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7

此页尚未校对


徘徊蓬池上,還顧望大梁。綠水揚洪波,曠野莽茫茫。 走獸交橫馳,飛鳥相隨翔。是時鶉火中,日月正相望。 朔風厲嚴寒,陰氣下微霜。羈旅無儔匹,俛仰懷哀傷。 小人計其功,君子道其常。豈惜終憔悴,詠言著斯章。

獨坐空堂上,誰可與歡者。出門臨永路,不見行車馬。 登高望《九州》,悠悠分曠野。孤鳥西北飛,離獸東南下。 日暮思親友,晤言用自寫。

懸車在西南,羲和將欲傾。流光耀四海,忽忽至夕冥。 朝為《咸池》暉,濛汜受其榮。豈知窮達士,一死不再生。 視彼桃李花,誰能久熒熒。君子在何許,歎息未合并。 瞻仰景山松,可以慰吾情。

西方有佳人,皎若白日光。被服纖羅衣,左右佩雙璜。 修容耀姿美,順風振微芳。登高眺所思,舉袂當朝陽; 寄顏雲霄間,揮袖淩虛翔。飄颻恍惚中,流盼顧我傍。 悅懌未交接,晤言用感傷。

楊朱泣岐路,墨子悲染絲。揖讓長離別,飄颻難與期。 豈徒燕婉情,存亡誠有之。蕭索人所悲,禍釁不可辭。 趙女媚《中山》,謙柔愈見欺。嗟嗟塗上士,何用自保持。

於心懷寸陰,羲陽將欲冥。揮袂撫長劍,仰觀浮雲征。 雲間有元鶴,抗志揚哀聲。一飛沖青天,曠世不再鳴。 豈與鶉鷃遊,連翩戲中庭。

夏后乘靈輿,夸父為鄧林。存亡從變化,日月有浮沈。 鳳凰鳴參差,伶倫發其音。王子好簫管,世世相追尋。 誰言不可見,青鳥明我心。

東南有射山,汾水出其陽。六龍服氣輿,雲蓋切天綱。 仙者四五人,逍遙晏蘭房。寢息一純和,呼吸成露霜。 沐浴丹淵中,照耀日月光。豈安通靈臺,游瀁去高翔。

殷憂令志結,怵惕常若驚。逍遙未終晏,朱華忽西傾。 蟋蟀在戶牖,蟪蛄鳴中庭。心腸末相好,誰云亮我情。 願為雲間鳥,千里一哀鳴。三芝延瀛洲,遠遊可長生。

拔劍臨白刃,安能相中傷。但畏《工言》子,稱我《三江》旁。 飛泉流玉山,懸車棲扶桑。日月徑千里,素風發微霜。 世路有窮達,咨嗟安可長。

朝登洪波顛,日夕望西山,荊棘被原野,群鳥飛翩翩; 鸞鷖時棲宿,性命有自然,建木誰能近,射干復嬋娟, 不見林中葛,延蔓相勾連。

周鄭天下交,街術當三河。妖冶閒都子,煥燿何芬葩。 元髮發朱顏,睇眄有光華。傾城思一顧,遺視來相誇。 願為《三春遊》,朝陽忽蹉跎。盛衰在須臾,離別將如何。

若木燿四海,扶桑翳瀛洲。日月經天塗,明暗不相讎。 窮達自有常,得失又何求。豈效路上童,攜手共遨遊。 陰陽有變化,誰云沈不浮。朱鱉躍飛泉,夜飛過吳洲。 俛仰運天地,再撫四海流。繫累名利場,駑駿同一輈。 豈若遺耳目,升遐去殷憂。

昔予遊大梁,登于黃華巔。共工宅《元冥》,高臺造青天。 幽荒邈悠悠,悽愴懷所憐。所憐者誰子?明察自照妍。 應龍沈冀州,妖女不得眠。肆侈淩世俗,豈云永厥年。

驅車出門去,意欲遠征行。征行安所如,背棄夸與名。 夸名不在己,但願適中情。單帷蔽皎日,高榭隔微聲。 讒邪使交疏,浮雲令晝冥。嬿婉同衣裳,一顧傾人城。 從容在一時,繁華不再榮。晨朝奄復暮,不見所歡形。 黃鳥東南飛,寄言謝友生。

駕言發魏都,南向望吹臺。《簫管》有遺音,梁王安在哉? 戰士食糟糠,賢者處蒿萊。歌舞曲未終,秦兵已復來。 夾林非吾有,朱宮生塵埃。軍敗華陽下,身竟為土灰。

朝陽不再盛,白日忽西幽。去此若俯仰,如何似《九秋》。 人生若塵露,天道邈悠悠。齊景升丘山,涕泗紛交流。 孔聖臨長川,惜逝忽若浮。去者余不及,來者吾不留。 願登太華山,上與松子遊。漁父知世患,乘流泛輕舟。

《一日復一夕》,一夕復一朝。顏色改平常,精神自損消。 胸中懷湯火,變化故相招。萬事無窮極,知謀苦不饒。 但恐須臾間,魂氣隨風飄。終身履薄冰,誰知我心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