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79

此页尚未校对


羊腸,曾把車輪誤。記得寒蕪嘶馬處。翠管銀箏,夜夜 歌樓曙。

前調有感       王世貞

翠罏煙,紅燭雨。雨底銅壺,滴到難捱處。欲作新詩心 自語。身入中年,怕作關情句。酒如油,花似霧。談笑 風流,一霎拋人去。病與窮愁相伴住。箋懇天公,殘日 休如許。

感歎部紀事

《左傳桓公九年》:冬,曹太子來朝,賓之以上卿,禮也。享 曹太子,初獻,樂奏而歎。施父曰:「曹太子其有憂乎?」非 歎所也。

襄公三十年,天王殺其弟佞夫。初,王儋季卒,其子括 將見王而歎。單公子愆期為靈王御士,過諸庭,聞其 歎而言曰:「烏乎,必有此夫!」入以告王,且曰:「必殺之。不 慼而願大,視躁而足高,心在他矣,不殺必害。」王曰:「童 子何知!」及靈王崩,儋括欲立王子佞夫,尹言多、劉毅、 單蔑、甘過、鞏成殺佞夫,括、瑕廖奔晉。

《吳越春秋》:吳王赦越王歸國,越王還至浙江之上,望 見大越山川重秀,天地再清。王與夫人歎曰:「吾已絕 望,永辭萬民,豈料再還,重復鄉國。」言竟,掩面涕泣闌 于

《楚語》:子西歎於朝,藍伊亹曰:「吾聞君子唯獨居思念 前世之崇替,與哀殯喪,於是有歎,其餘則不。君子臨 政思義,飲食思禮,同宴思樂,在樂思善,無有歎焉。今 吾子臨政而歎,何也?」子西曰:「闔閭能敗吾師,闔閭即 世,吾聞其嗣又甚焉,吾是以歎。」

《晏子雜上篇》:晏子為莊公臣,言大用,每朝,賜爵益邑。 俄而不用,每朝致邑與爵,爵邑盡。退朝而乘,嘳然而 歎,終而笑。其僕曰:「何歎?笑相從數也。」晏子曰:「吾歎也 哀,吾君不免於難;吾笑也,喜吾自得也,吾亦無死矣。」 《禮記禮運》:「昔者仲尼與於蜡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 喟然而歎。」仲尼之歎,蓋歎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 歎?」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 有志焉。」

《家語六本篇》:孔子讀《易》,至於《損》《益》,喟然而歎。子夏避 席問曰:「『夫子何歎焉』?孔子曰:『夫自損者必自益,自益 者必有以決之,吾是以歎也』。」

《說苑反質篇》:孔子卦得《賁》,喟然仰而歎息,意不平。子 張進,舉手而問曰:「師聞賁者吉卦而歎之乎?」孔子曰: 「賁,非正色也,是以歎之。」

《左傳》昭公二十八年:晉梗陽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 獄上其大宗,賂以女樂,魏子將受之。魏戊謂閻沒、女 寬曰:「主以不賄聞於諸侯,若受梗陽人,賄莫甚焉。吾 子必諫。」皆許諾。退朝,侍於庭。饋入,召之,比至,三歎。既 食,使坐。魏子曰:「吾聞諸伯叔,諺曰:『唯食忘憂』。吾子置 食之間三歎,何也?」同辭而對曰:「或賜二小人酒,不夕」 食。饋之始至,恐其不足,是以歎。中置自咎曰:「豈將軍 食之而有不足,是以再歎。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 為君子之心。」屬厭而已。獻子辭,《梗陽人》。

《莊子田子方篇》:溫伯雪子適齊,舍於魯。魯人有請見 之者,溫伯雪子曰:「不可。吾聞中國之君子,明乎禮義 而陋於知人心,吾不欲見也。至於齊,反舍於魯,是人 也,又請見。」溫伯雪子出而見客,入而歎。明日見客,又 入而歎。其僕曰:「每見之客也,必入而歎,何邪?」曰:「吾固 告子矣。中國之民明乎禮義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見」 我者,進退一成規,一成矩,從容一若龍,一若虎,其諫 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歎也。

《後漢書郭太傳》:「建寧元年,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為 閹人所害,林宗哭之於野,慟既而歎曰:『人之云亡,邦 國殄瘁。瞻烏爰止,不知於誰之屋耳』!」

《魏志武帝本紀》建安七年:「春正月,公軍譙,令曰:『吾起 義兵,為天下除暴亂,舊土人民死喪略盡,國中終日 行,不見所識,使吾悽愴傷懷』。」

《晉書董養傳》:「養,陳留浚儀人也。泰始初,到洛下,不干 祿求榮。及楊后廢,養因遊太學,升堂歎曰:『建斯堂也 將何為乎』?」

《阮籍傳》:籍嘗登廣武,觀楚漢戰處,歎曰:「時無英雄,使 豎子成名。」登武牢山,望京邑而歎,於是賦豪傑詩。 《王戎傳》:戎為司徒,嘗經黃公酒壚下過,顧為後車客 曰:吾昔與嵇叔夜阮嗣宗酣暢於此,竹林之遊,亦預 其末。自嵇阮云亡,吾便為時之所羈紲。今日視之雖 近,邈若山河。

《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 駝歎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

《世說》: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周 侯中坐而歎曰:「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 流淚,唯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 州,何至作楚囚相對?」

《六朝事跡》:金城,吳築。晉桓溫咸康七年出鎮江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