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17

此页尚未校对


議于帷筵之上;提鞭鳴劎,復呵於軍場之間。身超每 深恩之所集,心「動必明主之所亮。可不直議正身,輔 人君之過誤;明目張膽,謀軍家之得失;操志勇之將, 薦俊正之士,此迺足下之所以報也。不爾,便擐甲修 戈,徘徊左右,衛君王之身,當馬首之鏑,關必固之壘, 交死進之戰,使身分而主豫,寇滅而兵全,此亦報之 次也。如是,則繫匈奴于北闕無日矣。亡但默默窺寵」 而坐。謂子有心,敢書薄意。

《懷舊志序》
元·帝

吾自北守琅臺,東探禹穴,觀濤廣陵,面金湯之設險, 方舟宛委,眺玉笥之干霄。臨水登山,命儔嘯侶。中年 承乏,攝牧神州,戚里英賢,尚冠髦俊,蔭真長之弱柳, 觀茂弘之舞鶴,清酒繼進,甘果徐行。長安郡公為其 延譽,扶風長者刷其羽毛。於是駐伏熊,迴結駟,命鄒, 湛召王祥,顧而言曰:「斯樂難長,誠有之矣。日月不居」, 零露相半,素車白馬,往矣不追;春華秋實,懷哉何已! 獨軫魂交,情深宿草。故備書爵里,陳懷舊焉。

《言志賦》
同前

「天文既表,人文可觀。知負扆之未易,信握鏡之云難。 差立極而補天,驗璧合而珠連。有庖羲之八索,稱朱 襄之五絃。聞夏王之鑄鼎,重農皇之播田。雖車軌之 未同,亶彌媿於棟隆。戮封豕於海內,斬長狄於區中。 懷宿昔之璵璠,並來遊於兔園。悲元瑜之已逝,歎靈 光之獨存。想延賓於北閣,因寘酒於南軒。聞鶯鳴而」 懷友,聽長笛其何言。夙有尚於清靜,叨再入於鄢郢。 東窺文命之穴,南望洪崖之井。遂撫運而登庸,謬垂 旒而卷領。雖有愧於前英,每求衣於未明。召司烜而 照夜,觀執珪而滿庭。誠雖休以勿休,實旨酒之忘憂。 絕陽阿之妙舞,廢《綿駒》之善謳。彼知止與知足,復何 營而何欲?柱何用於黃金,案寧勞於青玉。爾乃高步 北園,用蕩囂煩。桂偃蹇而臨棟,石穹隆而架門。對灌 木之修聳,觀激水之飛奔。澗不風而自響,天無雲而 畫昏。聞賓鴻之夜飛,想過沛而霑衣。況登樓而作賦, 望淮海而思歸。

《元覽賦》
同前

歲次旃蒙,月建司空。變凌陰之呂,扇廣莫之風。蕭子 褰帷九水,作牧三宮,乃盱衡而言曰:「惟天為大,惟堯 則之;惟地蓋厚,惟王國之。」粵我皇之握鏡,實乃神而 乃聖。陳六聯於八則,弘九職於三令。運璇樞而御宇, 執玉衡而齊政。大矣廣矣,無德而稱。俯齱齵於軒羲, 諒斗筲於子姒。包《河圖》與《洛書》,括龍官乎鳳紀。超大 「德於百王,高鴻名於萬祀。惟天縱於副后,踰啟誦而 惟首。既倫儒於肅成,復斷獄於長壽,豈止丕莊屈膝, 將令班鄭捧箒。譬衢樽而待酌,若懸鐘之須扣,前踰 繫象之外,聲高洙泗之右。伊俯己之顓愚,謬聯萼於 天衢,筮東門而畫野,創南國而分墟。詔伯宗以為儐, 誥內史而策書。用分茲於茅社,從侯服而俾予。」類金 獸以封建,非桐珪以錫處。爾其湘水之東,即我龜蒙。 魏甘露而分邑,吳太平而定中。鎮麟山之崔嵬,傍龍 跡其穹窿。金城高而相屬,石燕起而依風。豈連鏕於 分陝,羨追縱於二公。彼琅臺之作守,有彭泗之嘉名。 殊並海之分地,異魚石之所城。經沈子之高墉,蓋水 運之堤封。謝禮樂之干櫓,閱武騎之輣衝,軾錦車而 前鶩,驅魚軒而繼蹤,無復鸞歌鳳舞,唯對綠柳青松。 留吳宮之宿鷰,響平陵之夜鐘,飛余轡而西征,戍太 真之舊營,鳴節鼓之金鐲,屯戎車於石城,戮滔天之 封豕,斬橫海之長鯨,每輟書而歎息,景樹德之風聲, 從王役於鏡中,浮文鷁而載鴻,經謝亭而帳飲,想彥 伯之高風。度五城而騁望,見三冀之無窮。故以飛雲 蒼隼,白鱧青桐,金吾舍利,鳴鶴紫宮。眺方嶽乎雲間, 望赤坂之朱殷。想真長之送別,懷思曠之還山。此檜 楫而方遠,彼松舟而未閑。倦旅泊於新丘,同渭水之 不流。或千人而並唱,乍萬人之相鉤。毀橋由於瑗度, 鑿空資於仲謀。睇三茅之靈祕,懷九轉之仙。記。紫臺 石室之文,青首銀函之字。獨有披霧之心,彌軫淩雲 之志。捫殷碑之愴望,挹延州之高讓。井觱沸而蜿蟺, 勢崎嶇而低昂。見傳巴之度曲,開安歌之浩唱。想觀 樂乎朝陽,憶紆衣乎夕張。迴余舲之美風,聳余棹乎 雲陽。彼桑梓之必敬,況枌榆之舊鄉。將遊目於五湖, 乃浩覽於姑蘇。臨閶門之「跨水,聳重闕而開都。睇太 伯之卜祀,爰避國於勾吳。去西滸之樂政,尊東夷之 楷模。時渡谷水之陽,尚想嘉禾之方壯。慶亭於吳后, 雄檇李於越王。觀泉亭之涌波,崖巍巍而峨峨。張素 蓋而縈洲嶼,馳白馬而越江沲。鼓洪濤於萬里,曾未 動於纖羅。及戾止乎東甌,登玉笥與銅牛。山東武而 遙集,鴈南」海而飛浮。巖亭亭其似蓋,氣岧岧其若樓。 登舜橋而延首,瞰禹井而淹留。御史之床猶在,督護 之門不修。雖濫同於借寇,愧人瘼之何求。皇覽揆余 之忠誠,詔入謁於承明。既攝州於淮海,且作尹乎中 京。慕張生之摘伏,挹邊延之勵精。珥金貂而待問,鳴 玉佩而趨庭。兼三河及三輔,總九緯乎九經。揚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