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1

此页尚未校对


公之噤默兮,咸卷舌而吞聲。因積水之告災兮,爰奏 疏而上陳。庶一言之悟主兮,迴天照之明明。朝抗章 而夕貶兮,白日不諒予之精誠。徒孤忠之耿耿兮,任 萍梗之飄零。絕江淮而歷浙兮,割深愛於親庭。陟閩 山之險阻兮,予隻影之伶俜。泛吾舟兮建溪,弭吾節 兮劍浦。會計當兮委吏偷燕「兮筦庫。藝蘭蕙兮九 畹,植松竹兮百畝。餐秋菊兮落英,飲木蘭兮墜露。朝 吾游兮翰墨之林,夕吾戲兮圖書之府。道既不可以 行於今兮,質聖賢於往古。嘉溪山之秀絕兮,聊逍遙 以容與。眺翠嶺兮泛清流,桂為楫兮蘭為舟。有觴詠 兮自適,樂天命兮何憂。悼屈原之沉汨兮,悲賈誼之 不修。笑退之之戚嗟兮,憫德裕」之窮愁。惟君子之出 處兮,貴體道以周流;自任以天下之重兮,何一己之 為謀?用則行而舍則藏兮,又何必殺身而怨尤。惟蓋 棺兮事始定,聊康強兮保天性。歲寒不失其青青兮, 惟松柏之獨正。信吾道以優游兮,始居《易》以俟命。《亂》 曰:「已矣乎,莫我知也。」浮雲蔽日兮,虹蜺晝明;霜露降 此芳草兮,百鳥寂而無聲。恐美人之遲暮兮,歲遒盡 而崢嶸。側身西望而嘆息兮,心鬱結而不平。心鬱結 兮何為?道既不可以散兮,斂而歸之。惟靜惟正兮,其 殆庶幾。吾方將與造物者為人兮,又安能蹠咸、《彭》之 所遺?

《述志賦》
張九成

「伊余生之好修兮,紛溷濁而獨清。朝飲藍橋之雲液 兮,夕餐月殿之落英。製芙蓉以為裳兮,紉蘭芷以為 佩。躡天風予上征兮,將以朝於玉帝。朝發軔於泰華 兮,夕予叩乎天閽。覽瑤臺珠閣之突兀兮,驂蒼虯采 鳳以駿奔。吾與群仙遨遊兮,曰蓬瀛乎此焉處?既徘 徊而四顧,日與月為吾侶。豐隆列缺其先驅兮,欃槍」 招搖為吾掃除。廓氛埃而下視兮,塊五嶽其尊罍。攬 四溟而一瀉兮,宴王母乎崑崙之隈。忽憑几而坐寤 兮,知萬事其如夢。聊與此世而婆娑兮,長笛呼風而 《三弄》。憫屈平之懷沙兮,笑子雲之投閣。已攬袂而欻 起兮,悵星移而月落。

《尚志賦》
元·吳萊

惟太區之寥廓兮,紛庶物之馮生。藐予身之中處兮, 鬱予志而不得逞。竊獨嗜此古學兮,指前哲以作程。 味《詩》《書》之醇粹兮,獵道德之精英。悼世俗之馳騖兮, 吾何有乎我行。將歲月之不我與兮,兀淹留而無所 成。沉憂以氣索兮,卻立而質䪥攻。蹩躠而狹步兮,守 盯。謂「真瞶。」瞭目以霧披兮,焱奇肱而風厲。墮泰 華以施簪兮,縮長河約之帶。翔矞皇之晻藹兮,叱麒 麟使承蓋。神若唏而奔騰兮,劍黿鼉乎濤瀨。招屏翳 予擗帷兮,斬蚩尤以褰斾。折建木以指麾兮,唉曜靈 之西邁。將欲往彼鴻濛兮,授予筴乎霄漢。亦或悲此 骯髒兮,發商歌於達旦。溘世氛之溷濁兮,噓天籟乎 崇窾。薄高丘以「闖遠海兮,恆戃怳而不顧返。何儃徊 以難逃兮」,曰而則然。「顏子默而樂道兮,曾不滿 夫一簞。原思澹其居貧兮,尚蓬蒿之沒垣。彼豈不談 王術兮,甘窮檐之藐艱。秉中心之皦日兮,輕外物若 浮雲。諒當時之謂憊兮,猶千載稱其賢。阽吾生之沉 抑兮,將有繼乎古先。炳予室之虛白兮,纚予文於太 元。莽歙欻與時化兮,希噌吰而道存。棄麒驥而蹀𨇾 兮,登蹇」乎前軒。淫桑濮之嘈雜兮,《九韶》漠焉而無 聞。固泰豆之不世出兮,又何見夫榮猨。彼何人哀時 命兮,每嗟卑而歎屈。曷不尚予之志兮,仰孟氏之遺 則。繄老農之力田兮,且多種而鮮穫。矧奇士之環轍 兮,雖凍餒其奚卹?增螢爝以日皛兮,積埃𡏖而山嶷。 向汙泥求夜光兮,經劫火見垂棘。惟傅巖之版築兮, 攀南箕以興國。亦有漁厥磻溪兮,擢赤鯉以予翼。挺 爾躬之豪崛兮,肯受人之羈勒,惇鄒魯之雅言兮,建 燕趙之姱節。糅瓊爢而我餐兮,羅翡翠以為服。秉剞 劂而剸裁兮,鏘和鸞以游息。撫鴻荒其若今兮,觀六 合為予窄。齊窮達於一塗兮,與聖賢而同域。翩丹穴 之蜚鳳兮,粲九苞之翕赩。將乘之以覲舜文兮,「孰知 予情之至極?」

《閔己賦》有序
任士林

正月八日,獨坐雷公山中,天氣風緊,抱書自憐,漸老醜之逼人,慨盛世之不再,匪私騂角,恐墜肩牆,作《閔己賦》,庶幾成此志耳。其辭曰:

「肆后皇之嘉貺,具藐然之一身。戴元髮於芳鬢,含纖 齒於龐脣。匪肖貌之我私,獨降質之爾淳。有賦予之 重責,尚墜緒之大振。張余挾於幼眇,自青襦而裹巾。 亦淳濯於群污,窺末光於德鄰。孔孟吾之師,不可以 復夢兮,為誰門之人?顏賜吾之友,不可以遽作兮,為 誰居之群?倚泰山而長嘯,俯黃河而孤嘶。瞻飛雲於 月下,訪流水於回堤。謂雲行而月跋兮,亦升東而沉 西;謂水逝而堤在兮,忽高岸之為谿。理不可以逆曉, 事不可以深稽。去者非人之所推,陷者非人之所擠。 來者不可以徑遏,降者不可以驟躋。眇余思之茫茫, 隱余神之凄凄。匪饑寒之足慮,匪患難之足疑。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