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8

此页尚未校对


一日復一朝,一昏復一晨。容色改平常,精神自飄淪。 臨觴多哀楚,思我故時人。對酒不能言,悽愴懷酸辛。 願耕《東皋陽》,誰與守其真。愁苦在一時,高行傷微身。 曲直何所為,龍蛇為我鄰。

世務何繽紛,人道苦不遑。壯年以時逝,朝露待太陽。 願攬羲和轡,白日不移光。天階路殊絕,雲漢邈無梁。 濯髮暘谷濱,遠遊崑嶽傍。登彼列仙岨,採此秋蘭芳。 時路烏足爭,太極可翱翔。

誰言萬事囏,逍遙可終生。臨堂翳華樹,悠悠念無形。 彷徨思親友,倏忽復至冥。寄言東飛鳥,可用慰我情。

嘉時在今晨,零雨灑塵埃。臨路望所思,日夕不復來。 人情有感慨,蕩漾焉能排。揮涕懷哀傷,辛酸誰語哉。

炎光延萬里,洪川蕩湍瀨。彎弓掛扶桑,長劍倚天外。 華山成砥礪,黃河為裳帶。視彼《莊周》子,榮枯何足賴。 捐身棄中野,烏鳶作患害。豈若雄傑士,功名從此大。

壯士何慷慨,志欲威八荒。驅車遠行役,受命念自忘。 良弓挾烏號,明甲有精光。臨難不顧生,身死魂飛揚。 豈為全軀士,效命爭戰場。忠為百世榮,義使令名彰。 垂聲謝後世,氣節故有常。

混元生兩儀,四象運衡璣。皦日布炎精,素月垂景輝。 晷度有昭回,哀哉人命微。飄若風塵逝,忽若慶雲歸。 修齡適余願,光寵非己威。安期步天路,松子與世違。 焉得淩霄翼,飄颻登雲湄。嗟哉尼父志,何為居九夷。

天網彌四野,六翮掩不舒。隨波紛綸客,汎汎若浮鳧。 生命無期度,朝夕有不虞。列仙停修齡,養志在沖虛。 飄颻雲日間,邈與世路殊。榮名非己寶,聲色焉足娛。 採藥無旋返,神仙志不符。逼此良可惑,令我久躊躇。

王業須良輔,建功俟英雄。元《凱》康哉美,多士頌聲隆。 陰陽有舛錯,日月不常融。天時有否泰,人事多盈沖。 園綺遯南嶽,伯陽隱西戎。保身念道真,寵耀焉足崇。 人誰不善始,尟能剋厥終。休哉上世事,萬載垂清風。

鴻鵠相隨飛,飛飛適荒裔。雙翮臨長風,須臾萬里逝。 朝餐《琅玕》實,夕宿丹山際。抗身青雲中,網羅孰能制。 豈與鄉曲士,攜手共言誓。

儔物終始殊,修短各異方。琅玕生高山,芝英耀朱堂。 熒熒桃李花,成蹊將夭傷。焉敢希千術,三春表微光。 自非淩風樹,憔悴烏有常。

幽蘭不可佩,朱草為誰榮。修竹隱山陰,射干臨增城。 葛藟延幽谷,綿綿瓜瓞生。樂極消靈神,哀深傷人情。 竟知憂無益,豈若歸太清。

鷽鳩飛桑榆,海鳥運天池。豈不識宏大,羽翼不相宜。 招搖安可翔,不若棲樹枝。下集蓬艾間,上遊園圃籬。 但爾亦自足,用子為追隨。

生命辰安在,憂戚涕沾襟。高鳥翔山岡,燕雀棲下林。 青雲蔽前庭,素琴悽我心。崇山有鳴鶴,豈可相追尋。

鳴鳩嬉庭樹,焦明遊浮雲。「焉見孤翔鳥,翩翩無匹群。 死生自然理,消散何繽紛。」

步遊三衢傍,惆悵念所思。豈為今朝見,恍惚誠有之。 澤中生喬松,萬世未可期。高鳥摩天飛,淩雲共遊嬉。 豈有孤行士,垂涕悲故時。

清露為凝霜。華草成蒿萊。誰云君子賢。明達安可能。 乘雲招松喬。呼吸永矣哉。

丹心失恩澤,重德喪所宜。善言焉可長,慈惠未易施。 不見南飛燕,羽翼正差池。高子怨《新詩》,三閭悼乖離。 何為混沌氏,倏忽體貌隳。

《十日出暘谷》,「弭節馳萬里。經天耀四海,倏忽潛濛汜。 誰言焱炎久,遊沒何行俟。逝者豈長生,亦去荊與杞。 千歲猶崇朝,一餐聊自已。是非得失間,焉足相譏理。 計利知術窮,哀情遽能止。」

自然有成理,生死道無常。智巧萬端出,大要不易方。 如何夸毘子,作色懷驕腸。乘軒驅良馬,憑几向膏粱。 被服纖羅衣,深榭設閑房。不見日夕華,翩翩飛路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