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3

此页尚未校对


母艱,及第十餘年,未嘗到官,試中學官,除濟南府教 授。車駕駐蹕揚州,有薦權國子博士者,始入局參謁 長貳,方茶疾仆地,輿歸,一夕而殂,竟無一日之祿。惜 哉,命薄如此,可為奔求躁圖之戒。」

《聞見近錄》:「富文忠至和間既懷立嗣之命,宮教蔡抗 陰伺英宗起居。英宗之立為皇子也,恐懼遜避臥,終 日不起。抗以利害動之,即起拜命。及英宗即位,以抗 故人也,日思大用,召自定州,且有參知政事之除至 闕下。英宗上仙,抗尋亦卒。」

先公三守平涼,召自許州。及對,英宗皇帝曰:「端明舊 德,不當更守邊,但顧在廷無如端明者,且為官家行, 便當召還。」先公曰:「陛下方即位,邊有警,豈臣避難之 時?然陛下以官家自名,呼臣等以官,未正名分。」英宗 曰:「方此即位,視先朝舊人,豈敢遽以卿禮官家?在至 和中,端明時知開封府,至宮中救火,巳望見顏色。如 端明才望,豈在人後?欲召別殿訪政,亦未敢耳。」先公 曰:「今陛下何所避耶?願諭臣,臣將詣政府論之。」英宗 方謙損為德,遽曰:「無須爾也。」然恩遇異常,玉食御樽, 日有所賚。一日,兒女婚嫁,遣中使問其姓氏,悉賜冠 帔。及行,賜黃金百兩。及至渭,虜解圍去,熢燧息。會樞 密副使王疇薨,英宗諭執政曰:「可除王某補之。」時相 退而不答,或曰:「方邊有警,擇帥累日,王某命下,即邊 人喜躍,虜亦解去。王某歸,不知何人可代?」上曰:「豈使 其終身守邊耶?」然竟為執政所格。英宗親遣李若愚 諭此。

《揮麈後錄》:元豐中,太原府推官郭時亮首教授余行 之,有文字結連外界,神宗語宰相王岐公曰:「小人妄 作,固不足慮,行之士人為此,恐有謀,非便。」時陸農師 為學官,岐公素不相知,欲乘此擠之,奏曰:「學官陸佃 與之厚善,乞召問之。」翌日,上令以他事召直講陸佃, 對事未宣也,上徐問曰:「卿識余行之否?」佃曰:「臣與之 有故,初亦甚厚。臣昨歸鄉里,越州,行之來作山陰尉, 攜其妻而捨其母,臣以此少之。自是往來甚疏。」上曰: 「儻如此,不足以成事矣。」然農師由此遂受知神宗,不 次拔擢,乃知窮達有命,雖當國者不能巧抑其進焉。 行之既腰斬,時亮改京秩,辭不受。時人有詩云:「行之 三截斷,時亮一生休。」行之,靖之族孫也。

《漫笑錄》:元豐中,王岐公位宰相。王和父尹京,上眷甚 渥,行且大用。岐公乘間奏曰:「京師術者皆言王安禮 明年二月作執政。」神宗怒曰:「執政除拜由朕,豈由術 者之言?他日縱當此補,特且遲之。」明年春,安禮果拜 右丞,珪曰:「陛下乃違前言何也?」上默然久之曰:「朕偶 忘記,信知果是命也。」

《彥周詩話》:黃嗣徽少年時讀書有俊聲,不幸為後母 訴於官,隸軍籍。王岐公丞相宣籍得之,聞其識字,使 抄書。一日觀宋復古郎中所畫山水,使子弟賦詩,嗣 徽亦請賦,公頷之,頃刻成一絕句曰:「匣有瑤琴篋有 書,棲遲猶未卜吾廬。主人況是丹青手,乞取生涯似 畫圖。」岐公大嗟賞之,及問知曲折,以故人子奏於朝, 乞以「門客恩澤承務郎特補之。」命下之日,暴卒窮命 如此哉!

《東軒筆錄》:京師有僧化成,能推人命貴賤。予嘗以王 安國之命問之,化成曰:「平甫之命,絕似蘇子美。」及平 甫放逐,逾年,復大理寺丞。既卒,年四十七。與舜卿官 職廢斥年壽無小異者。

《墨莊漫錄》:紹聖初,逐元祐黨人,禁中疏出當謫人姓 名,及廣南州郡,以水土美惡繫罪之輕重而貶竄焉。 執政聚議,至劉安世器之時,蔣之奇穎叔云:「劉某平 昔人推命極好。」章惇子厚以筆於昭州上點之云:「劉 某命好,且去昭州試命一回。」

《揮麈前錄》:元祐名卿朱紱者,君子人也,嘗登禁從。紹 聖初不幸坐黨錮。徽廟時亦有朱紱者,蘇州人,初登 第,欲希晉用,上疏自陳與奸人同姓名,恐天下後世 以為疑,遂易名諤,字曰聖予。蔡元長果大喜,不次峻 擢,位至右丞,未及正謝而卒,年方四十。

《癸辛雜識》:「王橚字茂悅,號會溪。初知彬州,就除福建 市舶。其歸也,為螺鈿卓面屏風十副,圖賈相盛事十 項,各係之以贊,以獻之。賈大喜,每燕客,必設於堂焉。 行將有要除,而茂悅殂矣。」

《異聞總錄》:宋亡,故官并中貴,往往為道士,若杭省馬 院,張太尉其一也。其人長身廣顙,宋為入內都知太 尉,國家以其內侍拘人朝,遂傾家賄上下,得以其子 代,如李丞相、羅司徒皆是也。羅、李既貴,悉顯其親族, 而張獨畏顧不敢奏,僅發平江田三十頃贍之。得田 後,其父固已優裕無他望。一日,仁廟顧謂張曰:「汝有 父母在乎?」張跪拜答曰:「母已亡,獨父在為道人。」上曰: 「封贈慶典,曾及之乎?」張曰:「老父既寄跡方外,不敢覬 望後福。」上愀然不樂,召中書省臣,以為張哥在朝久 矣,而慶典不及其父母,即命以其子爵秩貴之。其父 在杭固不知,而是日頸痛重,若為物所壓,日重一日。 而詞臣代言以降制,制贈金紫光祿大夫、大司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