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40

此页尚未校对


咄嗟榮辱事,去來味道真。道真信可娛,清潔存精神。 巢由抗高節,從此適河濱。

梁東有芳草,一朝再三榮。色容艷姿美,光華耀傾城。 豈為明哲士,妖蠱諂媚生。輕薄在一時,安知百世名。 路端便娟子,但恐日月傾。焉見冥靈木,悠悠竟無形。

秋駕安可學,東野窮路旁。綸深魚淵潛,矰設鳥高翔。 汎汎乘輕舟,演漾靡所望。吹噓誰以益,江湖相捐忘。 都冶難為顏,修容是我常。茲年在《松喬》,恍惚誠未央。

咄嗟行至老,僶俛常苦憂。臨川羨洪波,同始異支流。 百年何足言,但苦怨與讎。讎怨者誰子?耳目還相羞。 聲色為胡越,人情自逼遒。招彼元通士,去來歸羨遊。

昔有神仙士,乃處射山阿。乘雲御飛龍,噓《噏嘰》瓊花。 可聞不可見,慷慨嘆咨嗟。自傷非疇類,愁苦來相加。 下學而上達,忽忽將如何。

林中有奇鳥,自言是鳳凰。清朝飲醴泉,日夕棲山岡。 高鳴徹九州,延頸望八荒。適逢商風起,羽翼自摧藏。 一去崑崙西,何時復迴翔。但恨處非位,愴恨使心傷。

《出門望佳人》,佳人豈在茲?三山招松喬,萬世誰與期。 存亡有長短,慷慨將焉知。忽忽朝日隤,行行將何之? 不見《季秋》草,摧折在今時。

昔有神仙者,羨門及松喬。噏習九陽間,升遐嘰雲霄。 人生樂長久,百年自言遼。白日隤隅谷,一夕不再朝。 豈若遺世物,登明遂飄颻。

「墓前熒熒者,木槿耀朱華。榮好未終朝,連飆隕其葩。 豈若西山草,琅玗與丹禾。垂影臨增城,餘光照九阿。 寧微少年子,日夕難咨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