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48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巨海能無釣,浮雲亦有梯。勳庸思樹立,語默可端倪。

贈粟囷應指,登橋柱必題。丹心老未折,時訪武陵谿。

《風疾舟中伏枕書懷三十六韻呈湖南親友》

前人

「軒轅休製律,虞舜罷彈琴。尚錯雄鳴管,猶傷半死心。 聖賢名古邈,羈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見參。 如聞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國悲寒望,群雲慘歲陰。 水鄉霾白屋,楓岸疊青岑。鬱鬱冬炎瘴,濛濛雨滯淫。 鼓迎方祭鬼,彈落似鴞禽。興盡纔無悶,愁來遽不禁。 生涯相汨沒,時物自蕭森。疑惑樽中弩,淹留冠上簪。」 牽裾驚魏帝,投閣為劉歆。狂走終奚適,微才謝所欽。 吾安藜不糝,女貴玉為琛。烏几重重縛,鶉衣寸寸鍼。 哀傷同庾信,述作異陳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戶砧。 叨陪錦帳坐,久放白頭吟。反樸時難遇,忘機陸易沈。 應過數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歸恨,源花費獨尋。 轉蓬憂悄悄,行藥病涔涔。瘞夭追潘「岳,持危覓鄧林。 蹉跎翻學步,感激在知音。卻假蘇張舌,高誇周宋鐔。 納流迷浩汗,峻址得嶔崟。城府開清旭,松筠起碧潯。 披顏爭倩倩,逸足競駸駸。朗鑒存愚直,皇天實照臨。 公孫仍恃險,侯景未生擒。書信中原闊,干戈北斗深。 畏人千里井,問俗九州箴。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 葛洪尸定解,許靖力」還任。家事。《丹砂訣》,無成涕作霖。

《秋日夔府詠懷奉寄鄭監李賓客一百韻》

前人

「絕塞烏蠻北,孤城白帝邊。飄零仍百里,消渴已三年。 雄劎鳴開匣,群書滿繫船。亂離心不展,衰謝日蕭然。 筋力妻孥問,菁華歲月遷。登臨多物色,陶冶賴詩篇。 峽束滄江起,巖排石樹圓。拂雲霾楚氣,潮海蹴吳天。 煮井為鹽速,燒畬度地偏。有時驚疊嶂,何處覓平川。 鸂𪆟雙雙舞,獼猴纍纍懸。碧蘿長似帶,錦石小如錢。」 春草何曾歇,寒花亦可憐。獵人吹戍火,野店引山泉。 喚起搔頭急,扶行幾屐穿。兩京猶薄產,四海絕隨肩。 幕府初交辟,郎官幸備員。瓜時猶旅寓,萍泛若夤緣。 藥餌虛狼藉,秋風洒靜便。開襟驅瘴癘,明目掃雲煙。 高宴諸侯禮,佳人上客前。哀箏傷老大,華屋豔神仙。 南內開元曲,常時弟子傳。法歌聲變「轉,滿座淚潺湲。 弔影夔州僻,回腸杜曲煎。即今龍廄水,莫帶犬戎羶。 耿賈扶王室,蕭曹拱御筵。乘威滅蜂蠆,戮力效鷹鸇。 舊物森猶在,兇徒惡未悛。國須行戰伐,人憶止戈鋋。 奴僕何知禮,恩榮錯與權。胡星一彗孛,黔首遂拘攣。 哀痛絲綸切,煩苛法令蠲。業成陳始王,兆喜出于畋。 宮禁經綸密,台階翊戴全。熊羆載呂望,鴻鴈美周宣。 側聽中興主,長吟不世賢。音徽一柱數,道里下牢千。 鄭李光時論,文章並我先。陰何尚清省,沈宋欻聯翩。 律比崑崙竹,音知燥溼絃。風流俱善價,愜當久忘筌。 置驛常如此,登龍蓋有焉。雖云隔禮數,不敢墜周旋。 高視收人表,虛心味道元。馬來皆汗血,鶴唳必青田。 羽翼商山起,蓬萊漢閣連。管寧紗帽淨,江令錦袍鮮。 東郡時題壁,南湖日扣舷。遠遊凌絕境,佳句染華牋。 每欲孤飛去,徒為百慮牽。生涯已寥落,國步尚迍邅。 衾枕成蕪沒,池塘作棄捐。別離憂怛怛,伏臘涕漣漣。 露菊班豐鎬,秋菰影澗瀍。共誰論昔事,幾處有新阡。 冨貴空回首,喧爭懶著鞭。兵戈塵漠漠,江漢月娟娟。 局促看秋燕,蕭疏聽晚蟬。雕蟲蒙記憶,烹鯉問沈綿。 卜羨君平杖,偷存子敬氈。囊空把釵釧,米盡坼花鈿。」 「甘子陰涼葉,茅齋八九椽。陣圖沙北岸,市暨瀼西巔。 羈絆心常折,棲遲病即痊。紫收岷嶺芋,白種陸家蓮。 色好梨勝頰,穰多栗過拳。敕廚唯一味,求飽或三鱣。 兒去看魚笱,人來坐馬韉。縛。柴門窄窄通,竹溜涓涓。 塹抵公畦稜,村依野廟壖。缺籬將棘拒,倒石賴藤纏。 借問頻朝謁,何如穩晝眠。誰云行不逮,自覺坐能堅。 霧雨銀章澀,馨香粉署妍。紫鸞無近遠,黃雀任翩翾。 困學違從眾,明公各勉旃。聲華夾宸極,早晚到星躔。」 懇諫留匡鼎,諸儒引服虔。不逢輸鯁直,會是正陶甄。 宵旰憂虞軫,黎元疾苦駢。雲臺終日畫,青簡為誰編? 行路難何有,招尋興已專。由來具飛楫,暫擬控鳴弦。 身許雙峰寺,門求七祖禪。落帆追宿昔,衣褐向真詮。 安石名高晉,昭王客赴燕。途中非阮籍,查上似張騫。 披拂雲寧在,淹留景不延。風期終破浪,水怪莫飛涎。 他日辭神女,傷春怯杜鵑。淡交隨聚散,澤國遶迴旋。 本自依伽葉,何曾藉偓佺。爐峰生轉盼,橘井尚高褰。 東走窮歸鶴,南征盡跕鳶。晚聞多妙教,卒踐塞前愆。 顧凱丹青列,《頭陀》琬琰鑴。眾香深闇闇,幾地肅芊芊。 勇猛為心極,清羸任體孱。金篦空刮眼,鏡象未離銓。

《舟中出江陵南浦奉寄鄭少尹審》
前人

「更欲投何處,飄然出此都。」形骸元土木,舟楫復江湖。 社稷纏妖氣,干戈送老儒。百年同棄物,萬國盡窮途。 雨洗平沙淨,天銜闊岸紆。鳴螿隨泛梗,別燕赴秋菰。 棲託難高臥,饑寒迫向隅。寂寥相煦沫,浩蕩報恩珠。 溟漲鯨波動,衡陽鴈影徂。南征問懸榻,東逝想乘桴。 濫竊商歌聽,時憂卞泣誅。經過憶鄭驛,斟酌旅情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