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8

此页尚未校对


景王聞之,嗟嘆者累日。」其為高識所惜如此。

《拾遺記》:太始元年,魏帝為陳留王之歲,有頻斯國人 來朝,以五色玉為衣,如今之鎧。其使不食中國滋味, 自齎金壺,壺中有漿,凝如脂,嘗一滴則壽千歲。 《搜神記》:「管輅至平原,見顏超貌主夭亡,顏父乃求輅 延命,輅曰:『子歸覓清酒鹿脯一斤,卯日刈麥,地南大 桑樹下,有二人圍棋,次但酌酒置脯,飲盡更酌,以盡 為度。若問汝,汝但拜之勿言,必合有人救汝』。」顏依言 而往。果見二人圍棋,顏置脯斟酒於前。其人貪戲,但 飲酒食脯,不顧。數巡,北邊坐者忽見顏在,叱曰:「何故 在此?」顏惟拜之。南面坐者語曰:「適來飲他酒脯,寧無 情乎?」北坐者曰:「文書已定。」南坐者曰:「借文書看之。」見 超壽止可十九歲,乃取筆挑上語曰:「救汝至九十年 活。」顏拜而回,管語顏曰:「大助子且喜得增壽。北邊坐 人是北斗,南邊坐人是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 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 《晉書衛玠傳》:「玠向建鄴,京師人士聞其姿容,觀者如 堵。玠勞疾遂甚,永嘉六年卒,時年二十七。時人謂玠 被看殺。」

《周訪傳》:初,訪少時,遇善相者廬江陳訓,謂訪與陶侃 曰:「二君皆位至方嶽,功名略同。但陶得上壽,周當下 壽,優劣更由年耳。」訪小侃一歲,大興三年卒,時年六 十一。

《石鑒傳》:「鑒,元康初為太尉,年八十餘,克壯,慷慨自遇 若少年,時人美之。」

《王濛傳》:「濛疾漸篤,於燈下轉麈尾視之,歎曰:『如此人 曾不得四十也』。」年三十九卒,臨殯,劉惔以犀杷麈尾 置棺中,因慟絕久之。濛子修字敬仁,小字荀子,明秀 有美稱,善隸書,號曰流弈清舉。年十二,作《賢全論》,濛 以示劉惔曰:「敬仁此論,便足以參微言。」起家著作郎, 瑯琊王文學,轉中軍司馬,未拜而卒,年二十四。臨終 歎曰:「無愧古人,年與之齊矣!」

《公孫永傳》:「永隱於平郭南山,不娶妻妾,非身所墾植, 則不衣食之,吟詠巖間,欣然自得。年餘九十,操尚不 虧。」

《世說》:王渾妻鍾氏,生女令淑,武子為妹求簡美,對而 未得。有兵家子有儁才,欲以妹妻之,乃白母曰:「誠是 才者,其地可遺,然要令我見。」武子乃令兵兒與群小 雜處,使母帷中察之。既而母謂武子曰:「如此衣形者 是,汝所擬者非邪?」武子曰:「是也。」母曰:「此才足以拔萃, 然地寒,不有長年,不得申其才用,觀其形骨,必不壽, 不可與婚。」武子從之。《兵兒》數年果亡。

《搜神記》:「臨氾縣有廖氏,世老壽,後移居,子孫輒殘折。 他人居其故宅,復累世,壽。乃知是宅所為,不知何故, 疑井水赤,乃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數十斛,丹汁 入井,是以飲水而得壽。」

《荊州記》:「南陽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極甘馨。又中 有三十家,不復穿井,即飲此水,上壽百二十三十,中 壽百餘七十,猶以為夭。」

《南齊書沈驎士傳》:驎士篤學不倦,遭火燒書數千卷。 驎士年過八十,耳目猶聰明,以火故抄寫,燈下細書, 復成二三千卷,時人以為養身靜嘿之所致也。 《杜棲傳》:棲善清言,能彈琴飲酒,名儒貴游多敬待之。 國子祭酒何引兄點見棲嘆曰:「卿風韻如此,雖獲嘉 譽,不永年矣。」卒時年三十六。當世咸嗟惜焉。

《徐伯珍傳》:伯珍隱處豫章,王辟議曹從事,不就。兄弟 四人,皆白首相對,時人呼為「四皓。」

《梁書孫謙傳》:「謙為光祿大夫,年逾九十,強壯如五十 者。每朝會,輒先眾到公門。」

《南史梁始興忠武王憺傳》:「憺子暎為北徐州刺史。在 任弘恕,人吏懷之。常載粟帛遊於境內,有遇貧者,即 以賑焉。勝境名山,多所尋履。及徵將還,鍾離人顧思 遠挺叉行部伍中,暎見甚老,使人問,對曰:『年一百一 十二歲儿,七娶有子十二,死亡略盡。今唯小者,年已 六十,又無孫息,家闕養乏,是以行役』。暎大異之,召賜」 之食,食兼於人,檢其頭有肉角長寸,遂命後舟載還 都,謁見天子,與之言往事,多異所傳,擢為散騎侍郎, 賜以奉宅,朝夕進見。年百二十卒。又普通中,北侵攻 穰城,城內有人年二百四十歲,不復能食穀,唯飲曾 孫婦乳。簡文帝命勞之,賜以束帛。荊州上津鄉人張 元始,年一百一十六歲,膂力過人,進食不異。至年九 十七,方生兒,兒遂無影。將亡,人人告別,乃至山林樹 木,處處履行,少日而終,時人以為「知命。」湘東王愛奇 重異,遂留其枕。

《魏書帝紀》:「始祖神元皇帝,諱力微,凡饗國五十八年, 年一百四歲。」

《羅結傳》:「結,代人也。其先世領部落為國附臣。劉顯之 謀逆也,太祖去之,結翼衛鑾輿,從幸賀蘭部。後以功 賜爵屈蛇侯。太宗時,除持節散騎常侍、寧南將軍、河 內鎮將。世祖初,遷侍中外都大官,總三十六曹事。年 一百七歲,精爽不衰。世祖以其忠慤,甚見信待。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