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3

此页尚未校对


裏,千載夸風致。筆補乾坤,囊封星斗,倦來且睡。

前調答趙栗夫      吳寬

歎平生事業,「禿筆成堆,殘書盈架。九載心勞,儗陽城 書下。氣力無多,頭顱如許,向老來誰怕。瞻望西山,經 營東圃,頻年無暇。匹馬何來,白雲司裏。語妙非詩, 意濃如畫。世俗相通,笑稱觴持帕。豈待楓落吳江,一 句,為、鄉閭增價。兔管停毫,鳳箋留尾,試題除夜。」

志願部紀事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鄭伯享趙孟于垂隴,子展、伯有、 子西、子產、子太叔、二子石從。趙孟曰:「七子從君,以寵 武也。請皆賦以卒君貺,武亦以觀七子之志。」子展賦 《草蟲》,趙孟曰:「善哉,民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當之。」伯 有賦《鶉之賁賁》,趙孟曰:「床第之言不踰閾,況在野乎? 非使人之所得聞也。」子西賦《黍苗》之四章,趙孟曰:「寡 君在武何能焉。」子產賦《隰桑》趙孟曰:「武請受其卒章。」 子太叔賦《野有蔓草》趙孟曰:「吾子之惠也。」印段賦《蟋 蟀》,趙孟曰:「善哉!保家之主也!吾有望矣。」公孫段賦《桑 扈》,趙孟曰:「匪交匪敖福將焉往。若保是言也,欲辭福 祿得乎!」卒享。文子告叔向曰:「伯有將為戮矣。詩以言 志,志誣其上而公怨之以為賓榮,其」能久乎。幸而後 亡,

《孔子家語》:孔子北遊於農山,子路、子貢、顏淵侍側。孔 子四望,喟然而嘆曰:「於斯致思,無所不至矣。二三子 各言爾志,吾將擇焉。」子路進曰:「由願得白羽若月,赤 羽若日,鐘鼓之音,上震於天,旍旗繽紛,下蟠於地。由 當一隊而敵之,必也攘地千里,搴旗執馘,唯由能之。 使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勇哉!」子貢復進曰:「賜願使 齊楚合戰於漭瀁之野,兩壘相望,塵埃相接,挺刃交 兵。賜著縞衣白冠,陳說其間,推論利害,釋國之患,唯 賜能之,使夫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辯哉!」顏回退而 不對。孔子曰:「回來,汝奚獨無願乎?」顏回對曰:「文武之 事,則二子者既言之矣,回何云焉?」孔子曰:「雖然,各言 爾志也,小子言之。」對曰:「回聞薰蕕不同器而藏,堯桀 不共國而治,以其類異也。回願得明王聖主輔相之, 敷其五教,導之以禮樂,使民城郭不修,溝池不越,鑄 劍戟以為農器,放牛馬於原藪,室家無離曠之思,千 歲無戰鬥之患,則由無所施其勇,而賜無所用其辯 矣。」夫子凜然曰:「美哉德也!」子路抗手而對曰:「夫子何 選焉?」孔子曰:「不傷財,不害民,不繁詞,則顏氏之子有 矣。」

《韓詩外傳》孔子遊于景山之上,子路、子貢、顏淵從。孔 子曰:「君子登高必賦,小子願言者何其願,丘將啟汝。」 子路曰:「由,願奮長戟,盪三軍,乳虎在後,讎敵在前,蠡 躍蛟奮進救兩國之患。」孔子曰:「勇士哉!」子貢曰:「兩國 搆難,壯士列陣,塵埃漲天。賜不持一尺之兵,一斗之 糧,解兩國之難,用賜者存,不用賜者亡。」孔子曰:「辯士 哉!顏回不願。」孔子曰:「回何不願?」顏淵曰:「二子已願,故 不敢願。」孔子曰:「不同意,各有事焉。回其願,丘將啟汝。」 顏淵曰:「願得小國而相之。主以道制,臣以德化,君臣 同心,外內相應,列國諸侯,莫不後義向風。壯者趨而 進,老者扶而至,教行乎百姓,德施乎四蠻,莫不釋兵; 輻輳乎四門,天下咸獲永寧,蝖飛蠕」動,各樂其性,進 賢使能,各任其事。於是君綏於上,臣和於下,垂拱無 為,動作中道,從容得禮,言仁義者賞,言戰鬥者死,則 由何進而救賜何難之解?孔子曰:「聖士哉!大人出,小 人匿。聖者起,賢者伏。」回與執政,則由賜焉施其能哉? 《詩》曰:「雨雪瀌瀌,見晛聿消。」

顏淵問於孔子曰:「顏淵貧如富,賤如貴,無勇而威,與 士交通,終身無患難,亦且可乎?」孔子曰:「善哉回也!夫 貧而如富,其知足而無欲也。賤而如貴,其讓而有禮 也。無勇而威,其恭敬而不失於人也。終身無患難,其 擇言而出之也。若回者其至乎!雖上古聖人,亦如此 而已。」

《孝經鉤命訣》孔子曰:「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以《春秋》 屬商,以《孝經》屬參。

《史記吳起傳》:「起,衛人也。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 家,鄉黨笑之。吳起殺其謗己者三十餘人,而東出衛 郭門,與其母訣,齧臂而盟曰:『起不為卿相,不復入衛』。」 《漢書高祖本紀》:「高祖常繇咸陽縱觀秦皇帝,喟然太 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矣』!」

《陳勝傳》:「勝字涉,陽城人。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 上,悵然甚久,曰:『苟冨貴,無相忘』。傭者笑而應曰:『若為 傭耕,何冨貴也』?勝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哉』!」

《項籍傳》:「籍字羽,下相人也。初起年二十四,其季父梁, 梁父即楚名將項燕者也。家世楚將,封於項,故姓項 氏。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去。梁怒之,籍曰: 『書足記姓名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耳』。」於 是梁奇其意,乃教以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