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0

此页尚未校对


祖孝徵用事,則朝野翕然,政刑有綱紀矣。駱提婆等苦孝徵以法繩己,譖而出之,于是教令昏僻,至於滅亡。

誠怠荒于度政,惋驅除之神速。肇平陽之爛魚,次太 原之《破竹》。

晉州小失利,便棄軍還。并又不守并州,奔走向鄴。

實未改于弦望。《遂》及都,而昇降,懷墳墓之淪覆。 迷識主而狀人,競己棲而擇木。六馬紛其顛沛,千官 散於奔逐。無寒瓜以療饑,靡秋螢而照宿。

「時在季冬」 ,故無此物。

讎敵起于舟中,《胡越》生于輦轂。壯安德之一戰,邀文 武之餘福。屍狼藉其如莽,血《元黃》以成谷。

後主奔後安德王延宗收合餘燼于并州,夜戰,殺數千人。周主欲退齊將之降周者,告以虛實,故留。至明而安德敗也。

「天命縱不可再來,猶賢死廟而慟哭。」乃詔余以典郡。 據要路而問津,

除之,推為平原郡,據河津,以為奔陳之計。

《斯呼》航而濟水,郊鄉導於善鄰。

約以鄴下一戰不剋,當與之推入陳。

不羞寄公之禮,願為式微之賓。忽成言而中悔,矯陰 疏而陽親。信諂謀于公主,競受陷于奸臣。

丞相高阿那肱等不願入南,又懼失齊主則得罪於周朝,故疏間之,推所以,齊主留之。推守平原城,而索船度濟,向青州。阿那肱求自鎮濟州,乃啟報應齊主云:「無賊,勿匆匆。」 遂道。周軍追齊主而及之。

「曩九圍以制命」,今八尺而由人;四七之期,必盡百六 之數。《溘》?《屯》

趙郡李穆叔調,《妙占天文筭術》。齊初踐祚,計止於二十八年,至是如期而滅。

予一生而三化,備,荼苦而《蓼辛》。

在《陽都》,值侯景殺簡文而篡位于江陵,逢孝元覆滅,至此而三為亡國之人。

「鳥焚林而鎩翮,魚奪水而暴鱗。嗟宇宙之遼曠,愧無 所而容身。夫有過而自訟,始發矇于天真。遠絕聖而 棄智,妄鎖義以羈仁。舉世溺而欲拯,王道鬱以求申。 既銜石以填海,終荷戟以入秦。亡壽陵之故步,臨大 行以逡巡。向使潛于草茅之下,甘為畎畝之人。無讀 書而學劍,莫抵掌以膏身。委明珠而樂賤,辭白璧以 安貧。」堯、舜不能榮其素樸,桀、紂無以污其清塵。此窮 何由而至?茲辱安所自臻?而今而後,不敢怨天而泣 麟也。

命運部藝文二

《歎命》
唐·孟郊

三十年來命,唯藏一卦中。題詩還問易,問《易》蒙復蒙。 本望文字達,今因文字窮。影孤別離月,衣破道路風。 歸去不自息,耕耘成楚農。

《自歎》
邵謁

春蠶未成繭,已賀箱籠實。蟢子徒有絲,終年不成匹。 每念古人言,有得則有失。我命獨如何?憔悴長如一。 白日九衢中,幽獨暗如漆。流泉有枯時,窮賤無盡日。 惆悵復惆悵,幾回新月出。

《時命篇》
明·李夢陽

代馬不戀越,荊禽豈巢燕。鴝鵒渡汶水,君子憂未然。 奈何客遊子,率爾辭故山。行獸顧丘林,出雲有歸還。 交友聲利塗,軒車日駢闐。誰念牛下人,悲歌夜中歎。 豪門有棄襦,我衣恆不完。張儀懼諸侯,泄柳乃閉關。 貧賤豈盡愚,時命當自安。

命運部紀事

《左傳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遷於繹。史曰:「利於民而 不利於君。」邾子曰:「苟利於民,孤之利也。」左右曰:「命可 長也,君何弗為?」邾子曰:「命在養民,死之短長,時也。民 苟利矣,遷也吉,莫如之。」遂遷於繹。五月,邾文公卒。君 子曰:「知命。」

《莊子秋水篇》:孔子遊於匡,宋人圍之數匝,而弦歌不 輟。子路入見曰:「何夫子之娛也?」孔子曰:「來!吾語女。我 諱窮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時也。當堯 舜而天下無窮人,非知得也;當桀紂而天下無通人, 非知失也。時勢適然。夫水行不避蛟龍者,漁父之勇 也;陸行不避兕虎者,獵夫之勇也;白刃交於前,視死 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窮之有命,知通之有時,臨大 難而不懼者,聖人之勇也。由處矣,吾命有所制矣。」 《大宗師篇》:子輿與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輿曰:「子桑 殆病矣。」裹飯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門,則若歌若哭,鼓 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聲而趨舉其詩 焉。子輿入曰:「子之歌《詩》,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