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5

此页尚未校对


《善哉行》
同前

自惜身薄祜,夙賤罹孤苦。既無三徙教,不聞過庭語。 其窮如抽裂,自以思所怙。雖懷一介志,是時其能與。 守窮者貧賤,惋嘆淚如雨。泣涕於悲夫,乞活要能睹。 我願於天窮,瑯琊傾側左。雖欲竭忠誠,欣公歸其楚。 快人由為嘆,抱情不得敘。顯行天教人,誰知莫不緒。 我願何時隨,此嘆亦難處。今我將何照於光曜,釋銜 不如雨。

《薤露篇》
曹植

天地無窮極,陰陽轉相因。人居一世間,忽若風吹塵。 願得展功勤,輸力於明君。懷此王佐才,慷慨獨不群。 鱗介尊神龍,走獸宗麒麟。蟲獸猶知德,何況於士人。 孔氏刪《詩》《書》,王業燦巳分。騁我徑寸翰,流藻垂華芬。

《蝦䱇篇》
前人

蝦䱇游潢潦,不知江海流。燕雀戲藩柴,安識鴻鵠遊。 世士此誠明,大德固無儔。駕言登五嶽,然後小陵丘。 俯觀上路人,勢利惟是謀。讎高念皇家,遠懷柔九州。 撫劍而雷音,猛氣縱橫浮。汎泊徒嗷嗷,誰知壯士憂。

《矯志詩》
前人

芝桂雖芳,難以餌烹。尸位素餐,難以成名。磁石引鐵, 於金不連。大朝舉士,愚不聞焉。抱璧塗乞,無為貴寶。 履仁遘禍,無為貴道。鴛雛遠害,不羞卑棲。靈虯避難, 不恥污泥。都蔗雖甘,杖之必折。巧言雖美,用之必滅。 濟濟唐朝,萬邦作孚。《逄蒙》雖巧,必得良弓。聖主雖 知,必得英雄。螳螂見嘆,齊士輕戰。越王軾蛙,國以《死 獻》。道遠知驥,世偽知賢。覆之幬之,順天之矩。澤如 凱風,惠如時雨。口為禁闥,舌為發機。門機之闓,楛矢 不追。

《言志》
前人

慶雲未時興,雲龍潛作魚。神鸞失其儔,還從燕雀居。

《雜詩》
劉楨

職事相填委,文墨紛消散。馳翰未暇食,日昃不知晏。 沈迷簿領書,回回自昏亂。釋此出西城,登高且遊觀。 方塘含白水,中有鳧與鴈。安得肅肅羽,從爾浮波瀾。

《百一詩》
應璩

下流不可處,君子慎厥初。名高不宿著,《易》用受侵誣。 前者隳官去,有人適我閭。田家無所有,酌醴焚枯魚。 問我何功德,三入承明廬。所占於此土,是謂仁智居。 文章不經國,筐篋無尺書。用等稱才學,往往見歎譽。 避席跪自陳,賤子實空虛。宋人遇周客,慚媿靡所如。

《遊覽》
陳琳

節運時氣舒,秋風涼且清。閒居心不娛,駕言從友生。 翱翔戲長流,逍遙登高城。東望看疇野,迴顧覽園庭。 嘉木凋錄葉,芳草纖紅榮。騁哉日月逝,年命將西傾。 建功不及時,鐘鼎何所銘。收念還房寢,慷慨詠《墳經》。 庶幾及君在,立德垂功名。

《讌飲歌》
司馬懿

「天地開闢,日月重光。遭逢際會,奉辭遐方。將掃逋穢, 還過故鄉。肅清萬里,總齊八荒。」告成歸老,待罪《武陽》。

《述志詩二首》
嵇康

潛龍育神軀,濯鱗戲蘭池。延頸慕大庭,寢足俟皇羲。 慶雲未垂景,盤桓朝陽陂。悠悠非吾匹,疇肯應俗宜。 殊類難遍周,鄙議紛流離。轗軻丁悔吝,雅志不得施。 耕耨感甯越,馬席激張儀。逝將離群侶,杖策追洪崖。 焦鵬振六翮,羅者安所羈。浮遊太清中,更求新相知。 比翼翔雲漢,飲露餐瓊枝。多念世間人,夙駕咸驅馳。 沖靜得自然,榮華安足為。

斥鷃擅蒿林,仰笑神鳳飛。坎井蝤蛭宅,神龜安所歸? 恨自用身拙,任意多永思。遠實與世殊,義譽非所希。 往事既已謬,來者猶可追。何為人事間,自令心不夷。 慷慨思古人,夢想見容輝。願與知己遇,舒憤啟其微。 巖穴多隱逸,輕舉求吾師。晨登箕山巔,日夕不知饑。 元居養營魄,千載長自綏。

《幽憤詩》
前人

《晉書》曰:「東平呂安,服康高致,康友而善之。後安為兄所枉訴,以事繫獄,辭相證引,遂復收康。康乃作《幽憤詩》。」

嗟余薄祜,少遭不造,哀煢靡識,越在襁褓。母兄鞠育, 有慈無威。恃愛肆姐,不訓不師。爰及冠帶,憑寵自放, 抗心希古,任其所尚。託好《老》《莊》,賤物貴身,志在守樸, 養素全真。曰余不敏,好善闇人。子玉之敗,屢增惟塵, 大人含弘,藏垢懷恥。民之多僻,政不由己。惟此褊心, 顯明臧否,感悟思愆。怛若創痏,欲寡其過,謗議沸騰。 「性不傷物,頻致怨憎。昔慚柳惠,今愧孫登,內負宿心, 外恧良朋。仰慕嚴鄭,樂道閑居,與世無營,神氣晏如。 咨予不淑,嬰累多虞,匪降自天,實由頑疏,理弊患結, 卒致囹圄,對答鄙訊,縶此幽阻,實恥訟冤,時不我與, 雖曰義直,神辱志沮,澡身滄浪,豈云能補。嗈嗈鳴鴈, 奮翼北遊,順時而動,得意忘憂。嗟我」憤歎,曾莫能儔。 事與願違,遘茲淹留。窮達有命,亦又何求?古人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