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2

此页尚未校对


時列任臣。

前侍御史、內供奉官范陽盧貞,年八十二。

「三春已盡洛陽宮,天氣初晴景象中。千朵嫩桃迎曉 日,萬株垂柳逐和風。非論官位皆相似,及至年高已 共同。」對酒歌聲猶極妙,玩花詩思可能窮。先時共作 三朝貴,今日猶逢七老翁。但把綠醽常滿酌,煙霞萬 里會應通。

前永州刺史清河張渾,年七十七。

幽亭春盡共為懽,印綬居身是大官。遁跡豈勞登遠 岫,垂絲何必坐溪磻。詩聯六韻尤應易,酒飲三盃未 覺難。每況襟懷同宴會,共將心事比波瀾。風吹野柳 懸羅帶,日照庭花落綺紈。此席不煩鋪錦帳,斯筵堪 作畫圖看。

刑部尚書致仕白居易,年七十四。

七人五百八十四,拖紫紆朱垂白鬚。囊裏無金莫嗟 歎,樽中有酒且歡娛。吟成六韻神還旺,飲到三杯氣 尚粗。嵬峨狂歌教婢拍,婆娑醉舞遣孫扶。天年高邁 二疏傳,人數多於《四皓圖》。除卻三山五天竺,人間此 會且應無。

《洛中耆英會》有序
宋·司馬光

昔白樂天在洛,與高年者八人遊,時人慕之,圖傳於世。宋興,洛中諸公繼而為之者再矣,皆圖形普明僧舍,樂天之故第也。元豐中,潞國文公留守西都,韓國富公致政在里第,皆自逸於洛者。潞國謂韓國公曰:「凡所為慕於樂天者,以其志趣高逸也,奚必數與地之襲焉?」 一日,悉集士大夫老而賢者,於韓公之第,置酒相樂,賓主凡十有二人,圖形妙覺僧舍,時人謂之《洛陽耆英會》。孔子曰:「好賢如緇,衣取其敝,又取為樂善無厭也。」 二公寅亮三朝,為國元老,入贊萬幾,出綏四方,上則固社稷,尊宗廟,下則熙百工,和萬民,為天子腹心股肱耳目,天下所取,安所取乎?其勳業閎大顯融,豈樂天所能庶幾?然猶慕效樂天所為,汲汲如恐不及,豈非樂善無厭者歟?又洛中舊俗,燕私相聚,尚齒不尚官,自樂天之會已然,是日復行之,斯乃風化之本,可頌也。宣徽王公方留守北都,聞之,以書請於潞公曰:「予家洛位與年不居,數客之後,顧不得執巵酒在坐席,良以為恨。願寓名其間,幸無我遏。」 其為諸公嘉羨如此。光未七十,用狄監、盧尹故事,亦預于會。潞公命光序其事,光不敢辭。時元豐五年正月,端明殿學士兼翰林院侍讀學士、大中大夫、提舉崇福宮司馬光序。

武寧軍節度使、守司徒、開府儀同三司致仕、韓國公冨弼《彥國》,年七十九。

「西洛古帝都,衣冠走集地。實惟名利場,驟為耆德會。 大尹吾舊相,曠懷輕富貴。日與退老遊,臺閣并省寺。 予慚最衰老,亦許預其次。遂欲省儀容,爛然形繪事。 閩嶠訪精筆,蛟綃布絕藝。今復崇宴衎,聊以示慈惠。 幽居近銅駝,荒弊仍湫底。塞路移君庖,盈車載春醴。 獻酬互相趣,歡處不知止。」商嶺有四翁,晉林惟七子。 較我集諸賢,盛衰何遠邇。並事實可矜,傳之為千祀。

伏承留府太尉相公就敝居為耆年之會,承命賦詩,謹錄上呈,伏惟采覽。

河東節度使、守太尉、開府儀同三司、判河南府、潞國公文彥博寬夫,年七十七。

九老舊賢形繪事,元豐今勝會昌春。垂肩素髮皆時 彥,揮麈清談盡席珍。染翰不停詩思健,飛觴無算酒 行頻。《蘭亭雅集》誇修禊,洛社英遊賞序賓。自愧空疏 陪几杖,更容款密奉簪紳。當筵尚齒尤多幸,十二人 中第二人。

弼竊覽長篇斷章,有《十二人中第二人》之句,又賦一絕上呈。

顧我年齡雖第一,在公勳德自無雙。不推行業終難 敵,富貴康寧亦可降。

《彥博伏睹公詩有「第一無雙」 之句,輒成二十八字上呈》。

洛下衣冠今最盛,當筵尚齒禮容優。惟公福壽并勳 德,合是人間第一流。

尚書司封郎中致仕席汝言君從,年七十七。

繫國安危唐上宰,功成身退漢留侯。二公閒暇開高 宴,九老雍容奉勝流。共接雅歡恩意洽,不矜崇貴禮 容優。賞心樂事人間盛,豈謂今稀古莫儔。

壯歲塵埃祿仕牽,老歸重到舊林泉。曾無勳業書丹 史,偶向康寧養老年。自分杜門居陋巷,敢期序齒預 公筵。更慚形穢才涼薄,不稱圖真接鉅賢。

朝議大夫致仕王尚恭安之,年七十六。

端朝風望兩台星,珪組參差又十人。八百喬年餘總 數,一千熙運遇良辰。席間韻語皆非俗,圖上形容盡 得真。勝事主盟開府盛,誤容衰薄混清塵。服許便衣 更野逸,坐從齒列似天倫。二公笑語增和氣,夜久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