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2

此页尚未校对


鏡機子曰:「閒宮顯敞,雲屋皓旰,崇景山之高基」,迎清 風而立觀。彤軒紫柱,文榱華梁,綺井含葩,金墀玉廂。 溫房則冬服絺綌,清室則中夏含霜。華閣緣雲,飛陛 凌虛,俯眺流星,仰觀八隅。升龍攀而不逮,眇天際而 高居。繁巧神怪,變名異形,班輸無所措其斧斤,《離婁》 為之失睛。麗草交植,殊品詭類,綠葉朱榮,熙天曜日, 素水盈沼,叢木成林,飛翮陵高,鱗甲隱深。於是逍遙 暇豫,忽若忘歸。乃使任子垂釣,魏氏發機。芳餌沉水, 輕繳弋飛。落翳雲之翔鳥,援九淵之靈龜。然後採菱 華,擢水蘋,弄蛛蜯,戲鮫人。諷漢廣之所詠,覿遊女於 水濱。燿神景於中沚,被輕縠之纖羅。遺芳烈而靜步, 抗皓手而清歌。歌曰:「望雲際兮有好仇,天路長兮往 無由。佩蘭蕙兮為誰修,嬿婉絕兮我心愁。」此宮館之 妙也,子能從我而居之乎?《元微子》曰:「予耽巖穴,未暇 此居也。」

《鏡機子》曰:「既遊觀中原,逍遙閒居,情放志蕩,淫樂未 終,亦將有才人妙妓,遺世越俗,揚北里之流聲,紹陽 阿之妙曲。爾乃御文軒,臨洞庭,琴瑟交揮,左箎右笙, 鐘鼓俱振,簫管齊鳴。然後姣人乃被文縠之華褂,振 輕綺之飄颻,戴金搖之熠燿,揚翠羽之雙翹,揮流芳, 燿飛文,歷盤鼓,煥繽紛,長裾隨風,悲歌入雲,蹻捷若」 飛,蹈虛遠蹠。陵躍超驤,蜿蟬揮霍。翔爾鴻翥,濈然鳧 沒。縱輕體以迅赴,景追形而不逮。飛聲激塵,依違厲 響,才捷若神,形難為象。於是為歡未渫,白日西頹。散 樂變飾,微步中閨。元眉弛兮鉛華落,收亂髮兮拂蘭 澤,形媠服兮揚幽若。紅顏宜笑,睇盼流光。時與吾子, 攜手同行。踐飛除,即閒房。華燭爛,幄「幕張。動朱脣,發 清商。揚羅袂,振華裳。九秋之夕,為歡未央。此聲色之 妙也。子能從我而遊之乎?」《元微子》曰:「予願清虛,未暇 此遊也。」

《鏡機子》曰:「予聞君子樂奮節以顯義,烈士甘危軀以 成仁。是以雄俊之徒,交黨結倫,重氣輕命,感分遺身。 故田光伏劍於北燕,公叔畢命於西秦,果毅輕斷,虎 步谷風,威慴萬乘,華夏稱雄。」詞未及終,而元微子曰: 「善。」鏡機子曰:「此乃遊俠之徒耳,未足稱妙也。若夫田 文、無忌之儔,乃上古之俊公子也,皆飛仁揚義,騰躍 道藝,遊心無方,抗志雲際,陵轢諸侯,驅馳當世,揮袂 則九野生風,慷慨則氣成虹蜺,吾子若當此之時,能 從我而友之乎?」元微子曰:「予亮願焉,然方於大道有 累,如何?」

《鏡機子》曰:「世有聖宰翼帝,霸世,同量乾坤,等曜日月, 元化參神,與靈合契,惠澤播於黎苗,威靈振乎無外, 超隆平於殷周,踵羲皇而齊泰。顯朝惟清,王道遐均, 民望如草,我澤如春,河濱無洗耳之士,喬嶽無巢居 之民。是以俊乂來仕,觀國之光,舉不遺材,進各異方, 讚典禮於辟雍,講文德於明堂,正流俗之華說,綜孔 氏之舊章,散樂移風,國富民康,神應休臻,屢獲嘉祥。 故甘露紛而晨降,景星宵而舒光。觀遊龍於神淵,聆 鳴鳳於高岡。此霸道之至隆,而雍熙之盛際。然主上 猶尚以沈恩之未廣,懼聲教之未厲,采英奇於仄陋, 宣皇明於巖穴。此甯子《商歌》之秋,而呂望所以投綸 而逝也。吾子為太和之民,不欲仕陶唐之世乎?」於是 元微子攘袂而興曰:「偉哉言乎!近者吾子所述華淫, 欲以厲我,祇攪予心。至聞天下穆清,明君莅國,覽盈 虛之正義,知頑素之迷惑,令予廓爾,身輕若飛,願反 初服,從子而歸。」

《九詠》
前人

芙蓉車兮桂衡,結萍蓋兮翠旌。駟蒼虯兮翼轂,駕陵 魚兮驂鯨。茵薦兮蘭席,蕙幬兮苓床。抗南箕兮簸瓊 蕊,挹天河兮滌玉觴。靈既降兮泊靜默,登文階兮坐 紫房。服春榮兮猗靡,雲裾繞兮容裔。冠北辰兮岌峨, 帶長虹兮陵厲。蘭肴御兮玉俎陳,雅音奏兮文虞羅。 感《漢廣》兮羨游女,揚《激楚》兮詠湘娥。臨迴風兮浮漢 「渚,目牽牛兮眺織女,交有際兮會有期,嗟痛吾兮來 不時」,「來無見兮進無聞,泣下雨兮嘆成雲,先後悔其 靡及,冀后王之一悟,猶搦轡而繁策,馳覆車之危路, 群秉舟而無楫,將何川而能渡?何世俗之蒙昧,悼邦 國之未靜,焚椒蘭其望治,由倒裳而求領,尋湘漢之 長流,採芳岸之靈芝,遇游女於水裔」,探《菱花而結詞》。 「野蕭條以極望,曠千里而無人。民生期於必死,何自 苦以終身。寧作清水之沉泥,不為濁路之飛塵。」

《遂志賦》
劉楨

幸遇明后,因志東傾,披此豐草,乃命小生,生之小矣, 何茲云當,牧馬於路,役車低昂,愴恨惻切。我獨西行, 去峻溪之鴻洞,觀日景於朝陽,釋叢棘之餘刺,踐檟 林之柔芳,皦玉粲以曜目,榮日華以舒光,信此山之 多靈,何神分之煌煌?聊且遊觀,周歷高岑,仰攀高枝, 側身遺陰磷磷。以廣其心。伊天皇之樹葉,必結 根於仁方。捎吳夷於東隅,掣畔臣乎南荊。戢干戈於 內庫,我《馬縶》而不行。揚洪恩於無涯,聽頌聲之洋洋。 四寓漠以無為,元道穆以普將。翼俊乂於上列,退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