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1

此页尚未校对


足以輔神明而登壽考。此則公之「澤兮固兮,健兮炯 兮」,所謂「申申夭夭,從心而順道」者也。試與子計保傅 之宣勞,孰與更老之崇養?巖廊之跼蹐,孰與林皋之 骯髒?夙夜之執競,孰與饐?「之躬祝,退食之委蛇,孰 與饋酳之休享」,蘧瑗隨時以舒卷,孟軻與道而偃仰。 彼皆浮雲冨貴,飄風華想,公其斯人之儔與,方將與 之競爽也。是以準元功于蓍蔡,謝塵蹤于形器,德恂 恂其若懦,心休休而罔忮,貞而不諒,和而能介。懲風 人之素粲,胡萬鍾之溺志。信仁者之必勇,故一朝而 去位。明農終姬旦之心,祖道踵大疏之致,初筵續《衛 武》之章,降嶽表申侯之瑞。海內之士,喻公于龍者,謂 其泥蟠而天行;喻公于鳳者,謂其智隱而時鳴。豪俊 豔其聲光,黎庶想其儀形。束帛去而復來,徒馳驅乎 天使;安車徵而不就,空絓結于皇情。故曰「元默者守 道之極,清淨者遊神之庭。」公行且楙商彭之上壽,擬 莊椿之大齡,「雖愚小子,亦莫得而名也,而況徵其跡 于仕隱之硜硜者乎?」言已,客乃瞠目而視,據几而思, 涊然汗出,浸淫于眉。乃謂予曰:「休哉縷乎!微子曷知, 微子曷聞。願廣子言,賦之斯文。」

《壽成皋王賦》
盧柟

梁孝王讌賓兔園,相如在位,王授簡于相如曰:「寡人 壽,願為我賦之。」相如避席再拜曰:「唯唯。夫壽,天地之 希齡,大王知壽,然未聞王之壽大,庶人之壽小也。」王 曰:「庶人之壽何如?」對曰:「庶人凡夥,品類各異,若夫奇 商巨賈,征戍之客,𠠫工浮游,田父跼蹐,黃冠元牝,緇 衣閒適,每遇誕期,佳思聿興,殽酒矜設,招致友生,縟」 藻匪施,淫碧無傾。帷幔起兮露色寒,琴調急兮霜華 凝。曾為歡之幾何,旋紛擾而吚嚶。若大王之壽,元辰 未屆,百司豫啟。瓊珠之宮,金華之里。象棲龜屏,鸞茵 犀几。窮奇怪獸,含香吐馨。雲氣四散,化為仙靈,綺麗 慌奪人目精。于是石渠金馬之士,遝坐駢至,充乎 後庭。炮翠麟,胹霜鯨,宴素日,張金燈。攘皓腕之鴛袖, 映繡柱之鴻箏,調採菱之豔譜,發遏雲之新聲。歌曰: 「帝子降兮金井寒,集瑤池兮驂白鸞。隮遐齡兮千萬 歲,與佳人兮長盤桓。」爾迺分曹投博,飛觥舉白,促席 交膝,簪珥狼藉。玉衡斜漢,金虯水澀。然後斂儀肅容, 悄然言別,揚旍離館,迴鑾東闕。此所謂大王之壽,非 夫凡民所得擬也。王迺釋位,就相如坐,以酒觴。相如 曰:「寡人之壽,若是其大,微子之言,寡人弗知也。」是後 益親幸,以相如為上大夫。

壽夭部藝文二詩詞

《洛中九老會有序
唐·白居易

會昌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胡、吉、劉、鄭、盧、張等六賢,皆多年壽,予亦次焉。於東都敝居履道坊,合尚齒之會,七老相顧,既醉且歡。靜而思之,此會希有。因各賦七言韻詩一章以記之,或傳諸美事者。其年夏,又有二老年貌絕倫,同歸故鄉,亦來斯會。續命書姓名年齒,寫其形貌,附于圖右。仍以一絕贈之云:「雪作鬚眉雲作衣,遼東華表暮雙歸。當時一鶴猶希有,何況今逢兩令威。」 又云:「時祕書狄兼謨、河南尹盧貞以年未及七十,雖與會而不及列。」

《洛中遺老李元爽》,年一百三十六。

禪僧如滿歸洛,年九十五。

前懷州司馬安定胡杲,年八十九。

閑居同會在三春,大抵愚年最出群。雪鬢不嫌盃酒 興,白頭仍愛玉爐熏。徘徊玩柳心尤健,老大看花意 卻勤。鑿落滿斟𢬵酩酊,香囊高掛任氤氳。搜神得句 題紅紙,望景長吟對白雲。今日交情何不替,齊年同 事聖明君。

衛尉卿致仕馮翊《吉旼》,年八十八。

休官罷任已閑居,林苑園亭興有餘。對酒最宜花蕊 發,邀歡不厭柳條初。低腰醉舞垂緋袖,擊著謳歌任 褐裾。寧用管絃來合雜,自親松竹且清虛。飛觥酒到 須先酌,賦詠詩成不住書。借問商山賢四皓,不知此 後更何如。

前磁州刺史廣平劉真,年八十七。

垂絲今日幸同筵,朱紫居身是大年。賞景當知心未 退,吟詩猶覺力完全。閑庭飲酒當三月,在席權豪象 七賢。山茗煮時秋霧碧,玉杯斟處彩霞鮮。臨階花笑 如歌妓,傍竹松聲當管絃。雖未學窮生死訣,人間豈 不是神仙。

前龍武軍長史滎陽鄭據,年八十五。

東閣幽閒日暮春,邀懽皆是白頭賓。官班朱紫多相 似,年紀高低次第勻。聯句每言松竹意,停盃多說古 今人。更無外事來心肺,空有清虛入鬼神。醉舞兩迴 迎勸酒,狂歌一曲會余身。今朝何事偏情重,同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