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6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厲之。之橫嘆曰:「大丈夫冨貴,必作百幅被。」遂與童屬

數百人,於芍陂大營田墅,遂致殷積。侯景亂,之橫歸 元帝,除吳興太守,乃作百幅被,以成其初志。

《陳書周文育傳》:「周弘讓善隸書,寫蔡邕《勸學》及古詩 以遺文育。文育不之省也,調弘讓曰:『誰能學此,取富 貴,但有大槊耳』。」

《北齊書高昂傳》:「昂幼稚時,便有壯氣,長而俶儻,膽力 過人。其父為求嚴師,令加捶撻。昂不遵師訓,專自馳 騁,每言男兒當橫行天下,自取冨貴,誰能端坐讀書, 作老博士也?」

《周書李弼傳》:「弼六世祖根,慕容垂黃門侍郎。祖貴醜, 平州刺史。父永,大中大夫,贈涼州刺史。弼少有大志, 屬魏室喪亂,語所親曰:『丈夫生世,會須履鋒刃,平寇 難,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階資,以求榮位乎』?」 《宇文貴傳》:「貴少從師受學,嘗輟書嘆曰:『男兒當提劍 汗馬以取公侯,何能如先生為博士也』。」

《隋書來護兒傳》:「護兒字崇善,江都人也。幼而卓詭,好 立奇節。初讀《詩》,至『擊鼓其鏜,踊躍用兵,羔裘豹飾,孔 武有力。捨書而歎曰:『大丈夫在世當如是,會為國滅 賊,以取功名,安能區區久事隴畝』』?」群輩驚其言而壯 其志。

《唐書李靖傳》:「靖通書史,嘗謂所親曰:『丈夫遭遇,要當 以功名取冨貴,何至作章句儒』?」 《來濟傳》:「初,濟與高智周、郝處俊、孫處約客宣城石仲 覽家,仲覽衍於財,有器識,待四人甚厚,私相與言志, 處俊曰:『願宰天下』。濟及智周亦然。處約曰:『宰相或不 可冀,願為通事舍人足矣』。後濟領吏部,處約始以瀛 州書佐入調,濟遽注」曰「如志。」遂以處約為通事舍人, 後皆至公輔云。

《獨孤及傳》:「及為兒時,讀《孝經》。父試之曰:『兒志何語』?」對 曰:「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宗黨奇之。

《馬璘傳》:璘,岐州扶風人。少孤,流蕩無業所。年二十,讀 《漢馬援傳》至「丈夫當死邊野,以馬革裹屍而歸,慨然 曰:『使吾祖勳業墜於地乎』?」

《馬燧傳》:燧與諸兄學,輟策嘆曰:方天下有事,丈夫當 以功濟四海,渠老一儒哉!更學兵書戰策,沈勇多算。 《黃碣傳》:碣初為閩中小將,喜學問,軒然有志向。同列 有假其筆者,碣怒曰:「是筆他日斷大事,不可假。」後戰 安南有功,高駢表其能,為漳州刺史。

《雲仙雜記》:進士張彖力學有大名,登第為華陰尉,嘆 曰:「丈夫有凌雲蓋世之志,拘於下位,若立身於矮屋 中,使人抬頭不得。」遂拂衣長往。

《五代史桑維翰傳》:維翰有志於公輔,初舉進士,主司 惡其姓,以為「桑」、喪同音。人有勸其不必舉進士,可以 從他求仕者,維翰慨然,乃著《日出扶桑賦》以見志。又 鑄鐵硯以示人曰:「硯弊則改而他仕。」卒以進士及第。 《宋史潘美傳》:美字仲詢,大名人。父璘,以軍校戍常山。 美少倜儻,隸府中典謁。嘗與其里人王密曰:「漢代將 終,君臣肆虐,四海有改卜之兆。大丈夫不以此時立 功名,取富貴,碌碌與物共盡,可羞也。」

《焦繼勳傳》:「繼勳字成績,許州長社人。少讀書有大志, 嘗謂人曰:『大丈夫當立功異域,取萬戶侯,豈能孜孜 事筆墨哉』?遂棄其業,游三晉間,為輕俠,以飲博為務。」 《澠水燕談錄》:「胡旦少有俊才,尚氣陵物,嘗與人曰:『應 舉不作狀元,仕宦不作宰相,虛生也』。隨計之秋,郡守 坐中聞鴈,賦詩曰:『明年春色裏,領取一行歸』。人皆壯」 其言,明年果魁天下。

《東軒筆錄》:王沂公曾青州發解,及南省程試,皆為首 冠。中山劉子儀為翰林學士,戲語之曰:「狀元試三場, 一生喫著不盡。」沂公正色答曰:「曾平生之志,不在溫 飽。」

《郭勸傳》:勸嘗謂諸子曰:「顏魯公云:『生得五品服章,紱 任子為齋郎足矣』。」及再為侍諫,曰:「吾起諸生,志不過 郡守。今年七十,列侍從,可以歸矣。」遂用元日拜章。 《包拯傳》:拯嘗曰:「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者,不得放歸 本家,死不得葬大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若孫也。」 《馬伸傳》:崇寧初,范致虛攻程頤為邪說,下河南府盡 逐學徒,伸欲依頤門以學,頤固辭之,曰:「時論方異,恐 貽子累。」曰:「使伸得聞道,死何憾,況未必死乎!」頤嘆其 有志。

《商芸小說》:有客相從,各言所志,或願為揚州刺史,或 願多貲財,或願騎鶴上昇。其一人曰:「腰纏十萬貫,騎 鶴上揚州。」欲兼三者。

《老學菴筆記》:張樞密子功,紹興末還朝,已近八十,其 辭免及謝表皆以屬予。有一表用「飛龍在天」對「『老驥 伏櫪』,公惶恐語周子充左史託言於予,易此二句。周 叩其故,則曰:『某方丐去,恐人以為志在千里也』。周笑 解之曰:『所謂志在千里者,正以老驥已不能行,故徒 有千里之志耳。公雖筋力衰,豈無報國之志耶』?」子功 亦笑而止,蓋其謹如此。

《宋史趙汝愚傳》:汝愚早有大志,每曰:「丈夫得汗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