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26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可傳。後問其所游,則司馬溫公愛之;問其為吏,則年

三十試吏單,又方使者剝膚椎髓取于民,以自為功。 子正以歲饑,獨捨單父民錢十九,雖沒世可以不朽 矣。

《游宦紀聞》:「洪文敏公《容齋隨筆》論人君壽考,自三代 而後,惟梁武帝八十三,以侯景之禍幽辱告終。至光 堯太上皇帝之福壽,真可于天人中求之。國朝大臣, 如樞相張昇、宮保趙概皆八十六,陳文惠八十三,杜 祁公八十一,冨鄭公八十,文潞公獨九十二,張文定 公八十五,范蜀公、曾宣靖、蘇文定皆八十餘。渡江後」, 惟史越王八十三,周益公八十云。

《續明道雜志》:「世言眉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老饕」,此 言老人饕餮,嗜飲食,最年老之相也。此語未必然。某 見數老人皆飲食至少,其說亦有理。內侍張茂則每 食不過麤飯一盞許,濃膩之物,絕不向口,老而安寧, 年八十餘卒。茂則每勸人必曰:「且少食,無大飽。」王晳 龍圖造食物必至精細,食不盡一器,食包子不過一 二枚耳。年八十卒,臨老猶康強,精神不衰。王為余言: 「食取補氣,不飢即已,飽生眾疾,至用藥物消化,尤傷 和也。」劉几祕監食物尤薄,僅飽即止,亦年八十而卒。 劉監尤喜飲酒,每飲酒,更不食物,啖少果實而已。循 州蘇侍郎每見某,即勸令節食,言食少即藏氣流通 而少疾。蘇公貶瘴鄉累年,近六十,而傳聞亦康健無 疾。蓋得其力也。蘇公飲酒而不服藥。每與客食。未飽 已捨匕箸。

《清波雜志》。「櫻桃抄乳酪。正雨厭肥梅,風忺吹籜。咸瞻 格天閣。見十眉環侍,爭鳴絃索。茶甌試瀹。更良夜、沉 沉細酌。問間生、此日為誰,曾向玉皇、案前持橐。龜鶴。 從他祝壽,未比當年,陰功堪託。天應不錯。教公議,細 評泊。自和戎以來,謀國多少,蕭曹衛霍。奈胡兒自若, 唯守紹興舊約。」閩士朱耆壽字國箕,為秦伯和侍郎 壽。「朱《久游上庠》,博洽能文,一時諸公皆知之。以累舉 得官,監臨安赤山酒。年八十餘而終。」

《容齋四筆》、陳正敏《遯齋閒覽》:梁灝八十二歲,雍熙二 年狀元及第。其謝啟云:「『白首窮經,少伏生之八歲;青 雲得路,多太公之二年』。後終祕書監,卒年九十餘。此 語既著,士大夫亦以為口實。」予以國史考之,梁公字 太素,雍熙二年廷試甲科,景德元年以翰林學士知 開封府,暴疾卒,年四十二。子固亦進士甲科,至直史 「館,卒年三十三。史臣謂梁方當委遇,中途夭謝。」又云: 「『梁之秀穎,中道而摧』。明白如此,遯齋之妄,不待攻也。」 《齊東野語》:先世舊藏《吳興張氏十詠圖》一卷,乃張子 野圖,其父維平生詩有十首也。其一太守馬太卿《會 六老於南園》云:「賢侯美化行南國,華髮欣欣奉宴娛。 政績已聞同水薤,恩輝遂喜及桑榆。休言身外榮名 好,但恐人間此會無。他日定知傳好事,丹青寧羨洛 中圖。」其二《庭鶴》云:「戢翼盤桓傍小庭,不無清夜夢煙 汀。靜翹月色一團素,閑啄苔錢數點青。終日稻粱聊 自足,滿前雞鶩漫相形。已隨秋意歸詩筆,更與幽棲 上畫屏。」其三《玉蝴蝶花》云:「雪朵中間蓓蕾齊,驟聞尤 覺繡工遲。品高多說瓊花似,曲妙誰將玉笛吹。散舞 不休零晚樹,團飛無定撼風枝。漆園如有須為夢,若 在藍田種更宜。」其四,《孤帆》云:「江心雲破處,遙見去帆 孤。浪闊疑升漢,風高若汎湖。依微過遠嶼,髣髴落荒 蕪。莫問乘舟客,利名同一途。」其五,《宿清江小舍》,破損, 僅存一句云:「菰葉青青綠荇齊。」其六,《歸燕》云:「社燕秋 歸何處鄉,群雛齊老稻青黃。猶能時暫棲庭樹,漸覺 稀疏度苑牆。已任風庭下簾幕,卻隨煙艇過瀟湘。前 春認得安巢所,應免差池揀杏梁。」其七,《聞砧》云:「遙野 空林砧杵聲,淺沙棲鴈自相鳴。西風送響暝色靜,久 客感秋悉思生。何處征人移塞帳,即時新月落江城。 不知今夜搗衣曲,欲寫秋閨多少情。」其八《宿後陳莊》 云:「臘凍初開苕水清,煙村遠郭漫吟行。灘頭斜日鳧 鷖隊,枕上西風鼓角聲。一棹寒燈隨夜釣,滿犁膏雨 趁春耕。誰言五福仍須富,九十餘年樂太平。」其九,《送 丁遜秀才赴舉》云:「鵬去天池鳳翼隨,風雲高處約先 飛。青袍賜宴出關近,帶取瓊林春色歸。」其十,《貧女》云: 「蒿簪掠鬢布裁衣,水鑑雖明亦嬾窺。數畝秋禾滿家 食,一機官帛幾梭絲。物為貴寶天應與,花有秋香春 不知。多少年來豪族女,總教時樣畫蛾眉。」孫覺莘老 序之云:「富貴而壽考者,人情之所其慕;貧賤而夭短 者,人情之所甚哀。然有得於此者,必遺於彼。故寧處 康強之貧,壽考之賤。不願多藏而病,憂顯榮而夭短 也。」《贈尚書》刑部侍郎張公,諱維,吳興人。少年學《書》,貧 不能卒業,去而躬耕以為養,善教其子,至於有成。平 居好詩,以吟詠自娛。浮游閭里,上下於谿「湖山谷之 間,遇物發興,率然成章,不事彫琢之巧、采繪之華,而 雅意自得。徜徉閑肆,往往與同時處士能詩者為輩。 蓋非無憂於中,無求於世,其言不能若是也。」公不出 仕,而以子封至正四品,亦可謂貴;不治職而受祿養 以終其身,亦可謂富;行年九十有一,可謂壽考。夫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