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67

此页尚未校对


微霜知歲晏,斧柯始青青。況乃金天夕,皓露沾群英。 登山望宇宙,白日已西暝。雲海方蕩潏,孤鱗安得寧。

挈瓶者誰子,姣服當青春。三五明月滿,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微縷懸千鈞。如何負公鼎,被奪笑時人。

《元蟬》號《白露》,茲歲已蹉跎。群物從大化,孤英將奈何。 瑤臺有青鳥,遠食玉山禾。崑崙見元鳳,豈復虞雲羅。

仲尼探元化,幽鴻順陽和。大運自盈縮,春秋遞來過。 盲飆忽號怒,萬物相紛劘。溟海皆震蕩,孤鳳其如何。

昔日《章華宴》,荊王樂荒淫。霓旌翠羽蓋,射兕雲夢林。 朅來高唐觀,悵望雲陽岑。雄圖今何在?黃雀空哀吟。

荒哉「穆天子,好與白雲期。」宮人多怨曠,層城閉蛾眉。 日耽《瑤池》樂,豈傷桃李時。青苔空萎絕,白髮生羅帷。

可憐瑤臺樹,灼灼佳人姿。碧華映朱實,攀折青春時。 豈不盛光寵,榮君白玉墀。但恨紅芳歇,凋傷感所思。

蒼蒼丁零塞,今古緬荒途。亭堠何摧兀,暴骨無全軀。 黃沙幙南起,白日隱西隅。漢甲三十萬,曾以事匈奴。 但見沙場死,誰憐塞下孤。

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 籍籍天驕子,猖狂已復來。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嘆,邊人塗草萊。

金鼎合神丹,世人將見欺。飛飛騎羊子,胡乃在蛾眉。 變化固非類,芳菲寧幾時。疲痾苦淪世,憂痗日侵淄。 眷然顧幽褐,白雲空涕洟。

深居觀元化,悱然爭朵頤。群動相啖食,利害紛 便便夸毗子,榮耀更相持。務光讓天下,商賈競刀錐。 已矣行採芝,萬世同一時。

本為貴公子,平生實愛才。感時思報國,拔劍起蒿萊。 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臺。登山見千里,懷古心悠哉。 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貴人多得意,賞愛在須臾。莫以心如玉,採他明月珠。」 昔稱夭桃子,今為舂市徒。鴟鴞悲東國,麋鹿泣姑蘇。 誰見鴟夷子,扁舟去五湖。

《蜻蛉》遊天地,與世本無患。飛飛未能止,黃雀來相干。 穰侯富秦寵,金石比交歡。出入咸陽裏,諸侯莫敢言。 寧知山東客,激怒秦王肝。布衣取卿相,千載為辛酸。

浩然坐何慕,吾蜀有峨嵋。念與楚狂子,悠悠白雲期。 時哉悲不會,泣涕久漣洏。夢登綏山穴,南采巫山芝。 《探元》觀群化,遺世從雲螭。婉孌時永矣,感悟不見之。

索居獨幾日,炎夏忽然衰。陽彩皆陰翳,親友盡暌違。 登山望不見,涕泣久漣洏。宿夢感顏色,若與白雲期。 世中驕豪子,驅逐正蚩蚩。蜀山與楚水,攜手在何時。

聖人去已久,公道緬良難。蚩蚩夸毗子,堯禹以為謾。 驕榮貴工巧,勢利遞相干。昭王尊樂毅,分國願同歡。 魯連讓齊爵,遺組去邯鄲。伊人信往矣,感激為誰歎。

吾觀龍變化,乃是至陽精。石林何冥密,幽洞無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與元化并。元感非象識,誰能測沉冥。 世人拘目見,酣酒笑《丹經》。崑崙有瑤樹,安得采其英。

吾愛《鬼谷子》,青溪無垢氛。囊括經世道,遺身在白雲。 七雄方龍鬥,天下亂無君。浮榮不足貴,遵養晦時文。 舒之彌宇宙,卷之不盈分。豈徒山木壽,空與麋鹿群。

呦呦南山鹿,罹罟以媒和。招搖青桂樹,幽蠹亦成科。 世情甘近習,榮耀紛如何。怨憎未相復,親愛生禍羅。 瑤臺傾巧笑,玉杯殞雙蛾。誰見孤城樹,青青成斧柯。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何知美人意,驕愛比黃金。 殺身炎州裏,委羽玉堂陰。旖旎光首飾,葳蕤爛錦衾。 豈不在遐邇,虞羅忽見尋。多材信為累,歎息此珍禽。

朝發宜都渚,浩然思故鄉。故鄉不可見,路隔巫山陽。 巫山綵雲沒,高丘正微茫。佇立望已久,涕淚沾衣裳。 豈茲越鄉感,憶昔楚襄王。朝雲無處所,荊國亦淪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