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7

此页尚未校对


傷,使實不枯,亦至滿歲;使兒不傷,亦至百年,然為實 兒而死。枯者,稟氣薄,則雖形體完具,虛劣氣少,不能 充也。兒生,號啼之聲,鴻朗高暢者壽,嘶喝濕下者夭。 何則?稟壽夭之命,以氣多少為主性也。婦人疏字者 子活,數乳者子死。何則?疏而氣渥,子堅強,數而氣薄, 子軟弱也。懷子而前,已產子死,則謂所懷不活,名之 曰「懷。」其意以為已產之子死,故感傷之子,失其性矣。 所產子死,所懷子凶者,字乳亟數氣薄不能成也。雖 成人形體,則易感傷,獨先疾病,病獨不治。百歲之命, 是其正也。不能滿百者,雖非正,猶為命也。譬猶人形, 一丈,正形也。名男子為丈夫,尊公嫗為丈人,不滿丈 者,失其正也。雖失其正,猶乃為形也。夫形不可以不 滿丈之故謂之非形,猶命不可以不滿百之故謂之 非命也。非天有長短之命,而人各有稟受也。由此言 之,人受氣命於天,卒與不卒同也。《語》曰:「圖王不成,其 弊可以霸。」霸者,王之弊也。霸本當至於王,猶壽當至 於百也。不能成王,退而為霸;不能至百,消而為夭。王 霸同一業,優劣異名,壽夭或一氣,長短殊數。何以知 不滿百為夭者,百歲之命也,以其形體小大長短同 一等也。百歲之身,五十之體,無以異也。身體不異,血 氣不殊,鳥獸與人異形,故其年壽與人殊數。何以明 人年以百為壽也?世間有矣。儒者說曰:「太平之時,人 民侗長,百歲左右,氣和之」所生也。《堯典》曰:朕在位七 十載,求禪得舜。舜徵三十歲在位,堯退而老,八歲而 終,至殂落九十八歲。未在位之時,必已成人,今計數 百有餘矣。又曰:舜生三十,徵用三十,在位五十載,陟 方乃死,適百歲矣。文王謂武王曰:「我百,爾九十,吾與 爾三焉。」文王九十七而薨,武王九十三而崩。周公,武 王之弟也,「兄弟相差不過十年。武王崩,周公居攝七 年復政,退老,出入百歲矣。邵公,周公之兄也,至康王 之時尚為太保,出入百有餘歲矣。聖人稟和氣,故年 命得正數。」氣和為治平,故太平之世多長壽人百歲 之壽,蓋人年之正數也。猶物至秋而死,物命之正期 也。物先秋後秋,則亦如人死,或增百歲,或減百也。先 秋後秋為期,增百減百為數。物或出地而死,猶人始 生而夭也;物或踰秋不死,亦如人年多度百,至于三 百也。《傳》稱「老子二百餘歲,邵公百八十,高宗享國百 年,周穆王享國百年」,并未享國之時,皆出百三十四 十歲矣。

《無形篇》

人稟元氣於天,各受壽夭之命,以立長短之形,猶陶 者用土為簋廉,冶者用銅為柈杆矣。器形已成,不可 小大,人體已定,不可減增。用氣為性,性成命定,體氣 與形骸相抱,生死與期節相須。形不可變化,命不可 減加。以陶冶言之,人命短長,可得論也。《或難》曰:「陶者 用土為簋廉,簋廉一成,遂至毀敗,不可復變。若夫冶 者,用銅為柈杆,柈杆雖已成器,猶可復爍。柈可得為 尊,尊不可為簋。人稟氣於天,雖各受壽夭之命,立以 形體,如得善道神藥,形可變化,命可加增。」曰:冶者變 更成器,須先以火燔爍,乃可大小短長,人冀延年,欲 比於銅器,宜有若罏炭之化乃易形,形易壽亦可增。 人何由變易其形,便如火爍銅器乎?《禮》曰:「水潦降,不 獻魚鱉。」何則?雨水暴下,蟲蛇變化,化為魚鱉,離本真 暫變之蟲。臣子謹慎,故不敢獻人。願身之變,冀若蟲 蛇之化乎。夫蟲蛇未化者,不若不化者。蟲蛇未化,人 不食也。化為魚鱉,人則食之。一有見字食則壽命乃短,非 所冀也。歲月推移,氣變物類,蝦蟆為鶉,雀為蜃蛤。人 願身之變冀,若鶉與蜃蛤,魚鱉之類也。人設捕蜃蛤, 得者食之,雖身之不化,壽命不得長,非所冀也。魯公 牛哀寢疾,七日變而成虎,《鯀殛》《羽山》化為黃能。能音奴來 反「顧身變者,冀牛哀之為虎,鯀之為能乎?」則夫虎能 之壽,不能過人。天地之性,人最為貴,變人之形,更為 禽獸,非所冀也。凡可冀者,以老翁變為嬰兒,其次白 髮復黑,齒落復生,身氣丁彊,超乘不衰,乃可貴也。徒 變其形,壽命不延,其何益哉?且物之變,隨氣若應,政 治有所象為,非天所欲壽長之故變易其形也。又非 得神草珍藥,食之而變化也。人恆服藥固壽,能增加 本性,益其身年也。遭時變化,非天之正氣,人所受之 真性也。天地不變,日月不易,星辰不沒,正也。人受正 氣,故體不變,時或男化為女,女化為男,由高岸為谷, 深谷為陵也。應政為變,為政變非常性也。漢興,老父 授《張良書》,已化為石,是以石之精為漢「興之瑞也。」猶 河精為人持璧與秦使者,秦亡之徵也。蠶食桑老,績 而為繭,繭又化而為蛾,蛾有兩翼,變去蠶形。蠐螬化 為復育,復育轉而為蟬,蟬生兩翼,不類蠐螬。凡諸命 蠕蜚之類,多變其形,易其體。至人獨不變者,稟得正 也。生為嬰兒,長為丈夫,老為父翁。從生至死,未嘗變 更者,天性然也。天性不變者,不可令復變,變者不可 不變。若夫變者之壽,不若不變者。人欲變其形,輒增 益其年可也。如徒變其形而年不增,則蟬之類也。何 謂人願之?龍之為蟲,一存一亡,一短一長。龍之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