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66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藜藿應見棄,勢位乃為親。華屋爭結綬,朱門競彈巾。

徒羨草木利,不愛金璧身。至德所以貴,《河上有丈人》。

假乘試行遊,北望高山岑。翩翩征鳥翼,蕭蕭松柏陰。 感時多辛酸,覽物更傷心。性命有定理,禍福不可禁。 唯見雲際鵠,江海自追尋。

夕雲映西山,蟋蟀吟《桑梓》。零露被百草,秋風吹桃李。 君子懷苦心,感慨不能止。駕言遠行遊,驅馬清河涘。 寒暑更進退,金石有終始。光色俯仰間,英豔難久恃。

至人貴無為,裁魂守寂寥。唯有馳騖士,風塵在一朝。 輿馬相誇耀,賓從共矜驕。天道好盈缺,春華故秋凋。 不知北山民,商歌弄場笛。

《長安少年行》
陳沈炯

長安好少年,驄馬鐵連錢。陳王裝腦勒,晉后鑄金鞭。 步搖如飛燕,寶劍似舒蓮。去來新市側,遨遊大道邊。 道邊一老翁,顏鬢如衰蓬。自言居漢世,少小見豪雄。 五侯俱拜爵,七貴各論功。建章通北闕,複道度南宮。 太后居長樂,天子出回中。玉輦迎飛燕,金山賞鄧通。 一朝復一日,忽見朝市空。扶桑無復海,崑山倒向東。 少年何假問,頹齡值福終。子孫冥滅盡,鄉閭復不同。 淚盡眼方暗,髀傷耳自聾。杖策尋遺老,歌嘯詠悲翁。 遭隨各有遇,非敢訪童蒙。

《白頭吟》
張正見

平生懷直道,松桂比真風。語默妍媸際,沉浮毀譽中。 讒新恩易盡,情去寵難終。彈珠金市側,抵玉舂山東。 含香老顏駟,執戟異揚雄。惆悵崔亭伯,幽憂馮敬通。 王嬙沒胡塞,班女棄深宮。春苔封履跡,秋葉奪妝紅。 顏如花落槿,鬢似雪飄蓬。此時積長嘆,傷年誰復同。

《行路難》
唐·盧照鄰

「君不見長安城北渭橋邊,枯木橫槎臥古田。昔日含 紅復含紫,當時留霧亦留煙。春景春風花似雪,香車 玉輿恆闐咽。若箇遊人不競攀,若箇娼家不來折。娼 家寶襪蛟龍帔,公子銀鞍千萬騎。黃鶯一一向花嬌, 青鳥雙雙將子戲。千尺長條萬尺枝,月桂星榆相蔽 虧。珊瑚葉上鴛鴦鳥,鳳凰巢裏雛鵷兒。巢空枝折鳳 歸去,條枯葉落任風吹。一朝顦顇無人問,萬古摧殘 君詎知。人生貴賤無終始,倏忽須臾難久恃。誰家能 駐西山日,誰家能堰東流水。漢家陵樹滿秦川,行來 行去盡哀憐。自昔公卿二千石,咸擬榮華一萬年。不 見朱脣將玉貌,唯聞青棘與黃泉。金貂有時須換酒, 玉麈恆搖莫計錢。寄言坐客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 處。蒼龍闕下君不留,白鶴山頭我應去。雲間海上邈 難期,赤心會合在何時。但願堯年一百萬,長作巢由 也不辭。

《感遇詩三十六首》
陳子昂

僧皎然云:「子昂《感遇》三十首,出自阮公《詠懷》。」 朱晦庵曰:「予讀陳子昂《感遇詩》,愛其詞旨幽邃,音節豪宕,雖近乏世用,而實物外難得自然之奇寶。然亦恨其不精於理,而自託於仙佛之間以為高也。唐興,文章承徐、庾餘風,子昂始變雅正。初為《感遇詩》,王適見之曰:『是必為海內文宗』。」 盧黃門云:「陳拾遺橫制頹波,天下」 質文,翕然一變。

微月生西海,幽陽始化昇。圓光正東滿,陰魄已朝凝。 《太極》生天地,《三元》更廢興。《至精》諒斯在,《三五》誰能徵?

《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 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樂羊為魏將,食子殉軍功。骨肉且相薄,他人安得忠。 吾聞《中山相》,乃屬《放麑》翁。孤獸猶不忍,況以奉君終。

市人矜巧智,於道若童蒙。傾奪相誇侈,不知身所終。 曷見《元冥》子,觀世玉壺中。杳然遺天地,乘化入無窮。

「白日每不歸,青陽時暮矣。茫茫吾何思,林臥觀無始。」 眾芳委時晦,鶗鴂鳴悲耳。鴻荒古已頹,誰識《巢居子》。

林居病時久,水木澹孤清。閑臥觀物化,悠然念無生。 青春始萌達,朱火已滿盈。徂落方自此,感嘆何時平。

臨岐泣世道,天命良悠悠。昔日殷王子,玉馬遂朝周。 寶鼎淪伊穀,瑤臺成故丘。西山傷遺老,《東陵》有故侯。

逶迤世已久,《骨鯁》道斯窮。豈無感激者,時俗頹此風。 《灌園》何其鄙,皎皎於陵中。世道不相容,嗟嗟張長公。

元天幽且默,群議曷嗤嗤。聖人教猶在,世運久陵夷。 一繩將何繫,憂醉不能持。去去行採芝,勿為塵所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