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4

此页尚未校对


柱國、徽政院使、典謁卿、閩國公,賜玉帶、金幣鈔物等。 又降特旨,江浙省臣、浙西憲臣,皆將旨讌犒於其家。 比使臣至,其父頸痛重殆不勝。使臣即臥內宣恩,其 父瞢不知極品之貴。使臣舉玉帶以視之,始驚顧謂 其所親者曰:「宋得賜玉帶者兩人,福王、賈平章耳。然 二人皆不及佩服,舉」手一撫摩,遂卒。嗚呼!顯宦貴祿 信有命,彼不知妄求者,可以為戒也夫。

《見聞錄》:「張永嘉當國時,有一教諭,起復補官入辭,例 當用手本,而彼乃誤用折簡。張相怒,召文選以折簡 與之,而未言也。會二尚書至而忘之。文選出,莫得所 謂,以為相君知厚也,持白大冢宰,踰格轉郡通判。一 日,張相忽記憶,召故文選問而去之,其人已抵任三 年。高相新鄭署銓部,當天下大比,群吏某典史為高」 相故知,方當對簿,諸長吏咸在。高見某典史注「老病」, 曰甚矯健,呼典史上。聞高相呼,喜而疾趨,失足仆地。 諸長吏合聲曰:「即此見是老病。」高相無以語,遂去典 史。

命運部雜錄

《詩經鄭風羔裘》章:「彼其之子,舍命不渝。」按注:「舍,處;渝, 變也。當生死之際,能以身居其所受之理而不可奪。」 按:《大全》:華谷嚴氏曰:「命者,天所賦予於我者,舍則居 之而安也。君子能安於命,臨利害而不變。」慶源輔氏 曰:「命有二,有指理而言者,有指氣而言者。此蓋兼之 以理而言,則居其理而不變;以氣而言,則居其分而」 不渝。

《小雅小弁章》:「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大雅·桑柔章》:「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書經西伯戡黎》:「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按注紂 謂民雖欲亡我,我之生獨不有命在天乎?

《筆疇》:「聖人不言命,而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何也?蓋 命者,死生壽夭,貧富貴賤之命也。世人不知此,則百 計用心於其間,殊不知百計用心者徒然耳。命既如 此,則當寧心以待之,不可趨避也。聖人慮世人徒費 其心,故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非聖人自言命也。」 《清暑筆談》:「賈太傅年二十而為大中大夫,湯太尉五 十」而應州郡辟,馮唐白首而褲穿郎署,董賢年未二 十而為三公;馮元常平生取錢多,官愈進;盧懷慎貴 為卿相而終於處貧。修短,貧富窮達,其有定命若此。 《野客叢談》《西清詩話》曰:唐人以詩專門,使事不免小 誤。王維詩曰:「衛青不敗由天幸,李廣無功為數奇。不 敗由天幸,乃霍去病,非衛青也。」《邵氏聞見錄》亦如此 言,乃以此詩為張籍之作。且云《漢書音義》「數」作「朔」,則 亦不可對「天」矣。此詩誤用「天幸」事,固已無疑。然考山 谷之言,謂顏師古以「數奇為命隻不耦」,則數乃命數 之數,非疏數之數也。杜詩曰:「數奇謫關塞,道廣存箕 潁。」白樂天《詩集序》曰:「文士多數奇,詩人尤命薄。」樂天 以「數奇」對命薄,子美以「數奇」對道廣,是皆以數為命 數之數。若《柳子厚碑》曰:「不遇興詞,鬱駹眉之都尉;數 奇見惜,挫猿臂之將軍。」楊蟠詩曰:「仲父嘗三逐,將軍 老數奇。」此乃為疏數字用也。

《讀書鏡》:「東坡上韓魏公乞葬董傳書,軾再拜。近得秦 中故人書,報進士董傳三月中病死。軾往歲官岐下, 始識傳,至今七八年,知之熟矣。其為人不通曉世事, 然酷嗜讀書,其文字蕭然有出塵之姿。至《詩》與《楚詞》, 則求之於世,可與傳比者不過數人。此固不待軾言, 公自知之。然傳嘗望公不為力致一官,軾私心以為」 公非有所愛也,知傳所稟賦至薄,不任官耳。今年正 月,軾過岐下,而傳居喪二曲。使人問訊其家,而傳徑 至長安,見軾於傳舍,道其飢寒窮苦之狀,以為「幾死 者數矣。賴公而存,又且薦我於朝。吾平生無妻,近有 彭駕部者,聞公薦我,許嫁我其妹。若勉得一官,又且 有妻,不虛作一世人,皆公之賜。」軾既為傳,喜且私憂 之。此二事生人之常理,而在傳則為非常之福,恐不 能就。今傳果死,悲夫!書生之窮薄,至于如此其極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