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57

此页尚未校对


幅紙,始不負此生。」

《陸九淵傳》:九淵讀古書,至「宇宙」二字,解者曰:「四方上 下曰宇,往來古今曰宙。」忽大省曰:「宇宙內事乃己分 內事,己分內事乃宇宙內事。」

《文天祥傳》:天祥自為童子時,見學宮所祠鄉先生歐 陽修、楊邦乂、胡銓像,皆諡忠,即欣然慕之,曰:「沒不俎 豆其間,非夫也。」

《元史史天倪傳》:「天倪,天安末舉進士不第,乃歎曰:『大 丈夫立身,獨以文乎哉?使吾遇荒雞夜鳴,擁百萬之 眾,功名可唾手取也』。」木華黎見而奇之。

《阿里海牙傳》:阿里海牙嘗躬耕舍耒,嘆曰:「大丈夫當 立功朝廷,何至效細民事畎畝乎。」

《月乃合傳》:月乃合父昔里吉思死國事,月乃合時年 方十七,奮然投冠於地曰:「吾父死國難,吾獨不能紓 家難乎?」

《藝苑卮言》:劉基與夏煜、孫炎輩,皆以豪俠詩酒得名。 一日游西湖,望建業五色雲起,諸君謂慶雲擬賦詩。 劉飲大白慷慨曰:「此王氣也。後十年有英主出,吾當 輔之。」眾皆掩耳。尋太祖下金陵,劉建帷幄之勳,為上 佐,開茅土,其言若契。

《獻徵錄》:朱榮負奇氣,年未二十,膂力絕人。初同父僑 寓表伯葉氏家,葉閒戲曰:「男子非士則農商以自立, 胡為託跡於人而不思所以振厲?」榮曰:「人亦發奮有 時,大丈夫又安知他日不為都督乎?」聞者甚壯其志。 無何,朝廷下令四方,舉年少傑特之士以備任使,郡 以榮應詔擢為府軍衛驃騎舍人,實洪武九年丙辰 也。以功封「武進伯。」

王珪,合肥人。慷慨有大志。少時為淮西廉訪司隸,卒 見官長儀衛尊崇,輒慨然嘆曰:「將相無種,在人為耳。」 及元末兵亂,募集鄉民守廬州,自稱萬戶。上取和陽, 珪自廬州來歸,遂從渡江,克太平,命珪仍為萬戶,積 功陞左軍都督僉事。

練子寧與金幼孜友善,嘗謂之曰:「子他日必為良臣, 我必為忠臣。」

太祖、太宗時,累詔郡縣徵遺逸。或推轂陳亮,亮曰:「昔 唐堯在上,下有箕、潁。吾投跡明時,遊戲泉石,吾志慊 矣,吾豈願仕哉!」遂掉頭不出,作《讀陳摶傳》詩以見志。 謝復嘗從父太古翁游文廟,問曰:「儼然而肖像者,非 聖賢歟?夫非盡人之子歟?」翁奇之。稍長,授《春秋》於于 竹坡,即了大義。已,歎曰:「學以謀道滯心文義以干祿, 吾弗為也。」於是潛心經史,以古人自期。

陸鈳,號石樓。六歲入家塾,請於母曰:「讀書後,幹得何 等事業,方為至極?」母甚喜。

《黃裳》無以給業,幾廢書從賈矣。顧適市而心賤之,喟 然太息曰:「丈夫竟賈人遊乎!」則益市書,窮日夜讀不 休。

《鄧元錫生兒穎特五齡,就塾師黃君學,試以駢偶隨 應》云:「步武有人當道可飜桓。典馬惜陰自我,及時須 著祖生鞭。」

《明詞林人物考》:「王尚絅五歲讀《孝經》,至『立身揚名,以 顯父母,乃謂其父曰:『兒長當如此』』。」

志願部雜錄

《易經履象》:「素履之往,獨行願也。」按:程傳:安履其素而 往者,非苟利也,獨行其志願耳。獨,專也。

《否》《象》:「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尚書舜典》:「詩言志。」注:「心之所之謂之志。心有所之,必 形於言,故曰詩言志。」

《仲虺之誥》,「志自滿,九族乃離。」

《禮記·學記》:「未卜禘,不視學,游其志也。」

《儒行》儒有比黨而危之者,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奪也。 雖危,起居竟信其志。

《說苑》:鐘鼓之聲,怒而擊之則武,憂而擊之則悲,喜而 擊之則樂。其志變,其聲亦變,其志誠通乎金石,而況 人乎。

漢諸葛亮《誡外生》有云:「夫志當存高遠,慕先賢,絕情 欲,棄凝滯,使庶幾之志,揭然有所存,惻然有所感,忍 屈伸,去細碎,廣咨問,除嫌吝,雖有淹留,何損於美趣, 何患於不濟。若志不彊毅,意不慷慨,徒碌碌滯於俗, 默默束於情,承竄伏於凡庸,不免於下流矣。」

《鶴林玉露》趙季仁調予曰:「某平生有三願:一願識盡 世間好人,二願讀盡世間好書,三願看盡世間好山 水。」余曰:「盡則安能,但身到處莫放過耳。」季仁因言:朱 文公每經行處,聞有佳山水,雖迂途數十里,必往遊 焉。攜樽酒一古銀杯,大幾容半升,時引一杯,登覽竟 日,未嘗厭倦。又嘗欲以木作華山圖,刻山水凹凸之 「勢,合木八片為之,以雌雄筍相入,可以折度,一人之 力足以負之,每出則以自隨,後竟未能成。」余因言:「夫 子亦嗜山水,如知者樂水,仁者樂山,固自可見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