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68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聖人祕元命,懼世亂其真。如何嵩公輩,談譎誤時人。」

先天誠為美,階亂禍誰因。長城備胡寇,嬴禍發其親。 赤精既迷漢,子牟何救秦。去去桃李花,多言死如麻。

朅來豪遊子,勢利禍之門。如何《蘭膏》歎,感激自生冤。 眾趨明所避,時棄道猶存。雲泉既已失,羅網與誰論。 箕山有高節,湘水有清源。唯應白鷗鳥,可與洗心言。

「聖人不利己,憂濟在元元。黃屋非堯意,瑤臺安可論。 吾聞《西方化》,清淨道彌敦。奈何窮金玉,彫刻以為尊。」 雲構山林盡,瑤圖珠翠煩。鬼功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適增累,矜智道逾昏。

朔風吹海樹,蕭條邊已秋。亭上誰家子,哀哀明月樓。 自言幽燕客,結髮事遠遊。赤丸殺公吏,白刃報私讎。 避仇至海上,被役此邊州。故鄉三千里,遼水復悠悠。 每憤胡兵入,常為漢國羞。何如七十戰,白首未封侯。

《幽居》觀天運,悠悠念群生。終古代興沒,豪聖莫能爭。 三季淪周赧,七雄滅秦嬴。復聞赤精子,提劍入咸京。 炎光既無象,晉虜復縱橫。「堯禹道已昧,昏虐勢方行。 豈無當世雄,天道與胡兵。咄咄安可言,時醉而未醒。」 仲尼溺東魯,伯陽遯西溟。大運自古來,旅人胡歎哉。

《感遇九首》
張九齡

「蘭蕊春葳蕤,桂花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以為佳節。 誰知林栖者,聞風坐見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幽林歸獨臥,滯慮洗孤清。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 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飛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吳越數千里,夢寐今夕見。形骸非我親,衾枕即鄉縣。 化蝶猶不識,川魚安可羨。海上有仙山,歸期覺神變。

「《抱影吟》中夜,誰聞此歎息。」美人適異方,庭樹含幽色。 白雲愁不見,滄海飛無翼。鳳凰一朝來,竹花斯可食。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運命唯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魚游樂深池,鳥栖欲高枝。嗟爾蜉蝣羽,《甍甍》亦何為。 有生豈不化,所感奚若斯。神理日微滅,吾心安得知。 浩歎《楊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 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 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西日下山隱,北風乘夕流。燕雀感昏旦,檐楹呼匹儔。 鴻鵠雖自遠,哀音非所求。貴人棄疵賤,下士常殷憂。 眾情累外物,恕己忘內修。感歎長如此,使我心悠悠。

漢上有遊女,求思安可得。袖中一札書,欲寄雙飛翼。 冥冥愁不見,耿耿徒緘憶。紫蘭秀空蹊,皓露奪幽色。 馨香歲欲晚,感歎情何極。白雲在南山,日暮長太息。

《汾陰行》
李嶠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祀。齋宮宿 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漢家五葉才且雄,賓延 萬靈服九戎。《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河 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五營夾道列容衛, 三河縱觀空里閭。迴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 祥。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祇煒煜攄景光。埋玉陳牲禮 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為楫 桂為舟,棹歌微吟綵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歡娛宴 洽賜群后,家家復除戶。牛酒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 萬歲南山壽。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珠 簾羽蓋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千齡人事一朝空, 四海為家此路窮。雄豪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 蓬。路逢故老長嘆息,世事回環不可測。昔時青樓對 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 能幾時。君不見祇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鴈飛。

《長歌行》
王昌齡

曠野饒悲風,颼颼黃蒿草。繫馬倚白楊,誰知我懷抱。 所是同袍者,相逢盡衰老。北登漢家陵,南望長安道。 下有枯樹根,上有鼯鼠窠。高皇子孫盡,千載無人過。 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人生須達命,有酒且長歌。

《悲哉行》
前人

勿聽《白頭吟》,人間易憂怨。若非滄浪子,安得從所願。 北上太行山,臨風閱吹萬。長雲數千里,倏忽還膚寸。 觀其微滅時,精意莫能論。百年不容息,是處生意蔓。 始悟海上人,辭君永飛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