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20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號雄藩。所辟士為將相者凡九人,其貴壽如此。

《隋唐嘉話》:隋司隸薛道衡子收,以文學為秦王府記 室,早亡。太宗追悼之,謂梁公曰:「薛收不幸短命若在, 當以中書令處之。」

《因話錄》:「『都水使者崔綽,少年豪俠,不拘小節。天寶中, 有方士過其家,崔傾財奉之,亦無所望。方士臨去,留 藥一丸為別,崔殊不之,重埋於床下。燕薊之亂,家人 避賊,崔在後未去,忽見床下有菌,甚肥鮮,因煮而食 之,雜以葷味,自此體腹輕健,至老更無疾病,月中視 小字,夜食生彘,元和初猶在,年九十餘卒。蘇州刺史』 韋公集中所贈崔都水詩者是也。向得靈藥,便能正 爾服之,當已輕舉矣。其次,食所化靈芝,不雜葷茹,又 應反顏住世,壽不可量。」蓋元中但以有壽無疾,酬好 施之功而已。崔即蘇州之堂妹壻也。 《酉陽雜俎》:「王元榮俘中天竺王阿羅那順以詣闕,兼 得術士那羅邇婆,言壽二百歲。太宗奇之,館於金飆」 門內造延年藥,令兵部尚書崔敦禮監主之。言「婆羅 門國有藥,名畔茶佉,水,出大山中石臼內,有七種色, 或熱、或冷,能消草木金鐵,人手入則消爛。若欲取水, 以駱駝、髑髏沉於石臼,取水轉注瓠蘆中。每有此水, 則有石柱似人形守之。若彼山人傳道此水者則死。 又有藥名咀賴羅,在高山石崖下,山腹中有石孔,孔 前有樹,狀如桑樹,孔中有大毒蛇守之。取以大方箭 射枝葉,葉下便有烏鳥銜之飛去,則眾箭射烏而取 其葉也。」後死於長安。

《疑仙傳》:「丁實者,多遊洛陽,自稱嵩山隱人,白髮如絲, 而貌若桃花色。或問之曰:『君應百歲也,何時隱嵩山』? 實曰:『我本秦始皇時儒士也,李斯勸始皇坑儒焚書, 以愚黔首,我即逃入嵩山,遇一老叟謂我曰:『可令爾 長生』。因授我一丸藥,我吞之至於今,雖髮白而容顏 不變,故不記多少歲也』。亦嘗識漢武時東方朔也,方 朔是仙家一小兒,性顛狂,仙家惡之,令出於人世。我 曾拜王母,王母有是言,我故訪方朔以問,方朔亦笑 而不諱。我亦識劉晨、阮肇之輩,此皆俗人耳。偶然誤 入他桃源洞,終亦有俗心,故不得仙也。」復曰:「我亦本 非神仙,故多不遇之人。」或又問曰:「君既得靈丹,何不 為仙也?」實曰:「我雖得長生之道,而且」不得乘虛御氣 之道,固不能昇仙也。實每歲至春和,即必至洛陽城, 如此數十年,人皆識焉。祿山將起兵,實謂人曰:「我又 須逃胡,與儒異也。」言訖而去,不復至,人皆疑是地仙 耳。

《全唐詩話》:吳人范攄處士之子,七歲能詩,贈隱者云: 「掃葉隨風便,澆花趁日陰。」方干云:「此子他年必成名。」 又吟夏日云:「閒雲生不雨,病葉落非秋。」干曰:「惜哉!必 不享壽。」果十歲卒。

《冊府元龜》:「張道鴻,少遊名山,得服食之術。後居人間, 每餌金丹,時年一百四十六歲。」

丘為為散騎常侍致仕,年八十餘,而繼母尚無恙。 柳公度善攝生,年八十餘,步履輕便,位光祿少卿。 《南唐書弘茂傳》:「弘茂,元宗第二子。弘茂之幼有異僧, 言人壽夭禍福多驗。元宗使視弘茂,僧書九十二字 以獻。及卒,年十九。」

《南唐近事》:慶王茂,元宗第二子也。雅言俊德,宗室罕 倫。未冠而薨,上深軫悼,每顧侍臣曰:「子夏喪明,不為 異也。」或對曰:「臣聞仁而不壽,《仙經》所謂鍊形於太陰 之中。然慶王必將侍三后於三清,友王喬於玉除,伏 望少寢矜念。」上泫然焉。

《木平和尚》,《保大初》,徵至闕下,出入宮禁中,上最鍾愛 慶王。王初幼學,上問壽命幾何?木平曰:「郎君聰明哲 智,預知六十年事,壽當七十。」是歲疾終,年十七。蓋反 語以對之也。

《五代史馮道傳》:「道卒,年七十三,諡曰文懿,追封瀛王。 道既卒,時人皆共稱嘆,以謂與孔子同壽」,其喜謂之 稱譽蓋如此。

《稽神錄》:張武者,始為廬中一鎮副將,頗以拯濟行旅 為事。嘗有老僧過其所,武謂之曰:「師年老,前店尚遠, 今夕止吾廬中可乎?」僧忻然。其鎮將聞之,怒曰:「今南 北交戰,間諜如林,知此僧為何人,而敢留之也。」僧乃 求去,武曰:「吾已留師,行又日晚,但宿無苦也。」武室中 惟有一床,即以奉其僧,己即席地而寢,盥濯之備,皆 自具焉。夜數起視之,至五更,僧乃起而歎息,謂武曰: 「少年能如是耶?吾有藥子十丸,每正旦吞一丸,可延 十年之壽,善自愛。」珍重而去,出門忽不見。武今為常 州團練副使,有識者計其年已百歲,常自稱七十,輕 健如故。

《冊府元龜》:「馬縞長興四年為戶部侍郎,縞時年已八 十,及為國子祭酒,八十餘矣,形氣不衰。」

許寂授工部尚書致仕卜居於雒時寂已年高精彩 猶健沖淡寡言時獨語奇怪可怪人莫知其際卒時 年八十餘。

晉蕭愿為太子賓客愿唐宰相倣之曾孫也。倣入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