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39

此页尚未校对


夸談快憤懣,情慵發煩心。西北登不周,東南望《鄧林》。 曠野彌九州,崇山抗高岑。一餐度萬世,千歲再浮沈。 誰云玉石同,淚下不可禁。

人言願《延年》,《延年》欲焉之?黃鵠呼《子安》,千秋未可期。 獨坐山喦中,惻愴懷所思。王子一何好,猗靡相攜持。 悅懌猶今辰,計校在一時;置此明朝事,日夕將見欺。

貴賤在天命,窮達自有時。婉孌佞邪子,隨利來相欺。 孤思損惠施,但為讒夫嗤。鶺鴒鳴雲中,載飛靡所期。 焉知傾側士,一旦不可持。

驚風振四野,迴雲蔭堂隅。床帷為誰設,几杖為誰扶? 雖非明君子,豈闇桑與榆。世有此聾聵,芒芒將焉如。 翩翩從風飛,悠悠去故居。離麾玉山下,遺棄毀與譽。

危冠切浮雲,長劍倚天外。細故何足慮,高度跨一世。 非子為我御,逍遙遯荒裔,顧謝西王母。吾將從此逝。 豈與蓬戶士,彈琴誦言誓。

河上有丈人,《緯蕭》棄明珠。甘彼藜藿食,樂是蓬蒿廬。 豈效繽紛子,良馬騁輕輿。朝生衢路旁,夕瘞橫術隅。 歡笑不終晏,俛仰復欷歔。鑒茲二三者,憤懣從此舒。

儒者通六藝,立志不可干。違禮不為動,非法不肯言。 渴飲清泉流,飢食并一簞。歲時無以祀,衣服常苦寒。 屣履詠《南風》,縕袍笑華軒。信道守《詩》《書》,義不受一餐。 烈烈褒貶辭,老氏用長歎。

少年學擊刺,妙伎過曲城。英風截雲霓,超世發奇聲。 揮劍臨沙漠,飲馬《九野坰》,旗幟何翩翩,但聞金鼓鳴。 軍旅令人悲,烈烈有哀情。「念我平常時,悔恨從此生。」

平晝整衣冠,思見客與賓。賓客者誰子?倏忽若飛塵。 裳衣佩雲氣,言語究靈神。須臾相背棄,何時見斯人。

多慮令志散,寂寞使心憂。翱翔觀陂澤,撫劍登輕舟。 但願長閑暇,後歲復來遊。

朝出上東門,遙望首陽基。松柏鬱森沉,黃鸝相與嬉。 逍遙九曲間,徘徊欲何之?念我平居時,鬱然思妖姬。

王子十五年,遊衍伊洛濱。朱顏茂春華,辯慧懷清真。 為見浮丘公,舉手謝時人。輕蕩《易》恍惚,飄颻棄其身。 飛飛鳴且翔,揮翼且酸辛。

塞門不可出,海水焉可浮。朱明不相見,奄昧獨無侯。 持瓜思東陵,黃雀誠獨羞。失勢在須臾,帶劍上吾丘。 悼彼桑林子,涕下自交流。假乘汧渭間,鞍馬去行遊。

洪生資制度,被服正有常。尊卑設次序,事物齊紀綱。 容飾整顏色,磬折執圭璋。堂上置元酒,室中盛稻粱。 外厲真素談,戶內滅芬芳。放口從衷出,復說道義方。 委曲周旋儀,恣態愁我腸。

北臨乾昧谿,西行遊少任。遙顧望天津,駘蕩樂我心。 綺靡存亡門,一遊不再尋。儻遇晨風鳥,飛駕出南林。 漭瀁瑤光中,忽忽肆荒淫。休息晏清都,超世又誰禁。

人知結交易,交友誠獨難。險路多疑惑,明珠未可干。 彼求饗太牢,我欲并一餐。損益生怨毒,咄咄復何言。

有悲則有情,無悲亦無思。苟非嬰網罟,何必萬里畿。 翔風拂重霄,慶雲招所晞。灰心寄枯宅,曷顧人間姿。 始得忘我難,焉知嘿自遺。

《木槿》榮丘墓,煌煌有光色。白日頹林中,翩翩零路側。 蟋蟀吟戶牖,蟪蛄鳴荊棘。蜉蝣玩三朝,采采修羽翼。 衣裳為誰施,俛仰自收拭。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

修塗馳軒車,長川載輕舟。性命豈自然,勢路有所由。 高名令志惑,重利使心憂。親昵懷反側,骨肉還相讎。 更希毀珠玉,可用登遨遊。

橫術有奇士,黃駿服其箱。朝起瀛洲野,日夕宿明光。 再撫四海外,羽翼自飛揚。去置世上事,豈足愁我腸。 一去長離絕,千歲復相望。

猗歟上世士,恬淡志安貧。季葉道陵遲,馳騖紛垢塵。 甯子豈不類,《楊歌》誰肯殉。栖栖非我偶,徨徨非己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