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5

此页尚未校对


客恆滿,樽中酒不空,吾無憂矣。」

《仲長統傳》:統常以為凡遊帝王者,欲以立身揚名耳, 而名不常存,人生易滅,優游偃仰,可以自娛,欲卜居 清曠,以樂其志。論之曰:「使居有良田廣宅,背山臨流, 溝池環匝,竹木周布,場圃築前,果園,樹後,舟車足以 代步涉之難,使令足以息四體之役,養親有兼珍之 膳,妻孥無苦身之勞,良朋萃止,則陳酒肴以娛之;嘉」 時吉日,則烹羔豚以奉之。躕躇畦苑,遊戲平林,濯清 水,追涼風,釣遊鯉,弋高鴻風於舞雩之下,詠歸高堂 之上。安神閨房,思老氏之元虛;呼吸精和,求至人之 髣髴。與達者數子,論道講書,俯仰二儀,錯綜人事,彈 《南風》之雅操,發清商之妙曲,逍遙一世之上,睥睨天 地之間,不受當時之責,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則可以 陵霄漢,出宇宙之外矣,豈羨夫入帝王之門哉!」又作 詩二篇,以見其志。辭曰:「飛鳥遺跡,蟬蛻亡殼,螣蛇棄 鱗,神龍喪角。至人能變,達士拔俗。乘雲無轡,騁風無 足。垂露成幃,張霄成幄。沆瀣當餐,九陽代燭。恆星豔 珠,朝霞潤玉。六合之內,恣心所欲。人事可遺,何為局 促。大道雖夷,見幾者」寡。任意無非,適物無可。古來繞 繞,委曲如瑣。百慮何為至要,在我寄愁。天上埋憂,地 下叛散。《五經》,滅棄《風》《雅》。百家雜碎,請用從火。抗志山 西,游心海左。元氣為舟,微風為柂。敖翔太清,縱意容 冶。

《華陽國志》:先主舍東南角籬上有桑樹,高五丈餘,遙 望童童如車蓋,人皆異之,或謂當出貴人。先主少時, 與宗中諸兒戲於樹下,言:「吾必乘此羽葆蓋車。」叔父 子敬謂曰:「汝勿妄言,滅吾門也。」

《魏志任城威王彰傳》:「太祖課彰讀《詩》《書》。彰謂左右曰: 『丈夫一為衛、霍,將十萬騎,馳沙漠,驅戎狄,立功建號 耳,何能作博士邪?太祖嘗問諸子所好,使各言其志。 彰曰:『好為將』。太祖曰:『為將奈何』?對曰:『披堅執銳,臨難 不顧,為士卒先,賞必行,罰必信。太祖大笑』』。」

《崔琰傳》注:《魏略》曰:「婁圭,字子伯。《吳書》曰:子伯少有猛 志,常嘆息曰:『男兒居世,會當得數萬兵千匹騎著後 耳』。儕輩笑之。後歸曹公,遂為所用,軍國大計常與焉。」 《吳志張昭傳》:「昭弟子奮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車,為 步騭所薦。昭不願,曰:『汝年尚少,何為自委於軍旅乎』? 奮對曰:『昔童汪死難,子奇治阿,奮實不才耳,於年不 為少也』。」遂領兵為將軍,連有功效,至平州都督,封樂 鄉亭侯。

《晉書王濬傳》:「濬字士治,弘農湖人也。家世二千石。濬 博涉墳典,美姿貌,不修名行,不為鄉曲所稱。晚乃變 節疏通亮達,恢廓有大志。嘗起宅,開門前路廣數十 步。人或謂之何太過,濬曰:『吾欲使容長戟幡旗』。眾咸 笑之。濬曰:『陳勝有言: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王敦傳》:敦每酒後,輒詠魏武帝樂府歌曰:「老驥伏櫪, 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壺為節, 壺邊盡缺。」

《尹人緯傳》:「緯少有大志,不營產業。每覽書傳至宰相 立勳之際,常輟書而嘆。」

《陶侃傳》:侃為廣州剌史,在州無事,輒朝運百甓於齋 外,暮運於齋內。人問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 優逸,恐不堪事。」其勵志勤力,皆此類也。

《王恭傳》:「恭起家為著作郎,嘆曰:『仕官不為宰相,才志 何足以騁』。」因以疾辭。

《西戎吐延傳》:吐延身長七尺八寸,雄姿魁傑,羌虜憚 之,號曰項羽。性俶儻不群,嘗慷慨謂其下曰:大丈夫 生不在中國,當高光之世,與韓彭吳鄧並驅中原,定 天下雌雄,使名垂竹帛,而潛竄窮山,隔在殊俗,不聞 禮教於上京,不得策名於天府,生與麋鹿同群,死作 氈裘之鬼,雖偷觀日月,獨不愧於心乎。

《世說》畢茂世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 中,便足了一生。」

《宋書王鎮惡傳》:鎮惡祖猛,苻堅僭號關中,猛為將相。 鎮惡年十三而苻氏敗亡,關中擾亂,流寓崤澠之間, 常寄食澠池人李方家,方善遇之,謂方曰:「『若遭遇英 雄主,要取萬戶侯,當厚相報』。答曰:『君丞相孫,人才如 此,何患不富貴』?」

《宗愨傳》:「愨字元幹,南陽人也。叔父炳高尚不仕。愨年 少時,炳問其志,愨曰:『願乘長風破萬里浪』。炳曰:『汝不 冨貴,即破我家矣』。」 《南史臨川烈武王道規傳》:「道規薨,長沙景王第二子 義慶嗣。鮑照常謁義慶,未見知,欲貢詩言志,人止之 曰:『郎位尚卑,不可輕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載上有英 才異士沉沒而不聞者,安可數哉!大丈夫豈可遂蘊 智能,使蘭艾不辨,終日碌碌,與燕雀相隨乎』?」於是奏 詩,義慶奇之。

《王融傳》:融行遇朱雀桁開,路人填塞,乃搥車壁曰:「車 中乃可無七尺,車前豈可乏八騶。」

《梁書裴之橫傳》:之橫,之高第十三弟也。少好賓遊,重 氣俠,不事產業。之高以其縱誕,乃為狹被蔬食以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