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6

此页尚未校对


「善莫近名。」奉時恭默,咎悔不生。萬石周慎,安親保榮。 世務紛紜,祇攪予情。安樂必誡,乃終利貞。煌煌靈芝, 一年三秀。予獨何為?有志不就。懲難思復,心焉內疚。 庶勖將來,無馨無臭。采薇山阿,散髮巖岫。永嘯長吟, 頤性養壽。

《詠懷詩三首》
阮籍

天地絪縕,元精代序。清陽曜靈,和風容與。明月映天, 甘露被宇。蓊鬱高松,猗那長楚。草蟲哀鳴,鶬鶊振羽。 感時興思,企首延佇。於赫帝朝,伊衡作輔。才非允文, 器非經武。適彼沅湘,託分「《漁父》。優哉游哉,爰居爰處。」

月明星稀,天高氣寒。桂旗翠旌,珮玉鳴鸞。濯纓醴泉, 被服蕙蘭。思從二女,適彼湘沅。靈幽聽微,誰「觀玉顏。 灼灼春華,綠葉含丹。日月逝矣,惜爾華繁。」

清風肅肅,修夜漫漫。嘯歌傷懷,獨寐寤言。臨觴拊膺, 對食忘餐。世無萱草,令我哀歎。鳴鳥求友,《谷風》刺愆。 重華登庸,帝命凱元。鮑子傾蓋,仲父佐桓。回濱嗟虞, 敢不希顏。志存明規,匪慕彈冠。我心伊何?其芳若蘭。

《詠懷八十二首》
前人

「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 孤鴻號外野,翔鳥鳴北林。徘徊將何見,憂思獨傷心。

二妃遊江濱,逍遙順風翔。《交甫》懷環珮,婉孌有芬芳。 猗靡情歡愛,千載不相忘。傾城迷下蔡,容好結中腸。 感激生憂思,萱草樹蘭房。膏沐為誰施,其雨怨朝陽。 如何金石交,一旦更離傷。

嘉樹下成蹊,東園桃與李。秋風吹飛藿,零落從此始。 繁華有憔悴,堂上生荊杞。驅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 一身不自保,何況戀妻子。凝霜被野草,歲暮亦云已。

天馬出西北,由來從東道。《春秋》非有託,富貴焉常保。 清露被皋蘭,凝霜霑野草。朝為美少年,夕暮成醜老。 自非王子晉,誰能常美好。

平生少年時,輕薄好絃歌。西遊咸陽中,趙李相經過。 娛樂未終極,白日忽蹉跎。驅馬復來歸,反顧望三河。 黃金百鎰盡,資用常苦多。北臨太行道,失路將如何。

昔聞《東陵瓜》,近在青門外。連畛距阡陌,子母相鉤帶。 五色曜朝日,嘉賓四面會。膏火自煎熬,多財為患害。 布衣可終身,寵祿豈足賴。

炎暑惟茲夏,三旬將欲移。芳樹垂綠葉,青雲自逶迤。 四時更代謝,日月遞參差。徘徊空堂上,《忉怛》莫我知。 願睹卒歡好,不見悲別離。

灼灼西隤日,餘光照我衣。迴風吹四壁,寒鳥相因依。 周周尚銜羽,蛩蛩亦念饑。如何當路子,磬折忘所歸。 豈為夸譽名,憔悴使心悲。寧與燕雀翔,不隨黃鵠飛。 黃鵠遊四海,中路將安歸。

步出上東門,北望首陽岑。下有采薇士,上有嘉樹林。 良辰在何許,嚴霜霑衣襟。寒風振山岡,元雲起重陰。 鳴鴈飛南征,《鶗鴂》發哀音。素質游商聲,悽愴傷我心。

北里多奇舞,濮上有微音。輕薄閒遊子,俯仰乍浮沈。 捷徑從狹路,僶俛趨荒淫。焉見王子喬,乘雲翔鄧林。 獨有延年術,可以慰我心。

湛湛長江水,上有楓樹林。皋蘭被徑路,青驪逝駸駸。 遙望令人悲,春氣感我心。三楚多秀士,朝雲進荒淫。 朱華振芬芳,高蔡相追尋。一為黃雀哀,淚下誰能禁。

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 悅懌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盼發姿媚,言笑吐芬芳。 攜手等歡愛,宿昔同衣裳。願為雙飛鳥,比翼共翱翔。 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登高臨四野,北望青山阿。松柏翳岡岑,飛鳥鳴相過。 感慨懷辛酸,怨毒常苦多。李公悲《東門》,蘇子狹三河。 求仁自得仁,豈復嘆咨嗟。

開秋兆涼氣,蟋蟀鳴床帷。感物懷殷憂,悄悄令心悲。 多言焉所告,繁辭將訴誰。微風吹羅袂,明月耀清暉。 晨雞鳴高樹,命駕起旋歸。

昔年十四五,志尚好《詩》書。被褐懷珠玉,顏閔相與期。 開軒臨四野,登高望所思。丘墓蔽山岡,萬代同一時。 千秋萬歲後,榮名安所之。乃悟羨門子,噭噭令自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