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1

此页尚未校对


何存?是以不能不悲耳。」此翁亦流淚不止,自陳其由, 所謂湘鄉賊鄧文元也,避難詭姓名,作渡於此。二人 沽村酒酌之,話昔日之強梁,傷今日之狼狽,聞者為 之感歎。

感歎部雜錄

《禮記·曲禮》:「當食不歎。」

臨樂不歎。

戚斯歎,歎斯辟,辟斯踊矣。

《坊記》:「閨門之內,戲而不歎。」

《墨莊漫錄》:世俗以「阿阿」「則則」為歎息之聲。李端叔云: 楚令尹子西將死,家老則立子玉為之後,子玉直則 則,於是遂定。昭奚恤過宋,人有饋彘肩者,昭奚恤阿 阿以謝。爾後「阿阿則則」更為歎息聲,常疑其自得於 此。

《芸窗私志》:「今人暴見事之不然者,必出聲曰欸,烏開 切,乃歎聲也。《楚辭九章》:『欸,秋冬之緒風』。王逸曰:『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