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6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肆祖甲之享國,三

十有三年。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生則逸,不知稼穡 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自時厥後,亦罔 或克壽。耇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周 公曰:「嗚呼!厥亦惟我周太王、王季,克自抑畏文王,卑 服,即康功田功,徽柔懿恭,懷保小民」,惠鮮鰥寡,自朝 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萬民。文王不敢盤于 遊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五 十年。

大全呂氏曰:「嚴恭寅畏,合而言之,敬也。治民祗懼,不敢荒寧,皆敬也。惟敬故壽也。主靜則悠遠博厚,自強則堅實精明,操存則血氣循軌而不亂,收斂則精神內固而不浮,至于儉約克治去戕賊之類,又不待言。凡此皆敬之力,壽之理也。自此至文王,其壽莫非此理。」李氏杞曰:「《無逸》必寡慾,寡慾而不壽者鮮矣。逸樂必多」慾,多慾而能全生者,亦鮮矣。張氏曰:「高宗不敢荒寧,則志氣凝定,精神純一,此長年之基。民心大和,導迎善氣,又所以致長年也。蓋神氣耗散,則根本不固,厲氣外襲,則天和日消。有一于此,皆足致夭。」蘇氏曰:「人莫不好逸欲,而其所甚好者生也。以其所甚好,禁其所好,庶幾必信。然猶有不信者,以逸」豫為未必害生也。漢武帝、唐明皇豈無欲者哉?而壽如此。夫多欲不享國者皆是也。武帝、明皇千一而已,豈可專望乎此哉?呂氏曰:「憂勤者必壽,逸豫者必夭。」此周公格言大訓,非特以戒成王,實萬世人主之龜鑑也。蓋人之一心,苟有所操存,則精神思慮日由乎天理之中,其壽固可必。孔子所謂「仁者壽」,詩人所謂「樂只君子,萬壽無期」,亦即其理而推之耳。後世之君,憚憂勤而恣逸樂,伐性傷生,靡所不至,乃欲慕神仙之術以求長年,何其愚之甚也歟!

《君奭》

公曰:「君奭!天壽平格,保乂有殷。」

呂氏曰:「坦然無私之謂。《平格》」者,通徹三極而無間者也。天無私壽,惟至平通格于天者則壽之。伊尹而下六臣,能盡平格之實,故能保乂有殷,多歷年所。

孔子家語

《五儀解》

哀公問於孔子曰:「智者壽乎?仁者壽乎?」孔子對曰:「然。 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寢處不時,飲 食不節,逸勞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 嗜慾無厭而求不止者,刑共殺之;以少犯眾,以弱侮 強,忿怒不類,動不量力者,兵共殺之。此三者,死非命 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將身有節,動靜以義,喜 怒以時,無害其性,雖得壽焉」,不亦可乎。

莊子

《齊物論》

「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泰山為小;莫壽乎殤子,而 彭祖為夭。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既已為 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謂之一矣,且得無言乎?「一與 言為二,二與一為三。」自此以往,巧歷不能得,而況其 凡乎!

韓詩外傳

《論壽夭》

哀公問孔子曰:「有智壽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 命也者,自取之也。居處不理,飲食不節,勞過者,病共 殺之。居下而好干上,嗜欲無厭,求索不止者,刑共殺 之。少以敵眾,弱以侮強,忿不量力者,兵共殺之。故有 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詩》云:『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法言

《君子篇》

或問:「龍龜鴻鵠,不亦壽乎?」曰:「壽。」曰:「人可壽乎?」曰:「物以 其性,人以其仁。」或問:「壽可益乎?」曰:「德。」曰:「回牛之行德 矣,曷壽之不益也?」曰:「德故爾。如回之殘,牛之賊也,焉 得爾?」曰:「殘賊。或壽。」曰:「彼妄也,君子不妄。有生者必有 死,有始者必有終,自然之道也。」

論衡

《氣壽篇》

凡人稟命有二品:一曰所當觸值之命,二曰強弱壽 夭之命。所當觸值,謂兵燒壓溺也。強壽弱夭,謂稟氣 渥薄也。兵燒壓溺遭以所稟為命,未必有審期也。若 夫強弱夭壽,以百為數,不至百者,氣自不足也。夫稟 氣渥則其體強,體強則其命長,氣薄則其體弱,體弱 則命短,命短則多病。壽短。始生而死,未產而傷,稟之 「薄弱也。」渥強之人,不卒其壽。若夫無所遭遇,虛居困 劣,短氣而死,此稟之薄,用之竭也。此與始生而死,未 產而傷一命也,皆由稟氣不足,不自致於百也。人之 稟氣,或充實而堅強,或虛劣而軟弱。充實堅強,其年 壽;虛劣軟弱,失棄其身。天地生物,物有不遂;父母生 子,子有不就。物有為實枯死而墮,人有為兒夭命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