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3

此页尚未校对


陋於下場。襲初服之蕪薉,託蓬蘆以遊翔。豈放言而 云爾,乃旦夕之可忘。

《答伏義書》
阮籍

籍白:「承音覽旨,有心翰跡。夫九蒼之高,迅羽不能尋 其巔;四冥之深,幽鱗不能測其底,矧無毛分所能論 哉!且元雲無定體,應龍不常儀,或朝濟夕卷,翕忽代 興;或泥潛天飛,晨降宵升,舒體則八維不足暢跡,促 節則無間足以從容,是又瞽夫所不能瞻,璅蟲所不 能解也。然則弘修淵邈」者,非近力所能究矣;靈變神 化者,非局器所能察矣。何吾子之區區,而吾真之務 求乎?人力勢不能齊,好尚舛異,鸞鳳淩雲漢以舞翼, 鳩鵷悅蓬林以翱翔,螭浮八濱以濯鱗,鱉娛行潦而 群逝。斯用情各從其好,以取樂焉。據此非彼,胡可齊 乎?夫人之立節也,將舒網以籠世,豈樽樽以入罔。方 開模以範俗,何暇毀質以適檢。若良「運未協,神機無 准,則騰精抗志,邈世高超,蕩精舉於元區之表,攄妙 節於九垓之外,而翱翔之乘景躍踸,踔陵忽慌,從容 與道化同逌,逍遙與日月並流,交名虛以齊變,及英 祇以等化,上乎無上,下乎無下,居乎無室,出乎無門, 齊萬物之去留,隨六氣之虛盈,總元綱於太極,撫天 一於廖廓,飄埃不能揚其波,飛塵不能垢其潔,徒寄 形軀於斯域,何精神之可察?」雖業無不聞,略無不稱, 而明有所逮,未可怪也。觀吾子之趨欲,衒傾城之金, 求百錢之售,制造天之禮,儗膚寸之檢,勞玉躬以役 物,守臊穢以自畢,沉牛跡之浥薄,慍河漢之無根,其 陋可醜,其事可悲,亮規略之懸踰,信大道之弘幽,且 局步於常衢。無為思遠以自愁。比連疹憒。力喻不多。 《阮籍白》。

《懷思賦》
夏侯惇

「何天地之悠長,悼人生之短淺。思縱欲以求歡,苟抑 沉以避免。嗟聖王之制作,所以貴夫善善。信循道以 從法,何世路之迍蹇。始潔操以迄今,每適道而靡違。 思典言以攝事,弗履過而循非。恆戰戰以兢慄,杜穢 釁而防微。斂規節以踐跡,冀天鑒之佑誠。勤恭肅以 端厲,常苦心而勞形。桑榆淹其薄沒,既白首而無成。」 世務多故,吾固甘夫無為。名不足以為尚,空勞穢以 自卑。永無事以安神,幸歿世之無知。

《與從弟書》
晉·羊祜

「吾以布衣,忝荷重任,每以尸素為愧。大命既隆,惟江 南未夷,此人臣之責,是以不量所能,畢力吳會,當憑 朝廷之威,賴士大夫之謀,以余克之舉,除萬世之患。 年已朽老,既定邊事,當有角巾東路,還歸鄉里,於墳 墓側為容棺之墟,假日視息,思與後生味道,此吾之 至願也。以凡才而居重位,何能不懼盈滿受責邪!」疏 廣吾師也。聖主明恕,當不奪微志爾。

《遂志賦》有序
陸機

昔崔篆作詩,以明道述志,而馮衍又作《顯志賦》,班固作《幽通賦》,皆相依倣焉。張衡《思元》,蔡邕「《元表》,張叔《哀系》,此前世之可得言者也。崔氏簡而有情,顯志壯而泛濫,哀系俗而時靡,元表雅而微素,思元精練而和惠,欲麗前人而優游,清典,漏幽通矣。班生彬彬」 ,切而不絞,哀而不怨矣。崔蔡沖虛溫敏,雅之屬也;衍抑揚頓挫。怨之徒也。豈亦「窮達異事。而聲為情變乎。」 余備托作者之末。聊復用心焉。

武定鼎于洛汭,胡受瑞于汝墳。繇鳴鳳于百祀,啟敬 仲乎方震。苟天光之所照,豈舜族其必陳?厭禋祀于 故墟,享禴祭于東鄰。禰八葉而相茂,舞《九韶》乎降神。 系江叟于海曲,表滄流于遠震。仰前蹤之綿邈,豈孤 人之能胄。匪世祿之敢懷,傷茲堂之不構。理或暌而 後合,道有夷而弗順。傅棲喦而神交,伊荷鼎以自進, 「蕭綢繆于豐沛,故攀龍而先躍。陳頓委于楚魏,亦凌 霄以自濯。伍被刑而伏劍,魏和戎而擁樂,彼殊塗而 並致,此同川而偏溺,禍無景而易逢,福有時而難學。 惟萬物之運動,雖紛糾而相襲。隨性類以曲成,故圓 行而方立。要信心而委命,援前修以自程,擬遺跡于 成軌,詠新曲于故聲,任窮達以逝止」,亦進仕而退耕。 庶斯言之不渝,抱耿介以成名。

《思游賦》有序
摯虞

虞。嘗以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天之所祐者義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順,所以延福;違此而行,所以速禍。然道長世短,禍福舛錯,怵迫之徒,不知所守,蕩而積憤,或迷或放,借之以身,假之以事,先陳處世不遇之難,遂棄彝倫,輕舉遠遊,以極常人罔惑之情,而後引之以正,反之以義,推神明之應於視聽之表,崇否泰之運於智力之外,以明天任命之不可違,故作《思游賦》。其辭曰:

「有軒轅之遐冑兮,氏仲壬之洪裔,敷華穎於末葉兮, 睎靈根於上世。準乾坤以斡度兮,儀陰陽以定制,匪 時運其焉行兮,乘太虛而遙曳。戴朗月之高冠兮,綴 太白之明璜,製文霓以為衣兮,襲采雲以為裳,要華 電之煜爚兮,佩玉衡之琳琅。明景日以鑒形兮,信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