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47

此页尚未校对


好,無奈宮中妒殺人。

《同王十三維偶然作》
儲光羲

浮雲在虛空,隨風復卷舒。我心方處順,動作何憂虞。 但言嬰世網,不復得閑居。迢遞別東國,超遙來西都。 見人乃恭敬,曾不問賢愚。雖若不能言,中心亦難誣。 故鄉滿親戚,道遠情日疏。偶欲陳此意,復無《南飛》鳧。

《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
杜甫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轉拙。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闊。蓋棺事則已,此志常覬豁。 非無江海志,瀟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當今廊廟具,構廈豈云缺。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 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 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干謁。兀兀遂至今,忍為塵埃沒。」 終愧巢與由,未能易其節。沉飲聊自遣,放歌頗愁絕。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凌晨過驪山,御榻在螮嵲。 蚩尤塞寒空,蹴踏崖谷滑。瑤林氣鬱律,羽林相摩戞。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膠葛。賜浴皆長纓,與宴非短褐。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 聖人筐篚恩,實欲邦國活。臣如忽至理,君豈棄此物。 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戰慄。況聞內金盤,盡在衛霍室。 中堂有神仙,煙霧蒙玉質。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 勸客駝蹄羹,霜橙壓香橘。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北轅就涇渭,官渡又改轍。 群水從西下,極目高崒兀。疑是《崆峒來》,恐觸天柱折。 河梁幸未坼,枝橕聲窸窣。行旅相攀援,川廣不可越。 老妻既異縣,十口隔風雪。誰能久不顧,庶往共饑渴。 入門聞號咷,幼子饑已卒。吾寧捨一哀,里巷亦嗚咽。 所媿為人父,無食致夭折。豈知秋未登,貧窶有倉卒。 生常免租稅,名不隸征伐。撫跡猶酸辛,平人固騷屑。 默思失業徒,因念遠戍卒。憂端齊終南,澒洞不可掇。

《壯遊》
前人

「往者十四五,出遊翰墨場。斯文崔魏徒,以我似班揚。 七齡思即壯,開口詠《鳳凰》。九齡書大字,有作成一囊。 性豪業嗜酒,嫉惡懷剛腸。脫略小時輩,結交皆老蒼。 飲酣視八極,俗物都茫茫。東下姑蘇臺,已具浮海航。 到今有遺恨,不得窮扶桑。王謝風流遠,闔廬丘墓荒。 劎池石壁仄,長洲芰荷香。嵯峨閶門北,清廟映迴塘。」 每趨吳泰伯,撫事淚浪浪。枕戈憶勾踐,渡浙思秦皇。 蒸魚聞匕首,除道哂要章。越女天下白,鑑湖五月涼。 剡谿蘊秀異,欲罷不能忘。歸帆拂天姥,中歲貢舊鄉。 氣劘屈賈壘,目亂曹劉牆。忤下考功第,獨辭京尹堂。 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春歌叢臺上,冬獵青丘傍。 呼鷹皁櫪林,逐獸雲雪岡。射飛曾縱「鞚,引臂落鶖鶬。 蘇侯據鞍喜,忽如攜葛彊。」快意八九年,西歸到咸陽。 許與必詞伯,賞遊實賢王。曳裾置醴地,奏賦入明光。 天子廢食召,群公會軒裳。脫身無所愛,痛飲信行藏。 黑貂不免敝,斑鬢兀稱觴。杜曲晚耆舊,四郊多白楊。 坐深鄉黨敬,日覺死生忙。朱門任傾奪,赤族迭罹殃。 國馬竭粟豆,官雞輸稻粱。舉隅見煩費,引古惜興亡。 河朔風塵起,岷山行幸長。兩宮各警蹕,萬里遙相望。 崆峒殺氣黑,少海旌旗黃。禹功亦命子,涿鹿親戎行。 翠華擁吳嶽,螭虎噉豺狼。瓜牙一不中,胡兵更陸梁。 大軍載草草,凋瘵滿膏肓。備員竊補袞,憂憤心飛揚。 上感九廟焚,下憫萬民瘡。斯時伏青蒲,廷諍守御床。 君辱敢愛死,赫怒幸無傷。聖哲體仁恕,㝢縣復小康。 哭廟灰燼中,鼻酸朝未央。小臣議論絕,老病客殊方。 鬱鬱苦不展,羽翮困低昂。秋風動哀壑,碧蕙捐微芳。 之推避賞從,漁父濯滄浪。榮華敵勳業,歲暮有嚴霜。 吾觀鴟夷子,才力出尋常。群兇逆未定,側佇英俊翔。

《江上二首》
前人

江上日多雨,蕭蕭荊楚秋。高風下木葉,永夜攬貂裘。 勳業頻看鏡,行藏獨倚樓。時危思報主,衰謝不能休。

又             《前人》:

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片雲天共遠。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猶壯。秋風病欲蘇。古來存老馬。不必取「長途。」

《搖落》
前人

搖落巫山暮,寒江東北流。煙塵多戰鼓,風浪少行舟。 鵝費羲之墨,貂餘季子裘。長懷報明主,臥病復高秋。

《歸》
前人

束帶還騎馬,東西卻渡船。林中纔有地,峽外絕無天。 虛白高人靜,喧卑俗累牽。他鄉閱遲暮,不敢廢詩篇。

《水宿遣興奉呈群公》
前人

「魯鈍仍多病,逢迎遠復迷。耳聾須畫字,髮短不勝篦。 澤國雖勤雨,炎天竟淺泥。小江還積浪,弱纜且長堤。 歸路非關北,行舟卻向西。暮年漂泊苦,今夕亂離啼。 童稚頻書札,盤飧詎糝藜。我行何到此,物理直難齊。 高枕翻星月,嚴城疊鼓鼙。風號聞虎豹,水宿伴鳧鷖。 異縣驚虛往,同人惜解攜。蹉跎長泛鷁,展轉屢聞雞。」 嶷嶷瑚璉器,陰陰桃李蹊。餘波期救涸,費日苦輕齎。 杖策門闌邃,肩輿羽翮低。自傷甘鄙賤,誰愍彊幽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