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21

此页尚未校对


接賓之次愿為兒童之戲倣謂客曰:「予豈敢得位而 喜所幸奕世壽考。吾今。又有曾孫在目前矣。」愿年七 十餘其母猶在一門壽考人罕及者。

盧損為祕書監,拜章辭位,乃授戶部尚書致仕,退居 潁川。時李鏻年將八十,善服氣導引。損以鏻之遐壽 有道術,酷慕之,仍以潁川逼城市,乃卜居陽翟,立隱 舍,誅茅種藥,山衣野服,逍遙於隱几之間。出則柴車 鶴氅,自稱貝茨山人。晚年與同遊五六人,於大隗山 中古宮觀址,疏泉鑿坯為隱所,誓不復出。時年八十 餘,齒髮不衰,而有壯容。

李建崇,歷河陽、邢州兵馬留後。漢初,入為右衛大將 軍。年踰七十,神氣不衰。建崇始自代北事後唐武皇, 至是四十餘年,前後所掌兵,麾下部曲,多至節鉞,零 落殆盡,唯建崇雖位不及藩屏,而康強自適,以至期 耄。太祖即位,授左監門衛上將軍。廣順三年春卒,贈 黔南節度使。

扈載為翰林學士年三十六卒載始自解褐至終纔 四年而與劉袞皆有才無命時論惜之。

拊掌錄王溥,《五代狀元》:相周高祖、世宗,至宋以宮師 罷相。其父祚,為周觀察使致仕。祚居富貴久,奉養奢 侈,所不足者未知年壽耳。一日居洛陽里第,聞有卜 者,令人呼之,乃瞽者也。密問老兵云:「何人呼我?」答曰: 「王相公父也,貴極富溢,所不知者壽也。今以告汝,俟 出當厚以卦錢相酬也。」既見祚,令布卦成文,推命大 驚曰:「此命惟有壽也。」祚喜問曰:「能至七十否?」瞽者笑 曰:「更向上答以至八九十否?」又大笑曰:「更向上」答曰: 「能至百歲乎?」又嘆息曰:「此命至少亦須一百三四十 歲也。」祚大喜曰:「其間莫有疾病否?」曰:「並無之。」其人又 細數之曰:「俱無,祇是近一百二十歲之年,春夏間微 苦,臟腑尋便安愈矣。」祚大喜,回顧子孫在後侍立者 曰:「孩兒輩切記之,是年莫教我喫冷湯水。」

《茅亭客話》:「偽蜀王氏時,有郎官陳損之,至孟氏朝,年 已百歲,妻亦九十餘。當時朝士家有婚聘筵會,必請 老夫婦以乞年壽為名。至蜀末年,其夫先死,後聖朝 剋復,至太平興國中,老婦猶存,僅一百二十歲,遠孫 息輩住西市,造花為業,供侍稍給。有好事者時往看 之。形質尪瘦,狀若十二三歲小兒,短髮皓然,顧視外」 人有同異類,寒暑風霜,亦不知之。休復嘗見《神仙傳》 云:「人壽有至一百二十歲,非因修養而致,皆由稟受 以得之,則老婦是也。若因修養及得靈藥餌者,壽至 二百四十歲,加至四百六十歲已上,則視聽不衰,而 無昏耄。盡其理者,可以不死,但不成仙爾。夫養壽之 道,唯不傷而已矣。」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十二年,霸州民李在宥,年百三 十有三,賜束帛、錦袍銀帶,月給羊酒,仍復其家。」 《道宗本紀》:「大安十年十二月癸酉,三河縣民孫賓及 其妻皆百歲,復其家。」

《宋史隱逸傳》:有許瓊者,開封鄢陵人。開寶五年,子永 罷盧氏縣尉,詣匭上言:「臣年七十五,父瓊年九十九, 長兄年八十一,次兄年七十九。欲乞近地一官,以就 營養。」上覽奏,召永訊之,即命迎其父赴闕。瓊得對於 講武殿,上顧問久之,悉能奏對,而詞氣不衰,言唐末 以來事歷歷可聽。上悅,其父子俱享遐壽,賜襲衣、犀 帶、銀鞍勒馬,帛三十匹、茶二十觔,授永郾城令。是時, 澶、密、齊、沂、萊、江、吉、萬州、江陰、梁山軍各奏「八十已上」, 呂繼美等二十九人並賜爵公士。真宗時,凡老人年 百歲已上者,州縣以名聞,皆詔賜衣帛、米麥,長吏存 撫之。

《司馬旦傳》:「旦生於丙午,與文彥博、程公珣、席汝言為 同年會。賦詩繪像,世以為盛事,比唐九老。」

《文彥博傳》:「彥博雖窮貴極富,而平居接物謙下,尊德 樂善,如恐不及。其在洛也,洛人邵雍、程顥兄弟皆以 道自重,賓接之如布衣交。與冨弼、司馬光等十三人, 用白居易九老會故事,置酒賦詩相樂,序齒,不序官, 為堂繪像其中,謂之洛陽耆英會。好事者莫不慕之。」 《郎簡傳》:「簡卒,年八十有九,特贈吏部侍郎。簡性和易」, 喜賓客,即錢塘城北治園廬,自號武林居士,道引服 餌,晚歲顏如丹,尤好醫術,人有疾,多自處方以療之。 有《集驗方》數十行於世。一日謂其子絜曰:「吾退居十 五年,未嘗小不懌,今意倦,豈不逝歟?」就寢而絕。幼從 學四明朱頔,長學文於沈天錫,既仕,均奉資之。後二 人亡,又訪其子孫為主婚嫁。平居宴「語,惟以宣上德、 救民患為意。孫沔知杭州,榜其里門曰『德壽坊』。」 《饒州府志》:「周慶宗號綵衣,安仁人。文敏之子。好學善 文,聲聞遠著。受經華山陳摶,深造其術。壽一百二十 有六而卒。贈中奉大夫。許幾題其墓曰:『文如陶靖節, 平生修德,非筆毫所能摹寫』。太史黃廷堅為書云 《洞微志》:『太平興國李守忠為』」承旨,奉使南方,過海至 瓊州界,道逢一翁,自稱楊遐舉,年八十一,邀守忠詣 所居,見其父曰叔連,年一百二十二。又見其祖,曰宋 卿,年一百九十五。語次,見梁上一雞窠,中有一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