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4

此页尚未校对


竟。梁嘗有櫟陽逮,請蘄獄掾曹咎書,抵櫟陽獄史司 馬欣以故事皆已。梁嘗殺人,與籍避仇吳中,吳中賢 士大夫皆出梁下,每有大繇役及喪,梁常主辦,陰以 兵法部勒賓客子弟,以知其能。秦始皇帝東遊會稽, 渡浙江,梁與籍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 「無妄言,族矣。」梁以此奇籍。

《韓信傳》:「信,淮陰人也。家貧無行,不得推擇為吏,又不 能治生為商賈,常從人寄食。其母死,無以葬,迺行營 高燥地,令傍可置萬家者。」

《陳平傳》:里中社,平為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陳孺 子之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矣。」 《終軍傳》:初,軍從濟南當詣博士,步入關,關吏予軍繻, 軍問:以此何為,吏曰:「為復傳還,當以合符。」軍曰:「大丈 夫西游,終不復傳還。」棄繻而去。軍為謁者,使行郡國, 建節東出關,關吏識之曰:「此使者乃前棄繻生也。軍 行」郡國,所見便宜以聞。還奏事上,甚說南越與漢和 親,迺遣軍使南越,說其王,欲令入朝,比內諸侯。軍自 請「願受長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軍遂往說越 王,越王聽許,請舉國內屬。天子大悅。

《華陽國志》:蜀郡城北十里有昇仙橋。司馬相如初入 長安,題市門曰:「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西京雜記》:傅介子年十四,好學書。嘗棄觚而嘆曰:「大 丈夫當立功絕域,何能坐事散儒。」後卒斬匈奴使者, 還拜中郎,復斬樓蘭王首,封義陽侯。

《東觀漢記》:初光武適新野,聞陰后美,心悅之。後至長 安,見執金吾甚盛,因歎曰:「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 得陰麗華。」

《後漢書郭丹傳》:「丹買符入函谷關,乃慨然歎曰:『丹不 乘使者車,終不出關。更始二年,三公舉丹賢能,徵為 諫議大夫,持節使歸南陽,安集受降。丹自去家十有 二年,果乘高車出關,如其志焉』。」

《逄萌傳》:萌家貧,給事亭長,時尉行過亭,萌候迎拜謁, 既而擲楯嘆曰:「大丈夫安能為人役哉。」遂去之長安, 學通《春秋經》。

《馬援傳》:「援少有大志,諸兄奇之,嘗受《齊詩》,意不能守 章句,乃就邊郡田牧,轉游隴漢間,嘗謂賓客曰:『丈夫 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建武十七年,援拜伏波將 軍,南擊交趾,賊破,封新息侯。援從容謂官屬曰:『吾從 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 裁足,乘下澤車,御款段馬,為郡掾吏,守墳墓,鄉里稱 善人,斯可矣;致求盈餘,但自苦耳。當吾在浪泊、西里 間,虜未滅之時,下潦上霧,毒氣重蒸,臥念少游平生 時語,何可得也』』』!」援擊九真賊,斬獲五千餘人,嶠南悉 平。軍還,故人多迎勞之。平陵人孟冀名有計謀,於坐 賀援,援謂之曰:「『吾望子有善言,反同眾人邪?昔伏波 將軍路博德開置七郡,裁封數百戶,今我微勞,猥饗 大縣,功薄賞厚,何以能長久乎?先生奚用相濟』?冀曰: 『愚不及』。」援曰:「『方今匈奴烏桓尚擾北邊,欲自請擊之。 男兒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何能臥床 上在兒女子手中邪』?冀曰:『諒為烈士,當如此矣』。」 《班超傳》:「超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詣校書郎,超與母隨 至洛陽,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久勞苦。嘗輟業,投 筆嘆曰:「大丈夫無他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 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研間乎!」左右皆笑之。超 曰:「小子安知壯士志哉!」

《梁統傳》:統,安定烏氏人,子竦。生長京師,不樂本土,自 負其才,鬱鬱不得志。嘗登高遠望,歎息言曰:「大丈夫 居世,生當封侯,死當廟食,如其不然,閒居可以養志, 詩書足以自娛,州郡之職,徒勞人耳。」

《馮衍傳》:「衍有大志,不戚戚於貧賤,居常慷慨歎曰:衍 少事名賢,經歷顯位,懷金垂紫,揭節奉使,不求苟得, 常有凌雲之志,三公之貴,千金之冨,不得其願,不概 於懷。貧而不衰,賤而不恨,年雖疲曳,猶庶幾名賢之 風,修道德於幽冥之路,以終身名為後世法。」

《張綱傳》:綱字文紀,少明經學,雖為公子,而厲布衣之 節。舉孝廉不就,司徒高第,辟為御史。時順帝委縱宧 官,有識危心,綱常感激,慨然歎曰:「穢惡滿朝,不能奮 身出命,掃國家之難,雖生吾不願也。」

《范滂傳》:「滂舉孝廉,光祿四行,時冀州饑荒,盜賊群起, 乃以滂為清詔使案察之。滂登車攬轡,慨然有澄清 天下之志。」

《陳蕃傳》:蕃字仲舉,汝南平輿人也。祖河東太守。蕃年 十五,嘗閑處一室,而庭宇蕪穢,父友同郡薛勤來候 之,謂蕃曰:「孺子何不灑掃以待賓客?」蕃曰:「大丈夫處 世,當掃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 之。

《岑晊傳》:晊有高才,郭林宗、朱公叔等皆為友,李膺、王 陽稱其有幹國器,雖在閭里,慨然有董正天下之志。 《趙典傳》:典兄子溫,字子柔,初為京兆郡丞,歎曰:「大丈 夫當雄飛,安能雌伏。」遂棄官去。

《孔融傳》:融拜大中大夫,賓客日盈其門,常歎曰:「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