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19

此页尚未校对


後宮,出入臥內,因除長信卿。年一百一十,詔聽歸老」, 賜大甯東川以為居業,并為築城,即號曰「羅侯城」,至 今猶存。朝廷每有大事,驛馬詢訪焉。年一百二十歲 卒。贈寧東將軍、幽州刺史,諡曰貞。

《高允傳》:允授懷州刺史時年將九十矣,勸民學業,風 化大行。太和二年,詔領中書監。允雖年漸期頤,而志 識無損,猶心存舊職,披考史書。十一年正月卒,年九 十八。初,允每謂人曰:「吾在中書時,有陰德,濟救民命。 若陽報不差,吾壽應享百年矣。」

《王憲傳》:「憲為并州刺史,境內清肅。及還京師,以憲元 老,特賜錦繡布帛綿綵珍羞禮膳。天安初,卒,年八十 九。」

《王琚傳》:「琚為冀州刺史,徵還,高祖以其年老,拜散騎 常侍,養老於家。琚常飲牛乳,色如處子。太和二十年 冬卒,時年九十。」

《路恃慶傳》:恃慶從叔景略,景略從祖弟法常,幼而修 立,為郡功曹,早卒。儀同李神儁與之有舊,每云:諸路 前輩中有路法常,足為名士。謂必遠至而竟無年,天 下事誠難知也。

《伽藍記》,建陽里東有綏民里,里內有洛陽縣,臨渠水。 縣門外有《洛陽令楊機清德碑》。綏民里東崇義里,里 內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顯敞,門臨御道。時有隱 士趙逸云,是晉武時人。晉朝舊事多所記錄。正光初 來至京師,見子休宅,嘆息曰:「此宅中朝時太康寺也。」 時人未信,遂問寺之由緒。逸云:龍驤將軍王濬平吳 之後,始立寺。本有三層浮圖,用甎為之。指子休園中 曰:「此是故處。」子休掘而驗之,果得甎數十萬,兼有《石 銘》,云:「晉太康六年,歲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月辛巳, 儀同三司襄陽侯王濬敬造。」時園中果菜豐蔚,林木 扶疏,乃服逸言,號為聖人。子休遂捨為靈應寺,所得 之甎,還為三層浮圖。好事者遂尋問:晉朝京民何如 今日?逸曰:「晉時民少於今日,王侯第與今日相似。」又 云:「自永嘉以來二百餘年,建國稱王者十有六君,皆 遊其都邑,目見其事。國滅之後,觀其史書,皆非實錄, 莫不推過於人,引善自向。苻生雖好勇嗜酒,亦仁而 不殺。觀其治典,未為兇暴,及詳其史,天下之惡皆歸 焉。苻堅自是賢主,賊」君取位,妄書君惡,凡諸史官,皆 此類也。人皆貴遠賤近,以為信然。當今之人,亦生愚 死智,惑已甚矣。問其故,逸曰:「生時中庸之人爾。」及死 也,碑文墓誌,必窮天地之大德,盡生民之能事,為君 共堯舜連衡,為臣與伊皋等跡。牧民之臣,浮虎慕其 清塵;執法之吏,埋輪謝其梗直。所謂生為盜蹠,死為 夷、齊,妄言傷正,華辭損實。當時搆文之士,慚逸此言。 步兵校尉李澄問曰:「太尉府前甎浮圖,形製甚古,猶 未崩毀,未知早晚造」逸曰:「晉義熙十二年,劉裕代姚 泓軍人所作。汝南王聞之而異之,拜為義父,因而問 何所服餌,以致長年?逸云:『吾不閑養生,自然長壽。郭 璞嘗為吾筮云:『壽年五百歲,今始餘半,常』』」給步挽車 一乘,遊於市里。所經之處,多記舊跡。三年已後,遁去, 莫知所在。

《舊唐書裴矩傳》:「矩遷民部尚書,年且八十,而精爽不 衰,以曉習故事,甚見推重。」

《甄權傳》:「貞觀十七年,權年一百三歲,太宗幸其家,視 其飲食,訪以藥性,因授朝散大夫,賜几杖衣服。」 《孫思邈傳》:「思邈善談莊老及百家之說,兼好釋典。顯 慶四年,高宗召見,拜諫議大夫,固辭不受。思邈自云 開皇辛酉歲生,至今年九十三矣。詢之鄉里,咸云數 百歲人。話周齊間事,歷歷如眼見。以此參之,不啻百 歲人矣,然猶視聽不衰,神采甚茂,可謂古之聰明博 達不死者矣。」

《葉法善傳》:法善生於隋太業之丙子,死於開元之庚 子,凡一百七歲。

《王遠知傳》:「遠知卒,年一百二十六歲。」

《趙昌傳》:「昌除華州刺史,辭於麟德殿,時年八十餘,趨 拜輕健,召對詳明,上退而嘆異,宣宰臣密訪其頤養 之道以奏焉。」

《張萬福傳》:「萬福貞元二十一年,以左散騎常侍致仕, 其年五月卒,年九十。萬福自始從軍至卒,祿食七十 餘年,未嘗病一日。」

《嚴善思傳》:「善思子向,寶應中授太常員外卿。始,善思 父徐州長史延及善思,俱年八十五而卒。廣德二年, 向卒,又年八十五。向兄前趙郡司馬宙,長向十歲。向 卒時,宙並無恙。」

《王希夷傳》:希夷居兗州徂徠,與劉元博友善,喜讀《周 易》《老子》,餌松柏葉雜華。年七十餘,筋力柔強,刺史盧 齊卿就謁問政,答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此言足矣。」 元宗東巡狩,詔州縣敦勸,見行在時,九十餘,帝令張 說訪以政事,宦官扶入宮中,與語甚悅,拜國子博士, 聽還山。敕州縣春秋致束帛酒肉,仍賜絹百,衣一稱。 《嚴綬傳》:綬才器不踰常品,事兄嫂過謹,為時所稱。常 以寬柔自持,位躋上公,年至大耋,前後統臨三鎮,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