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23

此页尚未校对


如飛。予與登封令龐元常、杜子春明經奔喘不及,伯 壽顧而笑曰:「三年少乃爾耶?」袒露髀股,示人皆肉皮 裹骨,毛長數寸,扣之有聲,光彩爛然。足未歇,歌所為 大曲,略數千言,響振山谷。累夕對榻,竟旦不眠,至元 祐初方卒,無疾也。

《容齋隨筆》:王逢原以學術,邢居實以文采,有盛名於 嘉祐元豐間。然所為詩文多怨抑沉憤,哀傷涕泣,若 辛苦憔悴,不得其平者,故皆不克壽。逢原年二十八, 居實纔二十,天𢌿其才而嗇其壽,吁,可惜哉! 《容齋四筆》:李文正公昉罷相後,只居京師,以司空致 仕。至道元年,年七十二矣。思白樂天洛中九老之會, 適交遊中有此數,曰:「太子中允張好問,年八十五;太 常少卿李運,年八十;故相吏部尚書宋琪、廬州節度 副使武允成,皆七十九;吳僧贊寧,年七十八;郢州刺 史魏丕,年七十六;左諫議大夫楊徽之,年七十五;水 部郎中朱昂與昉,皆七十一。欲繼其事為宴集,會蜀 寇起而罷。其中兩宰相乃著一僧」,唐世及《元豐耆英 所無也。次年李公即世,此事竟不成。耋老康寧,相與 燕嬉於升平之世,而雅懷弗遂,造物豈亦吝此耶? 〈齊東野語〉》:安定郡王子濤字仲山,在京師時,其兄子 沖喜延道流方士。有許公言者,能以藥為黃金。其人 皎然玉樹,有小鑪,高不盈尺,以少藥物就掌中調之, 納火中,須臾精金也。謂仲山曰:「如何?」仲山曰:「畢竟只 是假。」許愕然,拊其背曰:「善自愛。」越數日,告子沖別,挽 留不可。將出門,邀仲山耳語,首言:「君兄且死矣,君手 有直紋,未可量,但早年亦囏困,宜順受之,壽可至六 十九。人壽修短,視其操行。上帝所甚惡者貪,所甚靳 者壽。人能不犯其所甚惡,未有不得其所靳者。君能 不忘吾言,可至七十九。持之益謹,更可至八十九。外 此非吾所知也。」仲山問其行何之,曰:「中原將亂,吾入 蜀耳。」未數月,子沖一夕無疾而亡。踰年,金入寇,仲山 負其母以南,晝伏宵行,數阽於危,僅行脫。平生守許 之戒不渝。晚而襲爵,年八十七乃終。

《青箱雜記》:本朝大官最高年者凡三人:曰太傅張公 士遜、樞相張公昇、少保趙公概,皆壽至八十六。又二 人次之,曰陳文惠公堯佐,至八十二,杜祁公衍,至八 十一。又一人次之,曰冨文忠公弼,壽至八十餘。皆不 及焉。故文惠致政,以詩寄太傅曰:「青雲岐路游將遍, 白髮光陰得最多。」蓋為是也。

《茅亭客話》:「庚子歲,益部軍賊據城,大軍在北門外斸 起洞子,近城攻擊,矢石如雨。中垻街有王嫗,年七十 餘,孫兒十四五歲,為賊驅之守城,嫗日自送飲食。忽 一日,賊集諸妓樂於瓦屋禪院門,嫗倚樹坐,看一賊 直來嫗前,背身箕踞,嫗叱之不去,仍惡詈之,其人如 不聞,嫗忿然退身。須臾城外一砲飛空而落,傍擊此」 賊,頭碎於地。如無此賊,則嫗正中之也。城陷日,唯殘 嫗一身,今九十餘,既老且病,凍餓切骨,織草屨自給。 常告人云:「城閉之日,若遭砲石擊殺,不見今日。」貧苦 何不幸若此耶?夫死生有命,子夏之言不能逾也。凡 人貴賤貧富,遭逢禍福,有幸與不幸。顏子少亡,子曰 「不幸。」短命之稱為不幸,則知長命為幸也。鬻屨嫗貧 而壽,嘆為不幸,惜哉!

《竹坡詩話》:黃文若言,南徐刁氏子字麟浮,十歲賦《竹 馬》詩云:「小兒騎竹作驊騮,猶走東西意未休。我已童 心無一在,十年渾付水東流。」後十歲果卒。有誌其墓 者,以比李長吉,蓋文章早成,古人有之,然亦人之所 忌也。

《妮古錄》:「黃大癡九十而貌如童顏。米友仁八十餘神 明不衰,無疾而逝。蓋畫中煙雲供養也。」

《元史札八兒火者傳》:札八兒每戰被重甲,舞槊陷陣, 馳突如飛。嘗乘橐駝以戰,眾莫能當。有丘真人者,有 道之士也,隱居崑崙山中。太祖聞其名,命札八兒往 聘之。丘語札八兒曰:「我嘗識公。」札八兒曰:「我亦嘗見 真人。」他日偶坐,問札八兒曰:「公欲極一身貴顯乎,欲 子孫蕃衍乎?」札八兒曰:「百歲之後,富貴何在?子孫無 恙,以承宗祀足矣。」丘曰:「聞命矣。」後果如所願云。卒年 一百一十八。

《無錫縣志》:「洪武中,周受誼者,生宋景定,歷元至明,年 百有十六。帝聞而召見,賜之酒,復其家。後茹文中年 百有四,在京師,英宗召見,賜冠帶,宴之順天府。」「受誼, 弇州作崑山人。」

《駒陰穴記》:胡忠安公濙,天順初年年八十二休致。其 弟克恭、克寧、克誠並年踰七十,蒼顏白髮,燕樂一堂, 遂扁曰「壽愷」,一時以為異。

《古穰雜錄》:南京吏部魏文靖,家居二十餘年,布袍糲 飯,不治生業。年九十八,御史梁昉言驥耆德,請如漢 故事優禮之。上御奉天門,顧禮部曰:「尚書魏驥壽及 百齡,兼有德望,朕甚嘉悅。其敕遣行人存問,賜羊酒, 有司月給米三石贍之。」敕未臨浙而公薨。

《雪濤小說》:嘗聞閩中林太守春澤壽一百四歲,當九 十九年,里人拜節祝曰:「願公百齡。」公怫然怒且笑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