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2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三卷目錄

 命運部總論

  列子力命

  墨子非命上 非命中 非命下

  呂氏春秋知分篇

  說苑雜言

  法言問明篇

  白虎通壽命

  論衡命祿篇 命義篇 偶會篇 初稟篇

  新論通塞 命相

  文中子立命篇

  冊府元龜達命 運命

  侯城雜識安命

  清暑筆談論命

人事典第六十三卷

命運部總論

列子

《力命》

力。謂命曰:「若之功奚若我哉?」命曰:「汝奚功於物,而欲 比朕?」力曰:「壽夭窮達,貴賤貧富,我力之所能也。」《命》曰: 「彭祖之智,不出堯舜之上,而壽八百;顏淵之才,不出 眾人之下,而壽四八;仲尼之德,不出諸侯之下,而困 於陳蔡;殷紂之行,不出三仁之上,而居君位。季札無 爵于吳,田恆專有齊國,夷齊餓于首陽,季氏富于展 禽。若是汝力之所能,奈何壽彼而夭此,窮聖而達逆, 賤賢而貴愚,貧善而富惡邪?」力曰:「若如是言,我固無 功於物,而物若此耶?此則若之所制邪?」《命》曰:「既謂之 命,奈何有制之者邪?朕直而推之,曲而任之,自壽自 夭,自窮自達,自貴自賤,自富自貧,朕豈能識之哉?」北 宮子謂西門子曰:「朕與子並世也,而人子達,並族也 而人子敬,並貌也而人子愛,並言也而人子庸,並行 也而人子誠,並仕也而人子貴,並農也而人子富,並 商也而人子利。朕衣則裋褐,食則粢糲,居則蓬室,出 則徒行。子衣則衣錦,食則粱肉,居則連欐,出則結駟, 在家熙然有棄朕之心,在朝諤然有敖朕之色,請謁 不相及,遨遊不同行,固有年矣。子自以德過朕耶?」西 門子曰:「余無以知其實。汝造事而窮,余造事而達,此 厚薄之驗歟?而皆謂與予並?汝之顏厚矣!」北宮子無 以應,自失而歸。中塗遇東郭先生,先生曰:「汝奚往而 反,偊偊而步,有深愧之色邪?」北宮子言其狀。東郭先 生曰:「吾將舍汝之愧,與汝更之」西門氏而問之曰:「汝 奚辱北宮子之深乎?」固且言之。西門子曰:「北宮子言 世族年貌、言行與予並,而賤貴貧富與余異。余語之 曰:『予無以知其實。汝造事而窮,余造事而達,此將厚 薄之驗歟?而皆謂與予並,汝之顏厚矣』。」東郭先生曰: 「汝之厚薄,不過言才德之差。吾之言厚薄,異於是矣。 夫北宮厚於德,薄於命;汝厚於命,薄於德。汝之達,非 智得也;北宮子之窮,非愚失也,皆天也,非人也。而汝 以命厚自矜,北宮子以德厚自愧,皆不識夫固然之 理矣。」西門子曰:「先生止矣,予不敢復言。」北宮子既歸, 衣其裋褐,有狐貉之溫;進其茙菽,有稻粱之味。庇其 蓬室,若廣廈之蔭;乘其蓽輅,若文軒之飾。終身逌然, 不知榮辱之在彼在我也。東郭先生聞之曰:「北宮子 之寐久矣,一言而能,寤易悟也哉!」管夷吾、鮑叔牙二 人相友甚戚,同處于齊。管夷吾事公子糾,鮑叔牙事 公子小白。齊公族多寵,嫡庶並行,國人懼亂。管仲與 召忽奉公子糾奔魯,鮑叔奉公子小白奔莒。既而公 孫無知作亂,齊無君,二公子爭入。管夷吾與小白戰 於莒道,射中小白帶鉤。小白既立,脅魯殺子糾,召忽 死之,管夷吾被囚。鮑叔牙謂桓公曰:「管夷吾能,可以 治國。」桓公曰:「我讎也,願殺之。」鮑叔牙曰:「吾聞賢君無 私怨,且人能為其主,亦必能為人君。如欲霸王,非夷 吾其弗可。君必舍之。」遂召管仲。魯歸之齊,鮑叔牙郊 迎,釋其囚。桓公禮之,而位於高國之上。鮑叔牙以身 下之,任以國政,號曰仲父。桓公遂霸。管仲嘗歎曰:「吾 少窮困時,嘗與鮑叔牙賈,分財多自與,鮑叔不以我 為貪,知我貧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大窮困,鮑叔不 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 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北, 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 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知我不羞小節, 而恥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也。」 此世稱管、鮑善交者,小白善用能者,然實無善交,實 無用能也。實無善交,實無用能者,非更有善交,更有 善用能也。召忽非能死,不得不死;鮑叔非能舉賢,不 得不舉;小白非能用,讎不得不用。及管夷吾有病,小 白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諱云至於大病,則寡