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26

此页尚未校对


麾于華奧。豈千乘之乏使,感一盼之相勞。竟不留于 三月,因病滿而休告。彼東觀之清華,乃任隆於載筆。 蔡一去而遺恨,張再還而有述。忽牽短而濫官,司惇 史於藏室。慚班子之繁麗,微馬生之簡實。復通籍而 延寵,陪帝扃之華密。信儀鳳之所棲,乃絲綸之自出。 歷五載而徘徊,猶官命之不改,謝能飛于無翼。故同 滯于有待,晚加秩于戎章,乃號之斯在。屬運道之 將季,諒冠履之無礙。奄昇御于鼎湖,忽流哀于四海。 昔漢命之中微,皇統於是三絕。暨孝昌之陵陂,亦繼 世而禍結。將《小雅》之詩廢,復三綱之道滅。思跼蹐于 時昏,獨沉吟于運閉。遂退處于窮里,不外交于人世。 及數反于中興,驅時雄而電逝。既藉取亂之權,方乘 轉圜之勢。俄隙開而守廢,遂冠「冕之毀裂。彼膏原而 塗野,嗟衛肝與嵇血。何今古之一揆,每治少而亂多。 盧遁身于東掖,荀窘跡于南羅。時獲逃于坡阜,仍竄 宿于巖阿。首丘急于明發,東路長其如何?遽登舟而 鼓楫,乃沿洛而汎河。騖寸陰于不測,競征鳥于歸波。 時所在而放命,連百萬于山東。何信都之巨猾,若封 豕與大風」,肆吞「噬于觜距,咸邑燼而野空。徑黎陽之 寇聚,迫崖壘之渢隆,師通川而鼎沸,矢交射于舟中, 備百罹于茲日,諒陳蔡之非窮,乘虎口而獲濟,陵陽 侯而迅往,得投憩于濮陽,實陶衛之舊壤,望鄉村而 佇立,曾不遙於河廣」,聞虜馬之夕嘶,見胡塵之晝上, 王略恢而廟勝,車徒發而雷響,扇風師之猛氣,張天 「罼之罾網。纔一鼓而冰銷,俄氛祲之廓蕩。昔蘧生之 出奔,睹亡徵於亂政。及季子之來反,乃君立而位定。 伊吾人之蕞爾,本無徯于衰盛。聊草茅而偃伏,且優 游于宸慶。復推斥于宦流,延光華于璽命。甫聞內侍 之沗,復奉優加之令。何金紫之陸離,鬱貂玉之相映。 時權定之云初,尚民心之易擾。何建武之明傑,茂雄 姿于天表。忽靈命之有歸,藉親均而爭紹。師出楚而 飆發,斾陵江而雲矯。闢閶闔之崢嶸,端冕旒于億兆。 神駕逝以流越,翠華飆而繚繞。苟命舛而數違,雖功 深而祚夭。時難忽然已及,網羅周其四張。非五三之 親暱,罕徇節于漢陽。彼百寮之冠帶,咸北面于西王。 矧恩疏而任遠,固身」存而義亡。及宸居之反正,振天 網于頹綱。甄大義以明罰,虛半列于周行。乃褫帶而 來及,驅下澤於故鄉。探宿志以內求,撫身途而自計。 不詭遇以邀合,豈釣名以干世。獨浩然而任己,同虛 舟之不繫。既未識其所以來,亦豈知其所以逝。於是 得喪同遣,忘懷自深。遇物棲息,觸地山林。雖因西浮 之跡,何異東都之心。願自託于魚鳥,永得性于飛沉。 庶保此以獲沒,不再罪于當今。

《言志書》
北周·蕭大圜

「拂衣褰裳,無吞舟之漏網;挂冠懸節,慮吾志之未從。 倘獲展禽」之免,有美慈明之進。如蒙北叟之放,實勝 濟南之徵。其故何哉?夫閭閻有優游之美,朝廷多簪 佩之累,蓋由來久矣。留侯追蹤於松子,陶朱成術於 辛文,良有以焉。況乎智不逸群,言不高物,而欲辛苦 一生,何其僻也?豈如知足知止,蕭然無累,北山之北, 「棄絕人間;南山之南,超逾世網。面修原而帶流水,倚 郊甸而枕平皋。築蝸舍於叢林,構環堵於幽薄。近瞻 煙霧,遠睇風雲。藉纖草以蔭長松,結幽蘭而援芳桂。 仰翔禽於百仞,俯泳鱗於千尋。果園在後,開窗以臨 花草;蔬圃居前,坐簷而看灌甽。二頃以供饘粥,十畝 以給絲麻。侍兒五三,可充紝織;家僮數四,足代耕耘。 沽酪牧羊,協潘生之志;畜雞種黍,應莊叟之言。穫菽 尋范氏之書,露葵徵尹君之錄。烹羔豚而介春酒,迎 伏臘而候歲時。披良書,探至賾,歌《纂纂》,唱《烏烏》」,可以 娛神,可以散慮。有朋自遠,揚搉古今。田畯相過,劇談 稼穡。斯亦足矣,樂不可支。永保性命,何畏憂責?豈若 蹙足入絆,申脰就羈。遊帝王之門,趨宰衡之勢。不知 飄塵之少選,寧覺年祀之斯須。萬物營營,靡存其意; 天道昧昧,安可問哉?嗟乎!生若浮雲,朝露寧俟?長繩 繫景,實不願之。執燭夜遊,驚其迅邁。百年幾何,擎跽 曲拳。四時如流,俛眉躡足。出處無成,語默奚當?非直 丘明所恥,抑亦仲尼恥之。

《勞生論》有引
隋·盧思道

《莊子》曰:「大塊勞我以生。」 誠哉斯言也。余年五十,羸老云至,追惟疇昔,勤矣厥生。乃著茲論,因言時云爾。

罷郡屏居。有客造余者,少選之頃,盱衡而言曰:「生者 天地之大德,人者有生之最靈。所以作配兩儀,稱貴 群品,妍蚩愚智之辨,天懸壤隔;行己立身之異,入海 登山。今吾子生于右地,九葉卿族,天授俊才,萬夫所 仰。學綜流略,慕孔門之游、夏;辭窮麗則,擬漢日之卿、 雲。行藏有節,進退以禮,不諂不驕,無慍無懌。偃仰貴 賤之間,從容語默之際,何其裕也,下走所欣羨焉。」余 莞爾而笑曰:「未之思乎?何所言之過也?子其清耳。請 為左右陳之。」夫人之生也,皆未若無生。在余之生,勞 亦勤止。紈綺之年,伏膺教義,規行矩步,從善而登。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