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

此页尚未校对


以為圃,耕柔順以為田。不媿景而慚魄,信樂天之何 欲。逸千載而流聲,超遺黎而度俗。

《感節賦》
前人

「攜友生而游觀,盡賓主之所求。登高墉以永望,冀消 日以忘憂。欣陽春之潛潤,樂時澤之惠休。望候鴈之 翔集,想元鳥之來游。嗟征夫之長勤,雖處逸而懷愁。 懼天河之一迴,沒我身乎長流。豈吾鄉之足顧,戀祖 宗之靈丘。唯人生之忽過,若鑿石之未燿。慕牛山之 哀泣,懼平仲之我笑。折若華之翳日,庶朱光之常照。」 顧寄軀於飛蓬,乘陽風而遠飄。亮吾志之不從,乃拊 心以歎息。青雲鬱其西翔,飛鳥翩而上匿。欲縱體而 從之,哀余身之無翼。大風隱其四起,揚黃塵之冥冥, 鳥獸驚以求群,草木紛其揚英。見遊魚之涔灂,感流 波之悲聲。內紆曲而潛結,心怛惕以中驚。匪榮德之 累身,恐年命之早零。慕歸全之明義,「庶不忝乎所生。」

《潛志賦》
前人

潛大道以遊志,希往昔之遐烈。矯貞亮以作矢,當苑 囿乎呈藝。驅仁義以為禽,必忠信而後發。退隱身以 滅跡,進出世而取容。且摧剛而和謀,接虔肅以靜恭。 亮知榮而守辱,匪徇天以為通。

《七啟》
前人

昔枚乘作《七發》,傅毅作《七激》,張衡作《七辯》,崔駰作《七依》,辭各美麗,予有慕之焉,遂作《七啟》,并命王粲作焉。

「元微子隱居大荒之庭,飛遯離俗,澄神定靈,輕祿傲 貴,與物無營,耽虛好靜,羨此永生。獨馳思乎天雲之 際,無物象而能傾。」於是鏡機子聞而將往說焉。駕超 野之駟,乘追風之輿,經迥漠,出幽墟,入乎泱漭之野, 遂屆元微子之所居。其居也,左激水,右高岑,背洞壑, 對芳林,冠皮弁,被文裘,出山岫之潛穴,倚峻崖而嬉 游。志飄飄焉,嶢嶢焉,似若狹六合而隘九州,若將飛 而未逝,若舉翼而中流。於是鏡機子攀葛藟而登,距 嵒而立,順風而稱曰:「予聞君子不遯俗而遺名,智士 不背世而滅勳。今吾子棄道藝之華,遺仁義之英,秏 精神乎虛廓,廢人事之紀經,譬若畫形於無象,造響 於無聲。未之思乎,何所規之不通也。」元微子俯而應 之曰:「嘻!有是言乎!夫太極之初,混混未分,萬物紛錯, 與道俱隆。蓋有形必朽,有跡必窮,茫茫元氣,誰知其 終?名穢我身,位累我躬,竊慕古人之所志,仰《老》《莊》之 遺風,假靈龜以托喻,寧掉尾於塗中。」

《鏡機子》曰:「夫辯言之艷,能使窮澤生流,枯木發榮,庶 感靈而激神,況近在乎人情。僕將為君子說遊觀之 至娛,演聲色之妖靡,論變化之至妙,敷道德之弘麗, 願聞之乎?」元微子曰:「吾子整身倦世,探隱拯沉,不遠 遐路,幸見光臨,將敬滌耳,以聽玉音。」

《鏡機子》曰:「芳菰精粺,霜蓄露葵,元熊素膚,肥豢膿肌。 蟬翼之割,剖纖析微。累如疊縠,離若散雪。輕隨風飛, 刃不轉切。山鵽斥。鷃珠翠之珍,搴芳蓮之巢龜。膾西 海之飛鱗,臛江東之潛鼉,臇漢南之鳴鶉。糅以芳酸, 甘和既醇。元冥適鹹,蓐收調辛。紫蘭丹椒,施和必節。 滋味既殊,遺芳射越。乃有春清縹酒,康狄所營。應化 則變,感氣而成,彈徵則苦發,扣宮則甘生。於是盛以 翠樽,酌以雕觴,浮蟻鼎沸,酷烈馨香,可以和神,可以 娛腸,此肴饌之妙也,子能從我而食之乎?」《元微子》曰: 「予甘藜藿,未暇此食也。」

《鏡機子》曰:「步光之劎,華藻繁縟,飾以文犀,雕以翠綠。 綴以驪龍之珠,錯以荊山之玉。陸斷犀象,未足稱雋。 隨波截鴻,水不漸刃。九旋之冕,散曜垂文;華組之纓, 從風紛紜。佩則結綠,懸黎寶之妙微,符采照爛,流景 揚輝。黼黻之服,紗縠之裳,金華之舄,動趾遺光,繁飾 參差,微鮮若霜。緄佩綢繆,或彫或錯。薰以幽若流芳」 肆布,雍容閒步,周旋馳曜,南威為之解顏,西施為之 巧笑,此容飾之妙也,子能從我而服之乎?《元微子》曰: 「予好毛褐,未暇此服也。」

《鏡機子》曰:「馳騁足用蕩思,遊獵可以娛情。僕將為吾 子駕雲龍之飛駟,飾玉輅之繁纓,垂宛虹之長緌,抗 招搖之華旍,插忘歸之矢,秉繁弱之弓,忽躡景而輕 騖,逸奔驥而超遺風。於是磎填谷塞,榛藪平夷,緣山 置罝,彌野張罘,下無漏跡,上無逸飛,鳥集獸屯,然後 會圍獠徒雲布,武騎霧散,丹旗,燿野戈,殳皓旴,曳文」 狐,掩狡兔,捎鷫鷞,拂振鷺。當軌見藉,值足遇踐。飛軒 電逝,獸隨輪轉,翼不暇張,足不及騰,動觸飛鋒,舉挂 輕罾。搜林索險,探薄窮阻,騰山赴壑,風厲焱舉,機不 虛發,中必飲羽。於是人稠網密,地逼勢脅。哮闞之獸, 張牙奮鬣,志在觸突,猛氣不慴。乃使北宮東郭之儔, 生抽豹尾,分裂貙肩,形不抗手,骨不「隱拳,批熊碎掌, 拉虎摧斑,野無毛數,林無羽群,積獸如陵,飛翮成雲。 於是駴鐘鳴鼓,收旌弛斾,頓綱縱網,羆獠回邁,駿騄 齊驤,揚鸞飛沬,俯倚金較,仰撫翠蓋,雍容暇豫,娛志 方外。此羽獵之妙也,子能從我而觀之乎?」元微子曰: 「予性樂恬靜,未暇此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