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70

此页尚未校对


月兔空擣藥,扶桑以為薪。白骨寂無言,青松豈知春。 前後更歎息,浮榮何足珍。

《烏栖曲》
前人

姑蘇臺上烏栖時,吳王宮裏醉《西施》。吳歌楚舞歡未 畢,青山欲銜半邊日。銀箭金壺漏水多,起看秋月墜 江波,東方漸高奈樂何。

《梁園吟》
前人

我浮黃河去京闕,挂席欲進波連山。天長水闊厭遠 涉,訪古始及平臺間。平臺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 園》歌。卻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洪波浩蕩 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 酒登高樓。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如清秋。玉盤 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持鹽把酒但飲之,莫 「學夷齊事高潔。」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遠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梁王宮闕今安 在,枚馬先歸不相待。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東 流海。沈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連呼《五白》 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輝歌且謠,意方遠。東山高臥 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梁父吟》
前人

「長嘯《梁父吟》,何時見陽春。」君不見朝歌屠叟辭棘津, 八十西來釣渭濱。寧羞白髮照綠水,逢時吐氣思經 綸。廣張三千六百釣,風期暗與文王親。大賢虎變愚 不測,當年頗似尋常人。又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 揖山東隆準公。一開游說騁雄辯,兩女輟洗來趨風。 東下齊城七十二,指揮楚漢如旋蓬。狂客落魄尚如 此,何況壯士當群雄。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訇震 天鼓。帝傍投壺多玉女,三時大笑生電光。倏忽晦明 起風雨,閶闔九門不可通。以額扣關閽者怒,白日不 照吾精誠。杞國無事憂天傾,猰㺄磨牙競人肉。騶虞 不折生草莖,手接飛猱搏彫虎。側足《焦原》未言苦,智 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見我輕鴻毛,力排南山三壯士, 齊相殺之費二桃。吳楚弄兵無劇孟,亞夫咍爾為徒 勞。《梁父吟》,梁父吟,聲正悲。張公兩龍劍,神物合有時。 風雲感會起屠釣,大人𡸣屼當安之。

《行路難三首》
前人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著不能 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 暗天。閑來垂釣坐谿上,忽復弄舟夢日邊。《行路難》,行 路難,多岐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 滄海。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 雉賭梨栗。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淮陰 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君不見昔時燕家重 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 效俊才,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臺。」《行路難》, 《歸去來》。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含光混世貴無 名,何用孤高比明月。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 殞身。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陸機雄才 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華亭唳鶴詎可聞,上蔡蒼 鷹何足道。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 行》。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昔遊》
杜甫

「昔與高李輩,晚登單父臺。」寒蕪際碣石,萬里風雲來。 桑柘葉如雨,飛藿共徘徊。清霜大澤凍,禽獸有餘哀。 是時倉廩實,洞達寰區開。猛士思滅胡,將帥望三台。 君王無所惜,駕馭英雄材。幽燕盛用武,供給亦勞哉。 吳門轉粟帛,泛海陵蓬萊。肉食三十萬,獵射起塵埃。 「隔河憶長眺,青歲已摧頹。不及少年日,無復故人杯。」 賦詩獨流涕,亂世想賢才。有能市駿骨,莫恨少龍媒。 商山議得失,蜀主脫嫌猜。呂尚封國邑,傅說巳鹽梅。 景晏楚山深,水鶴去徘徊。龐公任本性,攜手臥蒼苔。

《遣與》
前人

天用莫如龍,有時繫扶桑。頓轡海徒涌,神人身更長。 性命苟不存,英雄徒自強。吞聲勿復道,真宰意茫茫。

《錦樹行》
前人

「今日苦短昨日休,歲云暮矣增離憂。凋傷碧樹作錦 樹,萬壑東逝無停留。荒戍之城石色古,東郭老人任 青丘。飛書白帝營斗粟,琴瑟几杖柴門幽。青草萋萋 盡枯死,天馬跛足隨氂牛。自古聖賢多薄命,姦雄惡 少皆封侯。故國三年一消息,終南渭水寒悠悠。五陵 豪貴反顛倒,鄉里小兒狐白裘。生男墮地要膂力,生」 女富貴傾邦國。莫愁父母少黃金,天下風塵兒亦得。

《赤霄行》
前人

孔雀未知牛有角,渴飲寒泉逢觝觸。赤霄元圃須往 來,翠尾金花不辭辱。江中淘河嚇飛燕,銜泥卻落差 華屋。皇孫猶曾蓮勺困,《衛莊》見貶傷其足。老翁慎勿 怪少年,葛亮貴和書有篇。丈夫垂名動萬年,記憶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