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4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兮,列椒蘭以為植。奉《大雅》之惇誨兮,振華纓而來蔇。

翱翔白玉之館兮,儤宿青綺之被。花茸茸而鎖院兮, 草嶪嶪而為臺。凌玉清而愬紫虛兮,況方丈之與蓬 萊。睠恩重而身輕兮,若據鼇而虞抃。將沈處而浮居 兮,非予心之所善。群侏儒以爭飽兮,入金門而逃世。 儕優笑而騖進兮,競周容之泄泄。雖依隱而譎諫兮, 信流風之云翳。吾丘興于《格五》兮,終又媚之以長纓。 馬工文而鉅麗兮,羌長慾而勸淫。禹橫經而作師兮, 紛彬彬于鞶帨。辟數子于大道兮,何異于甑棲之瞀 芮。抱前修之遺則兮,求賢聖之所經。汨予懷之靡及 兮,耿申旦而未寧。聊假寐而宴息兮,發《六候》子精誠。 洵浮虛之為疢兮,余夢適于《羽民》之國。忽衝飆來予 御兮,矯垂天之健翼。歷星辰而上捩兮,屆太一之所 處。命䍐車以為載兮,敖客誶而揖予。閣道䆗以難窺 兮,關梁崒其可渡。涉五潢而止舍兮,九斿繽以先路。 蹈天苑之閎曠兮,倚旄頭而遙矚。憤貪狼之僄狡兮, 夫何封豕之咆勃。吾令白虎主伐兮,鞭列缺以舉燧。 慮豐隆之吾欺兮,逗壘壁而左次。揮天枹兮擊河鼓, 威弧奮兮,元戈孔武。欲往徂兮予無馬。時甚良兮日 吉。予將遊兮營之室。乘雲兮高驤,觀八轂兮馳天倉。 信匏瓜之不食兮,何牽牛之服箱。心侘傺而弗舒兮, 逢巫咸之來謁。指閶闔其非遙兮,靈瑣開而未閉。時 冉冉而易邁兮,羌何為兮陸沈。匪帝閽之我禦兮,紫 宮蓋便娟紆鬱而嚴深。盼開陽而少憩兮,聞嘈嘈之 廣樂。方沬趄而欲進兮,忽魂開而形拓。整容儀以惟 憶兮,軫噩夢而狐疑。聞達人之大覺兮,願順風而占 之。曰:「道無軫兮物有方,小不可以謀大兮短不可與 汲長。」彼人之極眥兮,奚足以睇乎喬嶽。鶱鶤鵬而 遐徙兮,詎僉調于蜩鷽。昔放勳之峻烈兮,巢乃訾其 弗清。惟貞觀之磅礡兮,杞惙惙而憂傾。固小夫之悁 隘兮,蹇多懷而好誹。彼大道之孔夷兮,乃偶時而委 己。棲澹泊以為廬兮,遊逍遙以為庭。繚貞固之修欐 兮,抗仁義之華甍。仰坱圠以陶孔兮,固于何而不有? 所貴哲人之純德兮,亦捐美而去醜。蘭翳芳于幽崖 兮,亮駢滋乎蕭艾。元駒敖于封丘兮,齊旄象而稱大。 羶匪慕以競時兮,膏匪焚而邀害。不近名以立辟兮, 固聖賢之所佩。《重》曰:「撫躬迪訓,心所韙兮,維德之宅, 勿陁靡兮。外適常足,內亹亹兮。修身繕性,事君子兮, 委命不二,惟所使兮。」

志願部藝文四

《迪志詩》
漢·傅毅

《漢書》曰:「毅永平中於平陵習章句,因作《迪志詩》。」

「咨爾庶士,迨時斯勖。日月逾遭,豈云旋復。哀我經營, 膂力靡及。在茲弱冠,靡所樹立。於赫我祖,顯于殷國。 貳跡阿衡,克光其則。武丁興商,伊宗皇士。爰作股肱, 萬邦是紀。奕世載德,迄我顯考,保膺淑懿,纂修其道。 漢之中葉,俊乂式序。秩彼殷宗,光此勳緒。伊余小子, 穢陋靡逮。懼我世烈,自茲以墜。誰能革濁,清我濯溉。」 誰能昭闇,啟我童昧。先人有訓,我訊我誥。訓我嘉務, 誨我博學。爰率朋友,尋此舊則。契闊夙夜,庶不懈忒。 秩秩大猷,紀綱庶式。匪勤匪昭,匪一匪測。農夫不怠, 越有黍稷。誰能云作,考之居息。二事敗業,多疾我力。 如彼遵衢,則罔所極。二志靡成,聿勞我心。如彼兼聽, 則溷於音。於戲君子,無恆自逸。徂年如流。鮮茲暇日。 行邁屢稅,胡能有迄。密勿朝夕,聿同始卒。

《步出東西門行》或作龜雖壽
魏·武帝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螣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 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 養恬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秋胡行》五解錄二
同前

「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 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 慮之為蚩,歌以言志,「四時更逝去。」

「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 壯盛智惠,殊不再來,愛時進趣,將以惠誰?」汎汎放逸, 亦同何為。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

《短歌行》
同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 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 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月明星稀, 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山不厭高,水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