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2

此页尚未校对


盛極人情異,憂來物態遷。中秋入虜騎,內郡卷戈鋋。 豈謂建瓴地,俄驚飲馬川。軍聲摧戊己,災變動璣璇。 仇恥誰嘗膽,承平祇空拳。士奔綿帢破,胡舞粉題妍。 氣概吞三輔,憂疑盡」八埏。射生群騕褭,送酒泣嬋娟。 天鑒扶靈祚,皇威赫怒權。殿前籌不少,閫外略誰專。 俄覺胡宵遁,潛窺將晝跧。穹廬充子女,宇宙厭腥膻。 蛟弱山能負,禽微海欲填。傷心見黔首,感舊問華顛。 廟算時方倚,天驕惡詎悛。瘡痍未蘇息,戈甲轉綿延。 增賦梯航湧,徵兵郡國連。歲輸海陵粟,日費水衡錢。 不見「飛黃至,空嗟太白懸。西南猶戰壘,春夏更烽煙。 大將持牙纛,孤兒跨錦韉。謀臣詫舌在,重鎮悼眉燃。 瑞檢張天步,妖氛襲斗躔。時難同鬥室,國計坐臨淵。 慟哭看中土,哀歌仰上乾。謨猷楓陛切,祀典竹宮虔。 寸勇俱收錄,微才盡採甄。幽人心耿耿,烈士涕漣漣。 華省陪持戟,塵途競著鞭。賦慚狗監薦,官冗馬曹員。 法網徒苛屑,刑書祇痛悁。凝脂誰合解,刻木便應蠲。 結襪聲何藉,含毫意獨堅。長楊千載意,汗竹幾人傳。 詞賦憐哀矣,交遊敢泛然。徐陵同握管,宗慤對談元。 抗節還元禮,憂時實仲宣。開軒頻促膝,授簡不虛筵。 藝苑宜藏氣,名家愧比肩。尚書期不顧,國士意相憐。 句逐法曹得,狂隨吏部眠。」論心各磊落,附尾喜翩翾。 事業浮生外,衣冠薄俗前。蘇門應避地,杞國謾憂天。 吳客思蓴鱠,騷人詠《蕙荃》。物情增慘淡,吾道合迍邅。 鴻雁何方別,蟾蜍幾度圓。材迂五石瓠,心慕九疑蓮。 咄咄懷虛積,冥冥志熟詮。潘輿伏臘喜,姜被夢魂牽。 性僻甘人後,愁深讓隱先。乞身頻疏上,辭職荷恩偏。 詩興行豪「甚,交情去勉旃。潛鱗終放蕩,健翮任騰騫。 勳烈旂常重,聲名琬琰鑴。猖狂終歲是,消渴幾時痊。 多病成吾懶,無才免世愆。寧能忘子女,且去弄潺湲。 心賞同寥廓,羅浮愜靜便。峰巒窺四百,世界俯三千。 天入金沙洞,煙飛鐵柱泉。松蘿亦嫋嫋,石瀨故濺濺。 獨鶴凌星嶠,群真下霧軿。形骸原土木,景物自」茅椽。 葛令還成藥,曹溪更悟禪。遙探小酉籍,閒訪大羅仙。 幻夢蒙蕉鹿,清虛飲露蟬。世情付濁酒,朋好共清絃。 五嶺雲隨杖,三江月送船。臨岐凄把袂,相憶料揮箋。 聚散非人意,襟期失俗筌。乾坤一俛仰,長詠「《四愁》篇。」

《詠志二首》
黃佐

棲遲衡門下,向夕絕來鞅。輕風蕩微月,元景振清響。 遊心觀物化,閒庭恣俛仰。蒼蠅以翼鳴,營營在蛛網。 鴻鴈隨陽飛,一覽「《八紘》廣。」

朱火照《元夜》,耿耿懷平生。雲漢經中天,為章竟何成。 瀟瀟風雨歇,引領晨雞鳴。褰帷納素月,悠然鍾我情。

《感懷》
袁中道

山村松樹裏,欲建三層樓。上層以靜息,焚香學薰修。 中層貯書籍,松風鳴颼颼。右手持淨名,左手持《莊周》。 下層貯妓樂,置酒召冶遊。四角散名香,中央發清謳。 聞歌心已醉,欲去轄先投。房中有小妓,其名喚莫愁。 七盤能妙舞,百囀弄珠喉。平時不見客,驕貴坐上頭。 今日樂莫樂,請出彈《箜篌》。

《言志》
王象晉

「通籍三十年,息肩猶未得。靜中自尋思,永夜勞轉側。 來日苦無多,胡不息筋力。冨貴如浮雲,百歲猶頃刻。 世途多險巇,反覆無終極。何不早挂冠,戚友相親暱。 西塾課兒孫,東皋藝黍稷。早畢公家賦,早完私家責。 濁醪聊適口,麤糲堪供食。入口可無饑,四鄰好為德。 時而曳杖遊,時而曲肱息。一事不縈懷,兩耳常緊塞。」 用以怡吾神,徜徉華胥國。

《水調歌頭》建炎庚戌題吳江
宋·無名氏

平生太湖上,短棹幾經過。如今重到,何事愁與水雲 多。擬把匣中長劎,換取扁舟一葉,歸去老漁蓑。銀艾 非吾事,丘壑已蹉跎。鱠新鱸,斟美酒,起悲歌。太平 生長,豈謂今日識干戈。欲瀉三江雪浪,淨洗邊塵千 里,不為挽天河。回首望霄漢,雙淚墮清波。

《念奴嬌》和東坡韻
無名氏

炎精中否,歎人材委靡,都無英物。鐵馬長驅三犯闕, 誰作長城堅壁。萬里奔騰,兩宮幽陷,此恨如何雪。草 廬三顧,豈無高臥英傑。天意建我中興,吾君神武, 卜曾孫周發。海嶽封疆俱效職,堠火會看消滅。翠羽 南巡,叩閽無路,徒有沖冠髮。孤忠耿耿,劍鋩冷侵秋 月。

《醉蓬萊》自述
明·蘇元景

歎儒生何事,酷愛吟詩,有甚滋味。殘燈破研,兀兀窮 年歲。掃地焚香,擁衾閉戶,總是平生志。擊壤之謠,南 風之詠,恬然心醉。想著古來,幾多豪貴。欒范之家, 後為皂隸。花落花開,自有東君記。灞橋雪中,西堂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