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7

此页尚未校对


《藝文志》:「魏文侯最為好古。孝文時,得其樂人竇公。按」 注桓譚《新論》云:「竇公年百八十歲,兩目皆盲。文帝奇 之,問曰:『何因至此』?對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憐其不 及眾技,教鼓琴。臣導引,無所服餌』。」

《賈誼傳》:「誼為梁王太傅,梁王勝墜馬死,誼自傷為傅 無狀,常哭泣,後歲餘亦死。賈生之死,年三十三矣。」 《伏生傳》:「伏生故為秦博士,孝文時求能治《尚書》者,天 下亡有聞伏生治之,欲召。時伏生年九十餘,老不能 行,於是詔太常使掌故晁錯往受之。」 《任敖傳》:「張蒼免相後,口中無齒,食乳,女子為乳母,妻 妾以百數,嘗孕者」不復幸。年百餘歲,迺卒。著《書》十八 篇,言陰陽律歷事。

《終軍傳》:軍死時年二十餘,故世謂之「終童。」

《蔡義傳》:「義為丞相時年八十餘,短小無鬚眉,貌似老 嫗,行步俛僂,常兩吏扶夾乃能行。」

《馮唐傳》:「武帝即位,求賢良,舉唐。唐時年九十餘,不能 為官,乃以子遂為郎。」

《轅固傳》:武帝即位,以賢良徵固時固已九十餘。 《申公傳》:武帝即位,使使束帛加璧,安車以蒲裹輪,駕 駟迎申公。至見上,上問治亂之事,申公時已八十餘, 對曰:「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

《列傳序》:「蜀有嚴君平,卜筮於成都市,年九十餘,遂以 其業終。」

《郊祀志》:「粤人勇之言:粤俗尚鬼。昔東甌王敬鬼,壽百 六十歲。後世怠嫚,故衰秏。」

《史記。武帝本紀》:李少君以祠竈穀道卻老方。上見,自 謂七十,常從武安侯飲。坐中有年九十餘老人,少君 乃言與其大父游射處。老人為兒時,從其大父行,識 其處,一坐盡驚。少君見上,上有故銅器,問少君,少君 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柏寢。」已而案其刻,果齊桓 公器。一宮盡駭,以少君為神,數百歲人也。

《拾遺記》:「天漢二年,渠搜國之西有祈淪之國,其俗淳 和,人壽三百歲。有壽木之林,一樹千尋,日月為之隱 蔽,若經憩此木下,皆不死不病。或有泛海越山來會 其國,歸懷其葉者,則終身不老。」

《洞冥記》:李充,馮翊人也。自言三百歲荷草畚,負五岳 真圖而至。帝禮待之,亦號負圖先生也。

孟岐,河清之逸人也,年可七百歲。語及周初事,了然 如目前。岐侍周公昇壇上,岐以手摩成王足,周公以 玉笏與之,岐嘗寶執,每以衣袂拂拭。笏厚七分,今銳 斷,恆切桂葉食之。聞帝好仙,披草蓋而來謁帝焉。 黃安,代郡人也,為代郡卒,自云「卑猥,不獲處人間。」執 鞭懷荊而讀書,畫地以記。數日久,地成池矣。時人謂 黃安年可八十餘,視如童子,常服朱砂,舉體皆赤,冬 不著裘,坐一神龜,廣二尺。人問:「子坐此龜幾年矣?」對 曰:「昔伏羲始造網罟,獲此龜以授吾。吾坐龜背已平 矣。此蟲畏日月之光,二千歲即一出頭,吾坐此龜已 見五出頭矣。行即負龜以趨,世人謂黃安萬歲矣。」 《後漢書胡廣傳》:「廣為太傅時,年已八十,而」心力克壯。 繼母在堂。朝夕瞻省。傍無几杖。言不稱老。

《伏恭傳》:建初二年冬,肅宗行饗禮,以恭為三老,年九 十。

《東夷傳》:「倭人性嗜酒,多壽考,至百餘歲者甚眾。」 《方術傳》:「冷壽光年百五六十歲,行容成公御婦人法, 常屈頸鷮息,鬚髮盡白,而色理如三四十時。」

計子勳者,不知何郡縣人,皆謂數百歲行來於人間。 甘始、東郭延年、封君達三人者,皆方士也。率能行容 成御婦人術,或飲小便,或自倒懸,愛嗇精氣,不極視 大言。凡此數人,皆百餘歲及二百歲也。

王真年且百歲,視之面有光澤,似未五十者。自云「周 流登五岳名山,悉能行胎息胎食之方」,嗽舌下泉,咽 之,不絕房室。

薊子訓者,不知所由來也。時有百歲翁,自說童兒時 見子訓賣藥於會稽市,顏色不異於今。後人復於長 安東霸城見之,與一老翁共摩挲銅,人相謂曰:「適見 鑄此,已近五百歲矣。」

「華佗字元化,沛國譙人也,一名旉。遊學徐土,兼通數 經,曉養性之術。年且百歲而猶有壯容,時人以為仙。」 《楚國先賢傳》:「楊儀兄慮,字威方,少有德行,為江南冠 冕。州郡禮召,諸公辟請,皆不能屈。年十七夭。鄉人宗 貴,號曰德行楊君。」

《魏志郭嘉傳》:嘉深通有筭略,達於事情。太祖曰:「唯奉 孝為能知孤意。」年三十八,自柳城還,疾篤,太祖問疾 者交錯,及薨,臨其喪,哀甚,謂荀攸等曰:「諸君年皆孤 輩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後事屬之,而中年 夭折,命也夫!」

《明帝本紀》註,《世語》曰:并州刺史畢軌送漢故渡遼將 軍范明友鮮卑奴,年三百五十歲,言語飲食如常人。 奴云:「霍顯,光後小妻;明友妻,光前妻女。」

《鍾會傳》:「會與山陽王弼並知名。」按《註》:「弼幼而察惠,年 十餘,好老氏,通辨能言,亡時,年二十四。弼之卒也,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