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09

此页尚未校对


之享國三十有三年。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不知稼 穡之艱難,不知小人之勞苦,惟耽樂是從。自時厥後, 亦罔或克壽。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 者,周公不知夭壽之意乎?故言聲聞之壽者,不可同 於聲聞,是以達人必參之也。孫氏專以王教之義也, 惡愚惑之民將反天常。孔子何故曰:「有殺身以成仁, 無求生以害仁。」又曰:「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欲使 知去食而必死也。昔者仲尼乃欲民不仁不信乎?夫 聖人之教,乃為明允,君子豈徒為愚惑之民哉?愚惑 之民,威以斧鉞之戮,懲以刀墨之刑,遷之他邑而流 于裔土,猶或不悛,況以言乎?故曰:「惟上智與下愚不 移。」然則荀孫之義,皆失其情,亦可知也。昔者帝嚳已 前尚矣,唐虞三代,厥事可得略聞乎?自堯至於武王, 自稷至於周、召,皆仁人也。君臣之數,不為少矣;考其 年壽,不為夭矣。斯非仁者壽之驗耶?又《七十子》豈殘 酷者哉?顧其仁有優劣耳。其夭者惟顏回,據一顏回 而多疑,其餘無異以一鉤之金,權於一車之羽云金 輕於羽也。天道迂闊,闇昧難明,聖人取大略以為成 法,亦安能委曲不失,毫芒無差跌乎?且夫信無過於 四時,而春或不華,夏或隕霜,秋或雨雪,冬或無冰,豈 復以為難哉?所謂禍者,己欲違之而反觸之者也。比 干、子胥已知其必然而樂為焉,天何罪焉?天雖欲福 仁,亦不能以手臂引人而亡之,非所謂無慶也。荀令 以此設難,而解以槌擊燒薰,於事無施。《孫氏》譏比干、 子胥,亦非其理也。殷有三仁,比干居一,何必啟手然 後為德?子胥雖有讎君之過,獨有觀心知仁,懸首不 化,固臣之節也。且夫賢人之道者,同歸而殊途,一至 而百慮,或見危而授命,或望善而遐舉,或被髮而狂 歌,或三黜而不去,或辭聘而山棲,或「忍辱而俯就,豈 得責以聖人也哉?」於戲!通節之士,實關斯事,其審之 云耳。

壽夭部藝文一

《袁滿來墓碑》
後漢·蔡邕

茂德休行曰:袁滿來,太尉公之孫,司徒公之子。逸才 淑姿,實天所授,聰遠通敏,越齔在闕。明習《易》學,從誨 如流。百家眾氏,遇目能識,事不再舉,問一及三,具始 知終。情性周備,夙有奇節,孝智所生,順而不驕,篤友 兄弟,和而無忿。氣決泉達,無所凝滯,雖冠帶之中士, 校材考行,無以加焉。允公族之殊異,國家之輔佐,眾 律其器,士嘉其良。雖則童稚,令聞芬芳。降生不永。年 十有五,四月壬寅,遭疾而卒。既苗而不穗,凋殞華英。 嗚呼悲夫!乃假碑旌於墓表。嗟其傷矣,唯以告哀。

《童幼胡根碑》有序
前人

故陳留太守胡君子曰:「根字仲原,生有家表,幼而克才,角犀豐盈,光潤玉顏,聰明敏惠,好問早識,言語所及,智思所生,雖成人之德,無以加焉。稟命不長,夙罹凶災。年七歲,建寧二年,遭疾夭逝。」 慈母悼痛,昆娣孔懷,感襁褓之親愛,憐國城之乖離,乃權宜就封二祖墓側。親屬李陶等相與追慕先君,悲悼遺嗣,樹碑刊辭,以慰哀思。辭曰:

「於惟仲原,應氣淑靈。實有令儀,而氣如瑩。明之之性, 與體俱生。聞言斯識,睹物知名。傅者太勤,受誨則成。 柔和順美,與人靡爭。忿不怨懟,喜不驕盈。當受福永, 為光為榮。如何昊天,降此短齡。惜繁華之方曄兮,望 嚴霜而凋零。嗟童孺之夭逝兮,傷慈母之肝情。從皇 祖乎靈兆兮,庶神魄之斯寧。哀慘戚以流涕兮,念污」 軫之不停。顧永懷于不朽兮,乃託辭于斯銘。

《悼夭賦》有序
魏·文帝

族弟文仲亡時年十一。母氏傷其夭逝,追悼無已。余以宗族之愛,乃作斯賦。

氣紆結以填胸,不知涕之縱橫。「時徘徊于舊處,睹《靈 衣》之在床,感遺物之如故,痛爾身之獨亡,愁端坐而 無聊,心慼慼而不寧,步廣廈而踟躕,覽萱草于中庭。 悲風蕭其夜起,秋氣憯以厲精。仰瞻天而太息,聞別 鳥之哀鳴。」

《仲雍哀辭》
曹植

曹喈,字仲雍,魏太子之仲子也。三月而生,五月而亡。 昔后稷之在寒冰,鬥穀之在楚澤,咸依鳥馮虎,而無 風塵之災。今之元綈文茵,無寒冰之慘;羅幃綺帳,暖 於翔鳥之翼;幽房閑宇,密於雲夢之野。慈母良保,仁 乎鳥虎之情,卒不能延期於慕載,雖六旬而夭殃。彼 孤蘭之眇眇,亮成幹其畢榮,哀綿綿之弱子,早背世 而潛形。且四孟之未周,將願之乎一齡。陰雲回於素 蓋,悲風動其扶輪。臨埏闥以《欷歔》,淚流射而沾巾。

《羊秉序》
晉·夏侯湛

羊秉為撫軍參軍少亡有令譽夏侯孝。若為之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