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8

此页尚未校对


也,變化斯須,輒復非常。由此言之,人物也,受不變之 形,不可變更,年不可增減。《傳》稱「高宗有桑穀之異,悔 過反政」,享福百年,是虛也。傳言「宋景公出《三善》,言熒 惑,卻三舍,延年二十一載」,是又虛也。又言「秦穆公有 明德,上帝賜之十九年」,是又虛也。稱赤松王喬好道 為仙,度世不死,是又虛也。假令人生立形謂之甲,終 老至死,常守甲形,如好道為仙,未有使甲變為乙者 也。夫形不可變更,年不可減增。何則?形氣性「天也。形 為春,氣為夏。人以氣為壽,形隨氣而動。氣性不均,則 於體不同。牛壽半馬,馬壽半人。」然則牛馬之形,與人 異矣。稟牛馬之形,當自得牛馬之壽。牛馬之不變為 人,則年壽亦短於人。世稱高宗之徒,不言其身形變 異,而徒言其增延年壽,故有信矣。形之血氣也,猶囊 之貯粟米也,一石囊之高大,亦適一石。如損益粟米, 囊亦增減。人以氣為壽,氣猶粟米,形猶囊也。增減其 壽,亦當增減其身,形安得如故?如以人形與囊異,氣 與粟米殊。更以苞瓜喻之,苞瓜之汁,猶人之血也,其 肌猶肉也。試令人損益苞瓜之汁,令其形如故,耐為 之乎?人不耐損益苞瓜之汁,天安耐增減人之年。人 年不可增減,高宗之徒誰益之者,而云增加?如言高 宗之徒形體變易,其年亦增,乃可信也。今言年增,不 言其體變,未可信也。何則?人稟氣於天,氣成而形立, 則命相須以至終死。形不可變化,年亦不可增加。以 何驗之?人生能行,死則僵仆,死則氣減,形消而壞稟 生。人形不可得變,其年安可增?人生至老,身變者髮 與膚也。人少則髮黑,老則髮白,白久則黃。髮之變形 非變也。人少則膚白,老則膚黑,黑久則黯若有垢矣。 髮黃而膚為垢,故《禮》曰:「黃耇無疆。」髮變異,故人老壽 遲死,骨肉不可變更,壽極則死矣。五行之物,可變改 者,唯土也。埏以為馬,變以為人,是謂未入陶竈更火 者也。如使成器,入竈更火,牢堅不可復變。今人以為 天地所陶冶矣,形已成定,何可復更也?圖仙人之形, 體生毛臂,變為翼,行於雲,則年增矣,千歲不死,此虛 圖也。世有虛語,亦有虛圖。假使之然,蟬蛾之類,非真 正人也。海外三十五國,有毛民羽,民羽則翼矣。毛羽 之民,土形所出,非言為道身生毛羽也。禹益見西王 母,不言有毛羽,不死之民亦在外國。不言「有毛羽」,毛 羽之民不言「不死」,不死之民不言毛羽。毛羽未可以 效不死。仙人之有翼,安足以驗長壽乎?

中論

《夭壽》

或問:「孔子稱仁者壽,而顏淵早夭;積善之家,必有餘 慶,而比干、子胥身陷大禍。豈聖人之言不信而欺後 人耶?」故司空潁川荀爽論之,以為「古人有言,死而不 朽,謂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其身歿 矣,其道猶存,故謂之不朽。夫形體者,人之精魄也;德 義令聞者,精魄之榮華也。君子愛其形體,故以成其」 德義也。夫形體固自朽敝消亡之物,壽與不壽,不過 數十歲,德義立與不立,差數千歲,豈可同日言也哉! 顏淵時有百年之人,今寧復知其姓名耶?《詩》云:「萬有 千歲,眉壽,無有害人。」豈有萬壽千歲者,皆令德之謂 也。由此觀之,仁者壽豈不信哉?《傳》曰:「所好有甚於生 者,所惡有甚於死者。」比干、子胥皆重「義輕死者也。以 其所輕,獲其所重,求仁得仁,可謂慶矣。槌鐘擊磬,所 以發其聲也;煮鬯燒薰,所以揚其芬也。賢者之窮厄 戮辱,此槌擊之意也;其死亡陷溺,此燒煮之類也。」北 海孫翱以為:死生有命,非他人之所致也。若積善有 慶,行仁得壽,乃教化之義,誘人而納於善之理也。若 曰「積善不得報,行仁」者凶,則愚惑之民,將走千惡以 反天常。故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身體髮膚,受 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至也。若夫求名之徒,殘疾厥 體,冒厄危戮,以徇其名,則曾參不為也。子胥違君而 適讎國,以雪其恥,與父報讎,悖人臣之禮,長畔弒之 原,又不深見二主之異量,至於懸首不化,斯乃凶之 大者,何慶之為?《幹》以為二論皆非其理也,故作《辯夭 壽》云:幹聞先民稱所惡於知者為鑿也,不其然乎?是 以君子之為論也,必原事類之宜而循理焉,故曰:說 成而不可間也,義立而不可亂也。若無二難者,苟既 違本,而死又不以其實。夫聖人之言,廣矣大矣,變化 云為,固不可以一概齊也。今將妄舉其目,以明其非。 夫壽有三:有王澤之壽,有聲聞之壽,有行仁之壽。《書》 曰:「五福,一曰壽。」此王澤之壽也。《詩》云:「其德不爽,壽考 不忘。」此聲聞之壽也。孔子曰:「仁者壽。」此行仁之壽也。 孔子云:爾者,以仁者壽,利養萬物,萬物亦受利矣,故 必壽也。荀氏以死而不朽為壽,則《書》何故曰:「在昔殷 王中宗,嚴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懼,不敢荒寧。」肆 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其在高宗,實舊勞於外,爰 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陰,三年不言。惟言乃雍,不 敢荒寧,嘉靖殷國,至於小大,無時或怨。肆高宗之享 國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舊為小人。作其 即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庶民,不侮鰥寡。肆祖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