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1

此页尚未校对


此極者而弗得也。父母豈欲吾貧哉?天地豈私貧我 哉?求其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極者,命也夫!」 《漢書韓安國傳》:「安國為御史大夫,五年,丞相蚡薨,安 國行丞相事,引墮車蹇。上欲用安國為丞相,使使視, 蹇甚,乃更以平棘侯薛澤為丞相。安國病免,數月,瘉, 復為中尉。」

《李廣傳》:「廣為郎騎常侍,數從射獵,格殺猛獸。文帝曰: 『惜廣不逢時,令當高祖世,萬戶侯豈足道哉!廣與從 弟李蔡俱為郎。蔡,武帝元朔中擊右賢王有功,封為 樂安侯。蔡為人在下中,名聲出廣下遠甚。然廣不得 爵邑,官不過九卿,廣之軍吏及士卒,或取封侯。元狩 四年,大將軍出塞捕虜,知單于所居,乃自以精兵走』」 之,而令廣出東道。廣辭曰:「臣結髮與匈奴戰,乃今一 得當單于,臣願居前,先死單于。」大將軍陰受上指,以 為李廣數奇,毋令當單于,恐不得所欲,故弗聽。按《注》 數奇,言廣命隻不耦合也。

《後漢書崔駰傳》:肅宗始修古禮,巡狩方嶽,駰上《四巡 頌》,以稱漢德。帝雅好文章,自見駰頌後,常嗟嘆之,謂 侍中竇憲曰:「卿寧知崔駰乎?」對曰:「班固數為臣說之, 然未見也。」帝曰:「公愛班固而忽崔駰,此葉公之好龍 也。試請見之。」駰由此候憲。居無幾何,帝幸憲第,時駰 適在憲所,帝聞而欲召見之,憲諫以為不宜與白衣 會。帝悟曰:「吾能令駰朝夕在傍,何必於此。」適欲官之, 會帝崩。

《晉書魏舒傳》:「舒領司徒,陳留周震累為諸府所辟,辟 書既下,公輒喪亡,僉號震為殺公。掾莫有辟者,舒乃 辟之,而竟無患。識者以此稱其達命。」

《顏含傳》:含為光祿大夫,郭璞嘗遇含,欲為之筮。含曰: 「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與者,命也;守道而人不 知者性也。自有性命,無勞蓍龜。」

《宋書羊元保傳》:元保徙吳郡太守,廉素寡欲,不營財 利,處家儉薄。太祖嘗曰:「人仕宦非唯須才,亦須運命, 每有好官缺,我未嘗不先憶羊元保。」

《梁書范縝傳》:「縝在齊世,嘗侍竟陵王子良。子良精信 釋教,而縝盛稱無佛。子良問曰:『君不信因果,世間何 得有富貴?何得有貧賤』?縝答曰:『人之生,譬如一樹花, 同發一枝,俱開一蔕,隨風而墮。自有拂簾幌墜於茵 席之上,自有關籬牆落於溷糞之側。墜茵席者,殿下 是也;落糞溷者,下官是也。貴賤雖復殊途,因果竟在 何處』?」子良不能屈。

《魏書眭夸傳》:「夸耽志書傳,未曾以世務經心。或人謂 夸曰:『吾聞有大才者必居貴仕,子何獨在桑榆乎』?遂 著《知命論》以釋之。」

《隋書陸爽傳》:爽同郡侯白好為誹諧雜說,人多愛狎 之,所在之處,觀者如市。高祖聞其名,召與語,甚悅之, 令於祕書修國史。每將擢之,高祖輒曰:「『侯白不勝官 而止』。後給五品食,月餘而死,時人傷其薄命。」

《文中子王道》篇:「子述《元經》皇始之事,嘆焉。門人未達, 叔恬曰:『夫子之嘆,蓋嘆命也。《書》云:『天命不于常,惟歸 乃有德。戎狄之德,黎民懷之,三才其捨諸』?子聞之曰: 『凝,爾知命哉』』!」

《朝野僉載》:「周甘子布博學有才,年十七為左衛長史, 不入五品。登封年病,以驢轝彊至嶽下,天恩加兩階, 合入五品,竟不能起。鄉里親戚來賀,衣冠不得,遂以 緋袍覆其上,帖然而終。」

《舊唐書第五琦傳》:「魚朝恩伏誅,琦坐與款狎,出為處 州刺史。入為太子賓客、東都留司。上以其材,將復任 用,召還京師,信宿而卒。」

《陸贄傳》:「贄貶為忠州別駕,韋皋累上表,請以贄代己。 順宗即位,與陽城鄭餘慶同詔徵還,詔未至而贄卒。 因話錄:進士陳存能為古歌詩,而命蹇,主司每欲與 第,臨時皆有故,不果許。尚書孟容舊與相知,知舉日, 方欲為伸屈,將試前夕宿宗人家,宗人為具入試,食 物兼備晨食,請存偃息以候時。五更後,怪不起,就寢」, 呼之不應,前視之。已中風不起。

《知命錄》:「吳全素,蘇州人,舉孝廉,五上不第。元和十二 年,寓居長安永興里。十二月十三日夜既臥,見二人 白衣執簡,若貢院引牓來召者。全素曰:『禮闈引試,分 甲有期,何煩夜引』?使者固邀,不得已而下床隨行,不 覺過子城,出開遠門二百步,正北行約數里,入城郭, 見官府同列者千餘人,軍吏佩刀者分部其人率五」 十人為一引,引過,全素在第三引中。其正衙有大殿, 當中設床几,一人衣緋而坐,左右立吏數十人。衙吏 點名,便判付司獄者、付磑獄者,付礦獄者,付湯獄者, 付火獄者、付案者。聞其付獄者,方悟身死,見四十九 人皆點付訖,獨全素在,因問其人曰:「當衙者何官?」曰: 「判官也。」遂訴曰:「全素忝履儒道,年祿未終,不合死。」判 官曰:「冥官案牘,一一分明,據籍帖追,豈合妄訴?」全素 曰:「審知年命未盡,今請對驗命籍。」乃命取吳郡戶籍 到,檢得吳全素,元和十三年明經出身,其後三年衣 食,亦無官祿。判官曰:「人世三年,纔同瞬息,且無榮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