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45

此页尚未校对


惜無萬金產,東求《滄海》君。

吉士長為吉,善人終日善。大道忽云乖,生民隨事蹇。 有情何可豁,忘懷固難遣。鱗窮季氏罝,虎振周王圈。 平生幾種意,一旦衝風卷。

六國始咆哮,縱橫未定交。欲競連城玉,翻徵縮酒茅。 析骸猶換子,登釁已懸巢。壯冰初開地,盲風正折膠。 輕雲飄馬足,明月動弓梢。楚師正圍鞏,秦兵未下崤。 始知千載內,無復有申包。

「橫石三五片,長松一兩株。對君俗人眼,真興理當無。」 野老披荷葉,家童掃栗跗。竹林千戶封,甘橘萬頭奴。 君見「愚公谷,真言此《谷愚》。」

「日晚荒城上,蒼茫餘落暉。都護樓蘭返,將軍疏勒歸。」 馬有風塵氣,人多關塞衣。陣雲平不動,秋蓬卷欲飛。 聞道樓船戰,今年不解圍。

「尋思萬戶侯,中夜忽然愁。」琴聲遍屋裏,書卷滿床頭。 雖言夢蝴蝶,定自非《莊周》。殘月如初月,新秋似舊秋。 露泣連珠下,螢飄碎火流。樂天乃知命,何時能不憂。

憒憒天公曉,精神殊乏少。一郡催曙雞,數處驚眠鳥。 其樂乃于于,其憂惟悄悄。張儀稱行薄,管仲稱器小。 天下有情人,居然性靈夭。

在死猶可忍,為辱豈不寬。古人持此性,遂有不能安。 其面雖可熱,其心長自寒。匣中取明鏡,披圖自照看。 幸無侵餓理,差有犯兵欄。擁節時驅傳,乘亭不據鞍。 代郡蓬初轉,遼陽桑欲乾。秋雲粉絮結,白露水銀團。 一思探禹穴,無用鏖《皋蘭》。

倏忽市朝變,蒼茫人事非。避讒應采葛,忘情遂食薇。 懷愁正搖落,中心愴有違。獨憐生意盡,空驚槐樹衰。

日色臨平樂。風光滿上蘭。南國美人去。東家棗樹完。 抱松傷別鶴。向鏡絕孤鸞。不言登隴首。唯得望《長安》。

鬥麟能食日,戰水定驚龍。鼓鞞喧七萃,風塵亂九重。 鼎湖去無返,蒼梧悲不從。徒勞銅雀妓,遙望西陵松。

無悶無不悶,有待何可待。昏昏如坐霧,漫漫疑行海。 千年水未清,一代人先改。昔日東陵侯,唯見《瓜園》在。

懷抱獨惛惛,平生何所論。由來千種意併是桃花源 《穀皮》兩書帙,壺盧一酒樽。自知費天下,也復何足言。

蕭條亭障遠,悽慘風塵多。關門臨白狄,城影入黃河。 秋風別蘇武,寒水送荊軻。誰言氣蓋世,晨起《帳中歌》。

被甲陽雲臺,重雲久未開。雞鳴楚地盡,鶴唳秦軍來。 羅梁猶下礌,揚排久飛灰。出門車軸折,吾王不復回。

《和張侍中述懷》
前人

陽窮乃悔吝,世季誠屯剝。奔河絕地維,折柱傾天角。 成群海水飛,如雨天星落。負鍤遂移山,藏舟終去壑。 生民忽已魚,君子徒為鶴。疇昔逢知己,生平荷恩渥。 故組竟無聞,程嬰空寂寞。永嘉獨流寓,中原惟鼎鑊。 道險臥轆轤,身危累素殼。「漂流從木梗,風卷隨秋籜。 張翰不歸吳,陸機猶在洛。漢陽錢遂盡,長安米空索。」 時占季主龜,乍販韓康藥。伏轅終入絆,垂翅猶離繳。 徒懷琬琰心,空守黃金諾。虢鄶終無寄,齊秦竟何託。 大夫唯閔周,君子常思亳。寂寥共羈旅,蕭條同負郭。 農談止穀稼,野膳唯藜藿。操樂楚琴悲,忘憂魯酒薄。 渭濱觀坐釣,谷口看秋穫。唯有丘明恥,無復榮期樂。 《夷則》火星流,天根秋水涸。冬嚴日不「暖,歲晚風多朔。 楊浮有怪雲,細凌聞災雹。木皮三寸厚,涇泥五斗濁。 雖忻曲轅樹,猶懼雕陵鵲。生涯實有始,天道終虛橐。 且悅善人交,無疑朋友數。何時得雲雨,復見翔寥廓。」

《奉和永豐殿下言志十首》
前人

立德齊今古,資仁一毀譽。無機抱甕汲。有道《帶經》鋤。 處下唯名惠,能言本姓蘧。未論驚寵辱,安知係慘舒。

王子從邊服,臨邛惜第如。星橋擁冠蓋,錦水照簪裾。 論文報潘岳,《詠史》答應璩。帳幕參三顧,風流盛七輿。

茫茫實宇宙,與善定憑虛。大夫傷《魯》道,君子念殷墟。 程卿既開國,安平遂徙居。詎能從小隱,終然遊《太初》。

直城風日美,平陵雲霧除。來往金張館,絃歌許史閭。 鳳臺迎弄玉,河陽送婕妤。五馬遙相問。雙童來夾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