生四子:發、假、收、嚴,皆登進士第。收即大拜,發 以下皆至丞郎。發以「春」為義,其房子以「祝」以「乘」為名, 「假」以「夏」為義,其房子以為名。收以秋為義,其房子 以「鉅、鏻、鑣、鑑」為名。嚴以「冬」為義,其房子以「注、涉、洞」為 名。盡有文學,登高第,號曰「修竹楊家」,與靜恭諸楊比 以華盛。

唐襄州趙康凝令公,世勳嗣襲,人質甚偉,酷好修容, 前後垂鏡以整冠櫛,往往以家諱刑人。相國崔公引 出鎮湖南,由峴首,趙令逢迎開宴,崔相從容而規之 曰:「聞令公以文字刑人,甚無謂也。聞名心瞿,但有顰 蹙,豈可笞責及人耶?」

《唐書李茂勳傳》:「茂勳本回鶻阿布思之裔,張仲武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